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

来自人工智能组织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的以下发现,是运用尖端的生物识别技术获得的,并得到了专利技术、大众通识和因果关系的验证。文中附视频。 人们的大脑和神经网络被谷歌、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智能手机AI系统进行了重新编程。 人工智能攻击特朗普总统的3个层级 对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的攻击有3个层级,其方式是用AI(人工智能)编码和AI算法来操纵人的思想、观点、情感和大脑化学,这在传媒、谷歌和其它各种平台中无处不在,这些都将人与智能手机、物联网(IoT)以及由AI生成的各种应用程序互联了起来。这也包括中共特工、情报机构和其它大型技术实体专门设计了一些AI系统并且组织团队,来改变人们对特朗普总统和美国的看法。 以下是人工智能组织YouTube频道的扩充版视频: 一、互联网生态系统内被人工智能武器化的失衡偏见 第一种方法,是利用谷歌、油管(YouTube)、推特、脸书、媒体和其它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铺天盖地的充满偏见的文章、讯息和视频,在较弱的层面上对人们的神经网络施加影响、重新布线,从而影响他们的情绪来达成的。谷歌、脸书和推特这类平台上的前端技术是由“弱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请看视频说明。2019年12月间发布在本网站的文章概述了这场代表人类发起的科技大诉讼的重大意义。原起诉书有50页,其中罗列了适用的刑法条款。 更新:尽管联邦法庭接收了AI组织的起诉书,但AI组织的用意只是借此拉响警报,而没有继续诉讼。在人类面临的各种问题还在延续之时,这桩21世纪最大的诉讼案已成为历史的一页。 请点击右侧“捐款”,通过贝宝资助助人工智能组织的努力。人工智能组织坚持人类为本、机器最后,以确保人类安全免受流氓AI的威胁。您的贡献将拓展我们的情报和调研范围,使之跨越人工智能自动化、机器人、生物识别和生物工程领域的所有面向。
报告的提要包括,人工智能组织和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经调查发现人工智能可以识别并解码所有人的一些思想特征。 在中共影响力所及之处,及其合作的西方大型技术公司中,下述编码已被破译出来并且无处不在。 发展AI,以识别保守派与自由派人士。 发展AI,以识别宗教信徒与共产主义者/无神论者。 发展AI,以识别出对共产党的忠诚度、对AI系统管控的遵从度或抵抗度。 通过使用人员计数、人体感测、脸部、语音和情感感测软件,机器人可以监视人群,从中寻找其被编码感测的任何迹象,例如民运人士、信仰团体,或被AI或中共视为思想中抗拒其控制的人士。通过人脸识别和社会信用评分,中共政权已经在这样做了。 一旦当局在5G网络上部署机器人,其拘捕能力、将人们投入集中营、纳入活摘器官供体库、乃至杀人的能力将以惊人的速度增长。 (原文发表于2020年1月9日,译文将于近期补充更新。)
一些媒体、记者和许多公司极有可能依《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被控以共谋群体灭绝罪,以及直接公然煽动群体灭绝罪;这包括中国和西方的媒体和企业。 比起直接依据第3条被起诉,他们更有可能先通过公共裁判庭(tribunal)被控罪,以失职或与共产政权合作的罪名受刑事控告的可能性很高。 有关罪名不仅限于联合国《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共谋条款”),还包括该公约第1、第2、第4条、美国刑法,以及我们用以控告谷歌、脸书、Nearalink、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桑达尔·皮查伊(Sandar Pichai)、拉里·佩奇(Larry Page)、美通社(PR News Wire)等被告的其它刑法。这些条款和法规适用于许多个人和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为Google、Deepmind、Alphabet、Facebook、Tesla、Nearalink、Sergey Brin、Larry Page、Mark Zuckerberg、Elon Musk、Sandar Pichai、PR Newswire拟定了一份起诉书。 《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群体灭绝罪公约》 以下抄录自“联合国公约”第3条和第4条。这两个条款可用于向参与或共谋群体灭绝的企业或其雇员提出起诉,被告涉嫌向实施群体灭绝或从事导致群体灭绝行为的政权提供技术。 请注意(戊)共谋群体灭绝。该共谋条款可以针对使用AI、生物识别技术、生物工程学及提供培训或数据,从而导致对中国或世界各地任何群体的迫害或杀戮的任何企业,这些群体受《联合国人权宪章》保护。 第三条 下列行为应予以惩治: (甲)群体灭绝 (乙)预谋群体灭绝 (丙)直接公然煽动群体灭绝 (丁)意图群体灭绝 (戊)共谋群体灭绝 第四条 凡犯群体灭绝罪或有第三条所列其它行为之一者,无论其为依宪法负责的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惩治之。 (原文发表于2019年12月23日,译文将于近期更新。)
中共政权通过摄像头、教徒登记、会员制、社会信用体系、公共数据印鉴核验和间谍活动,监视中国的每一座教堂和每一位基督教徒。人们的面部、语音和健康信息等生物识别数据已经通过摄像头、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病历,以及检测健康状况的新型AI系统被获取。旷视科技(Megvii,核心产品为Face ++)、商汤科技(Sensetime)和华为等公司都拥有人脸和身体识别设备,可以扫描面部或身体,以检测皮肤和重要器官的健康状况。 家庭教会基督徒是主要目标 尽管中共对所有基督徒都进行了扫描,并将他们的生物识别数据存储在政府数据库中,但主要的受害者通常是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他们没有在政府教会的名册上登记,也没有奉行政府要求在教堂里敬拜政府领袖。目前,许多经政府批准的教堂都挂着中共主席习近平的大头像。习近平掌控着社会主义政权,按中共政府的说法,尚未全面实现共产主义。 伊朗的伊斯兰政权也将其领袖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作为崇拜对象,许多礼拜场所都高挂着他的像。伊朗运作着具有伊斯兰特色的类似的社会主义执政纲领。在中国,当局试图用社会主义领袖习近平来代替耶稣,或至少将习近平置于与基督同等的敬拜级别之上。 伊朗的伊斯兰政权也将其领袖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作为崇拜对象,许多礼拜场所都高挂着他的像。伊朗运作着具有伊斯兰特色的类似的社会主义执政纲领。在中国,当局试图用社会主义领袖习近平来代替耶稣,或至少将习近平置于与基督同等的敬拜级别之上。 中共政权运用同样的手法来弱化藏人、维族人、法轮大法修炼者和中国许多少数民族的精神和意志。那些抵制灌输、不遵守社会信用系统和AI技术指令的人,被系统标记并放入了动态器官捐赠系统。 动态的供体获取平台 系统默认的情况是,那些不遵守该政权的恶法及其基于AI的数据标记平台的人,会遭到逮捕、酷刑、强奸、监禁,同时会被强制医疗体检,以评估其健康状况和性格。自1980年代以来,中共一直按器官移植的需要处决犯人,包括政治犯在内。 麦塔斯(Daivd Matas)和乔高(David Kilgour)等人2016年发表的更新版报告说,在超过15年时间里,中国每年有6万到10万例移植手术没有统计进去。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众多犯人都被验血,其中包括基督徒、法轮大法学员、藏人、民运人士和维族穆斯林。这种默认机制的存在有几个因素:最主要的是被锁定的信仰群体人数众多,其次是对他们的诽谤和非人道宣传,将他们污蔑为次等人类;再有就是对贩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的贪婪——有时一个器官的售价就高达100万美元,这些器官包括心、肝、肾、角膜和人体其它重要脏器。以上因素加在一起,在这个拥有15亿人的国度里,在中共警察、军方和领导人的眼皮底下,一个动态过程在背地里悄悄运行。这意味着他们是同谋犯,对此知情或者直接参与其中,以捞取钱财或好处。 这是反人类罪。要了解更多信息,以及这一罪行如何通过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5G和监控系统对世界产生影响,请下载阅读《人工智能:人类危局》Kindle中文版。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https://www.amazon.com/ARTIFICIAL-INTELLIGENCE-Dangers-Humanity-Cybernetics-ebook/dp/B07ZDK442Q/r 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英文版 (原文发表于2019年11月25日)
人工智能组织通过对人脑进行人工智能(AI)生物特征扫描,解码出了松果体中的一种生物结构,这一结构连通整个大脑的神经网络。正如《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所概述的那样,我们将这一整套互连体系称为“人际生物数字网络”(Human Bio-Digital Network)。谷歌研究人员、一些中情局特工和空军原型战斗机飞行员使用可穿戴设备与松果体互连,希望能够凭借思想来控制物联网(IoT)、网络或飞机。用过去的观点看,这一过程是在可穿戴设备上连接脑电波,不过,松果体却是该过程非常关键的组成部分。几十年来,让科学家一直困惑的是,为什么松果体的组织结构很像眼睛,人的额头却没有长出一只真的眼睛。一些科学家称,在人类进化为现代人类之前,我们可能只有前额中间这一只眼睛。实际上,古人根据禅定中观察到的景象而描绘的人体经络图,可以追溯到千年以前印度、中国和波斯的民间传说,所有这些历史文献都提到心灵感应(他心通)、预感(宿命通)以及感知虚空世界、获取其它时空维度信息的能力。但到了现代,如果不使用可穿戴设备,对于人类表现出的能力就难以获得很多实例或证据。 虚拟现实和增强现实 Courtesy of Wave Break Media, Dreamstime 在整个研究过程中,我们发现人的神经网络通过松果体相互贯通,并且辅助大脑在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中使用可穿戴设备,这些“现实”会与人际生物数字网络形成一个流动循坏。科技行业已经在不同程度上发现,人脑是地球上最强大的计算机。然而,如果不使用可穿戴设备、量子计算机,或将芯片植入脑神经,以强化人类网络控制(模控)能力、使人能够用大脑特定区域来感知他人思想并与互联网相连,当今的科学家们就不知道如何开发大脑潜力。 5G网络上谷歌开发的连接松果体的“数字化的你” Courtesy of...
中共在部署可连接5G网络以驱动无人机、机器、机器人、监控系统的“AI数字大脑”的同时,企图全面控制台湾民众,藉此向台湾进行军事扩张,这一计划目前还有几步没有完成。中共政权通过知识产权盗窃、强制性技术转让、间谍活动、社会工程、开源共享、企业合作、投资和兼并,已将触角伸到了每个国家,以及与贸易和人类息息相关的各个领域。 增强AI武器化能力的芯片 Courtesy of Shou Feng, Dreamstime 中共针对台湾和西方国家的行动,将台湾芯片制造商台积电(TSMC)与“AI制导武器”联系在了一起,这种武器与华为、百度、旷视科技(Megvii)、商汤科技(SenseTime)和众多科技公司互联互通。 这些科技公司为在5G网络上利用AI自动化无人机、机器人技术和智慧城市控制台湾,大规模地奠定了基础,并且将其与对美国民主党人的社会工程(social engineering)改造、中共及其台湾势力对国民党的渗透互联在一起。这种联通,还包括在全球范围内向记者、媒体、政治人物、企业技术领袖和中国公民实施的软性举措:中共试图给他们植入一种深刻印象,即中共在窃政70年历史中的极权专制、集中营、酷刑、强奸和奥威尔式监控,在其征服全球的过程中不会转嫁到全人类身上。 S对世界实施社会工程使之相信中共 将电信、商务和技术互联的全球网络示意图。(Dreamstime) 社会工程也发出这样的暗示,即“中共政府遵守合同、守信用”,然而中共实际上却入侵香港、在当地增派部队,包括在警察中安插其武警,破坏了“一国两制”的承诺。一旦引入中共的机器、无人机和机器人技术,各国民众将被其执行“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这是涉及机器和5G的非常复杂的社会工程形式,对此,2019年10月20日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全书从多角度进行了解释,说明了方方面面的关联。 美国F35战斗机、半导体工厂都可以被劫持 Courtesy of Brett Critchley Dreamstime F35 Lockeed Martin 台湾控制的美国和欧洲公司
这份新闻稿公开了我们2019年春季向白宫和特勤局递交的报告,使得中共动用“机器人恐怖主义”(Micro-Botic Terrorism,MBT)刺杀某些国会议员、大国领袖、特朗普总统及其家人的计划未能得逞。所谓“机器人恐怖主义”,是利用AI自动无人机系统指挥注入毒药的微型机器人、强化网络控制的蜻蜓及机器昆虫无人机来实施暗杀。这些技术是从美国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波士顿的德鼎创新(Draper)实验室和哈佛的韦斯研究所(Wyss Institute)获取的,韦斯研究所制造了用于授粉的机器蜜蜂和蚊子无人机。报告中还包括了我们的另一发现——中共利用AI和科技公司打造无人机、机器人技术和机器,以便在5G网络上掌控“一带一路”。 下文节选自《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 防止特朗普总统遇刺: 向白宫秘密报告中共用“昆虫无人机”刺杀特朗普总统、政府内阁和国会议员的阴谋 2018年间,在对微型机器人“昆虫无人机”、中共和西方AI公司进行了几个月的研究之后,我成立了人工智能组织。我发现中共正在进行这样的实验,用控制论方法增强昆虫的功能,操纵其飞行,并且制造出机器蜜蜂,目的是在它们身上安装投毒暗杀系统。中共利用其与谷歌以及西方许多AI、机器人技术和生物识别公司的合作关系,获得了全球60多亿人的生物识别数据,正在利用这些数据将AI武器化。 Brett Critchley, Dreams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