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

主页 AI人口/性/器官贩卖

AI人口/性/器官贩卖

Cyrus A. Parsa, Courtesy of Siarhei Yurchanka Dreamstime 人工智能(AI)组织的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在发现了AI系统给有信仰者和其他一些人士贴上“抗拒AI”的标签之后,于2019年4月将2页的概要第一次发给了《大纪元时报》英文版的一位资深调查记者,这位记者转给了一位前美国中央情报局秘密行动(Covert Ops)总监。 人工智能组织所分享的发现,还包括中共制造社会分裂的AI编码(AI Division Codes)、机器人武器化、投毒系统、先进的暗杀系统,其盗窃的敏感生物识别信息,以及共产政权正使全世界的人、特别是大国政要身处险境。 在英文《大纪元时报》资深编辑的推荐之下,那位前CIA总监找到塞瑞斯·A. 帕萨,因为大纪元当时无法向他提供由AI获取的生物识别信息,这些信息涉及中共。大纪元是以报导新闻为业的新闻媒体,不是以人工智能安全为专长的机构,由此可以理解他们及他们所采访的专家、智库和将军缺乏这方面的专业经验,也不太理解AI复杂微细的运行过程。 2019年6月15日向前中情局秘密行动总监提交62页的报告《中共政权威胁全世界所有公民,AI将人标记为“抗拒AI”》
5G网络中的无人机将民主国家变成社会主义据点 5G网络中的无人机以各种基于AI的技术为先导,可以进行跟踪、监视、扫描、提取数据、记录、群集、隔离,甚至是杀害目标人物。一些非常极端和不明智的人以为无人机有助于贯彻中共病毒(Covid-19)的应对措施,殊不知他们的提议有可能将民主国家及其宪政转变成社会主义体制、变为共产主义国家。 用软实力使公众同化5G无人机 一个国家或州为了保障公众安全和健康,可以出动无人机对公民强化执法,作为应对中共病毒疫情的措施。一旦采取这样的措施,人们的思想感情会被同化,会感到在5G网络上用无人机执法既安全又正常。这将使中共式的社会主义专政得以掌控所有国家。美国拥有宪法,也有一套制衡体系可以防止许多状况,并不需要动用与5G网络驱动无人机相关的基于AI打造的复杂机制。 华为、中共和一带一路 中共已经为打造连接亚洲、俄罗斯、中东和欧洲的5G网络系统奠定了基础。将来某个时候,中共可以通过各种方法来增强其对世界大部分地区的影响力和控制力,其中就包括用于监视、跟踪和执行新法令的无人机系统。与共产中国有业务往来的任何国家或公司都处于危险之中,任何“中国制造”产品都会以许多错综复杂的方式使全世界的人面临风险。 与中共政权割席 为了自身的安全、福祉和未来,每个国家、每个民族和每个公民都必须谴责、曝光中共政权,并与之割席。社会主义制度、马克思主义的体系和纲领曾经毁掉俄罗斯、中国、越南、朝鲜;并且,在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之下,全世界数十亿人丧生或承受了巨大痛苦。中共病毒来源于不负责任的价值观和思想体系,后者又源于藐视伦理道德的马克思主义。科学技术必须遵守道德规范,才能维护全球民众的安全。这是美国必须密切关注的事情,美国也必须鼓励其它国家意识到中共带来的巨大风险和不可避免的后果。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ISION,美通社 CISION,美通社:塞瑞斯(Cyrus)希望通过在全美范围内向媒体、参议员和民众发布新闻稿来警告全世界的人:中共和大型科技公司正在威胁世界 Cision的子公司美通社(PR News Wire)是美国新闻发布行业的领导者,可以将消息传递到中国的多个办事处,更不用说有能力联系到国会和所有新闻媒体了。为了获得媒体、有影响力的社会人士、推特帐号、记者及脱口秀节目主持人的支持,获得一个平台来透彻解释正在出现的危险,我持续努力了两个月,得到的结果却是内容创建者/新闻工作者充耳不闻、理解偏颇或剽窃盗用。我在公开露面之前,通过不同方式动员了很多机构和智库,尽管如此,他们还是不理解,并且将我有关AI生物技术与中共的研究成果用于通常的实证研究,来为自己打通关系。我将主要发现纳入了《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并在副标题中列出了主要的警告事项。 就发布塞瑞斯警告全美的新闻稿,美通社提供的报价和发送范围 挑选发送给国家级新闻社、媒体和参议员的方案,以期警告所有人,包括当初不闻不问、如今恐惧地待在家的媒体人 为参议员们和全国媒体编选的新闻稿,以就中共和科技巨头的危险警告世界 我选择了Cision旗下新闻社(即美通社)的一个新闻稿发布方案,可以将《人工智能:人类危局》的书讯传递给美国每一位重要的参议员、对政策有影响力的人士和每一家大媒体。副标题意在警告中共和科技巨头奴役世界的威胁。这一结论是从我对1000多家公司调查结果中得出的,在2019年8月首次出版图书并在网上发布前,这份调查报告于2019年6月提交给了一位前CIA秘密行动总监,在春季则交给了特勤局。美通社发来电子邮件称,《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一书指责和歧视中共和大型科技公司。在电话中他们则称,这本书在诽谤中共和大型科技公司。
“2020年3月24日太平洋时间下午4:44分更新声明:就我在2019年12月16日代表所有人提起的87页‘危害世界民众’(Endangering World’s People)联邦法律诉讼,做出如下声明,此诉讼是为了警告全球民众,包括拒绝报导的媒体、被告、剽窃我研究的内容创作者,以及那些决定不给我关注和所需支持以防止危难、告知公众以如下事实的大推特帐号:他们的生活受到中共和大型科技公司的人工智能(AI)生物科技的威胁。甚少人支援我,捐款也不足以雇请美国法警去追寻所有被告。如今冠状病毒(中共病毒)来了,有点太迟了,我们不想引起一场内战。这世上谁是真正无辜的?作为人类,我们都需要让自己变得更无私。”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 修正后的起诉书公开了在帕萨对谷歌原起诉书中未给具姓名的29名被告,前16页包含在本文以下的特别说明中: 所有被告都需要由美国法警递交起诉书,我们需要捐款来确保每个人都能以一切可能的方式收到诉状,我们需要每个人都去敦促媒体报导这一事件,提醒他们,他们不报导此事件,违反了国内和国际有关共谋罪(Complicity)的法律。这包括他们的老板、记者、主播和编辑。请通过PAYPAL或GoFundMe捐款资助我。 协助我服务于世界民众、伸张正义并防止危难,請在不久将代表世人进行的集体诉讼中,捐款、揭露以下相互关联的被告、送交诉状,并使国际社会关注被告及其罪行。案情摘要和31项诉因和介绍,摘自对被告的87页联邦起诉书。 被告: 谷歌公司,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Barack Hussein Obama),乔·拜登(Joe Biden),亨特·拜登(Hunter Biden),希拉里·克林顿(Hilary Clinton),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约翰·O. 布伦南(John O. Brennon),沃伦·巴菲特(Warren Buffet),詹姆斯·科米(James Comey),安德鲁·麦凯布(Andrew McCabe),詹姆斯·克拉珀(James Clapper),脸书(Facebook)公司,DeepMind公司,Alphabet公司,世界银行,Neuralink公司,特斯拉(Tesla)公司,拉里·佩奇(Larry Page),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桑达尔·皮查伊(Sundar Pichai),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埃隆·马斯克(Elon Musk),亚马逊(Amazon),杰夫·贝佐斯(Jeff Bezos),微软(Microsoft),比尔·盖茨(Bill Gates),CISION美通社(PR NewsWire)、有线电视新闻网(CNN), 安德森·库珀(Anderson Cooper),唐·莱蒙(Don Lemon),MSNBC,雷切尔·玛多(Rachel Maddow),《华盛顿邮报》(Washington Post),《纽约时报》(New York Times),《时代》杂志(Time Magazine),麻省理工学院(MIT),哈佛(Harvard)大学,亚当·希夫(Adam Schiff),韦斯研究所(Wyss Institute),德鼎创新实验室(Draper)、高通(Qualcomm)公司、乔治·索罗斯(George...
请看视频说明。2019年12月间发布在本网站的文章概述了这场代表人类发起的科技大诉讼的重大意义。原起诉书有50页,其中罗列了适用的刑法条款。 更新:尽管联邦法庭接收了AI组织的起诉书,但AI组织的用意只是借此拉响警报,而没有继续诉讼。在人类面临的各种问题还在延续之时,这桩21世纪最大的诉讼案已成为历史的一页。 请点击右侧“捐款”,通过贝宝资助助人工智能组织的努力。人工智能组织坚持人类为本、机器最后,以确保人类安全免受流氓AI的威胁。您的贡献将拓展我们的情报和调研范围,使之跨越人工智能自动化、机器人、生物识别和生物工程领域的所有面向。
一些媒体、记者和许多公司极有可能依《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被控以共谋群体灭绝罪,以及直接公然煽动群体灭绝罪;这包括中国和西方的媒体和企业。 比起直接依据第3条被起诉,他们更有可能先通过公共裁判庭(tribunal)被控罪,以失职或与共产政权合作的罪名受刑事控告的可能性很高。 有关罪名不仅限于联合国《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共谋条款”),还包括该公约第1、第2、第4条、美国刑法,以及我们用以控告谷歌、脸书、Nearalink、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伊隆·马斯克(Elon Musk)、桑达尔·皮查伊(Sandar Pichai)、拉里·佩奇(Larry Page)、美通社(PR News Wire)等被告的其它刑法。这些条款和法规适用于许多个人和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为Google、Deepmind、Alphabet、Facebook、Tesla、Nearalink、Sergey Brin、Larry Page、Mark Zuckerberg、Elon Musk、Sandar Pichai、PR Newswire拟定了一份起诉书。 《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群体灭绝罪公约》 以下抄录自“联合国公约”第3条和第4条。这两个条款可用于向参与或共谋群体灭绝的企业或其雇员提出起诉,被告涉嫌向实施群体灭绝或从事导致群体灭绝行为的政权提供技术。 请注意(戊)共谋群体灭绝。该共谋条款可以针对使用AI、生物识别技术、生物工程学及提供培训或数据,从而导致对中国或世界各地任何群体的迫害或杀戮的任何企业,这些群体受《联合国人权宪章》保护。 第三条 下列行为应予以惩治: (甲)群体灭绝 (乙)预谋群体灭绝 (丙)直接公然煽动群体灭绝 (丁)意图群体灭绝 (戊)共谋群体灭绝 第四条 凡犯群体灭绝罪或有第三条所列其它行为之一者,无论其为依宪法负责的统治者、公务员或私人,均应惩治之。 (原文发表于2019年12月23日,译文将于近期更新。)
原告 The AI Organization,Inc.,Cyrus A. Parsa, 中国、香港、美国及全球遭受迫害、强奸、虐待、集中营、性贩运、人口贩运、活摘器官的受害者,包括但不限于在中国境内被虐待和杀害的民运人士、法轮功修炼者、维吾尔人、基督教徒、藏人、法官、律师和新闻记者。 被告 谷歌(GOOGLE L.L.C),脸书(FACEBOOK),DEEP MIND,ALPHABET,NEARALINK,特斯拉(TESLA),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拉里·佩奇(Larry Page),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桑达·皮采(Sundar Pichai),PR News Wire,John Does 1-29 诉状
人工智能组织对特朗普总统的算法 人工智能组织使用了大量算法,得出了一幅基于人工智能(AI)进行预测的数字图景:如果特朗普总统遭到弹劾下台,世界将会是什么样子。在1000多个模拟场景中,这些算法实现了可预见性为93%的结果。即使在输入了通过中共影响力和企业指令在谷歌和百度上建立的数字编码——这些编码是反美国、反特朗普政府的,得出的平均可预见性也从未降至93%以下。这份数字报告和人工智能算法使用了地缘政治基础设施,并将其与美国和整个世界的健康、军事、情报界、人权和安全联系起来。这些算法涉及整个人类。这些算法以动态的方式从过去、现在和不断发展的全球数据中提取内容,而不会吸收过多带有保守派或自由派倾向性的信息,以改变人工智能组织的未来报告结果来服务于某一政党。 事实上,这些信息源来自动态的数据流量、各国法律、既定目标、投资,各国领袖的生物识别和情感识别数据,以及涉及谷歌、百度和1000多家大企业的科技巨头的生态体系,这些大企业与几乎所有运营全球基础设施的企业都是互联的。对全人类来说,无论自由派、保守派、无神论者、有宗教信仰者还是无确定倾向者,唐纳德·J. 特朗普下台的结果都以可怕的方式改变了世界舞台。研究得出的结果与我自己在2018年初的分析相吻合,不过我得出的结果和数据并没有包含在这个庞大的数据矩阵中,这个矩阵涵盖了人工智能和一个国家、一位总统、全世界乃至所有人的命运。 中共用量子计算、AI、无人机与机器在5G网络上统治和奴役世界 Siarhei Yurchanka Dreamstime 正如我在人工智能组织的报告和文章中一直阐述的那样,中共可以并且旨在利用人工智能、机器人、机器和所有企业在所谓“新丝绸之路”—— “一带一路”上连接全人类的生态系统,在5G网络上统治世界。为了公开我们的研究结果,我们于2019年8月24日出版了《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随后在2019年10月20日最新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中收录了对50多家大型企业和组织的介绍。我们研究调查了1000多家企业,确切地说,其中有约500家中国公司,还有其它国家的600家人工智能、机器人和生物识别公司。我们的调查数据也被纳入了这份未来报告中,预测如果特朗普总统被罢免,世界将会变成什么样。有关预测的编码和模式转译如下。 中共利用俄罗斯作为傀儡国 Courtesy of Peshkov, Dreamstime. . 随着俄罗斯对中国技术的依赖和5G计划的合作,中共与俄罗斯的合作关系转变为傀儡关系。俄罗斯人的聪明才智被用来喂养中共以一带一路控制世界的全球机器。普京失去权力,俄罗斯被中共技术官僚通过施加影响、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开源共享和投资控制了。俄罗斯人民沦于一个“冷战奥威尔式”共产主义国家的掌控之下。 中共利用伊朗伊斯兰神权统治中东地区 Courtesy of Flavijus, Dreamstime 中共以专制的技术官僚结构控制伊斯兰世界。无人机、人脸识别、机器和机器人被用于5G网络上,对公民进行警戒。伊朗、阿富汗和斯坦(Stan)周边地区的稀土矿产被开采,礼拜场所挂上了中共党魁的头像。 中共奴役非洲 Courtesy of Darius Stratzars 中共利用非洲领导人、军阀和科技公司负责人,以奥威尔式政权奴役非洲人民,旨在开采矿物、为全球生产商品。所有非洲部落都被基于需求打造的数字基础设施所控制。整个非洲大陆都被调动起来,在如我们今天在中国看到的劳改营式建筑中为中共政权劳作。器官贩卖达到前所未有的严重程度。 与印度爆发战争 F35战斗机。(Courtesy of Michaelfitzsimmons, Dreamstime) 印度的各派别试图反抗,但很快就通过军事和数字两方面的众多平台被平息。中共利用巴基斯坦、阿富汗和亚洲国家来破坏印度的稳定。印度屈服了。在印度经营、与印度有联系的大科技公司都被中共政权控制着。中共占领越南、菲律宾、马来西亚、泰国和台湾后,在地区伙伴关系下,澳大利亚、新西兰和格陵兰岛也沦为中共的财产。 中共通过控制科技巨头来奴役美国和西方 Cyrus A. Parsa, Courtesy of Dani Peshkov,...
中共政权通过摄像头、教徒登记、会员制、社会信用体系、公共数据印鉴核验和间谍活动,监视中国的每一座教堂和每一位基督教徒。人们的面部、语音和健康信息等生物识别数据已经通过摄像头、智能手机、应用程序、病历,以及检测健康状况的新型AI系统被获取。旷视科技(Megvii,核心产品为Face ++)、商汤科技(Sensetime)和华为等公司都拥有人脸和身体识别设备,可以扫描面部或身体,以检测皮肤和重要器官的健康状况。 家庭教会基督徒是主要目标 尽管中共对所有基督徒都进行了扫描,并将他们的生物识别数据存储在政府数据库中,但主要的受害者通常是家庭教会的基督徒,他们没有在政府教会的名册上登记,也没有奉行政府要求在教堂里敬拜政府领袖。目前,许多经政府批准的教堂都挂着中共主席习近平的大头像。习近平掌控着社会主义政权,按中共政府的说法,尚未全面实现共产主义。 伊朗的伊斯兰政权也将其领袖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作为崇拜对象,许多礼拜场所都高挂着他的像。伊朗运作着具有伊斯兰特色的类似的社会主义执政纲领。在中国,当局试图用社会主义领袖习近平来代替耶稣,或至少将习近平置于与基督同等的敬拜级别之上。 伊朗的伊斯兰政权也将其领袖阿亚图拉·哈梅内伊(Ayatollah Khamenei)作为崇拜对象,许多礼拜场所都高挂着他的像。伊朗运作着具有伊斯兰特色的类似的社会主义执政纲领。在中国,当局试图用社会主义领袖习近平来代替耶稣,或至少将习近平置于与基督同等的敬拜级别之上。 中共政权运用同样的手法来弱化藏人、维族人、法轮大法修炼者和中国许多少数民族的精神和意志。那些抵制灌输、不遵守社会信用系统和AI技术指令的人,被系统标记并放入了动态器官捐赠系统。 动态的供体获取平台 系统默认的情况是,那些不遵守该政权的恶法及其基于AI的数据标记平台的人,会遭到逮捕、酷刑、强奸、监禁,同时会被强制医疗体检,以评估其健康状况和性格。自1980年代以来,中共一直按器官移植的需要处决犯人,包括政治犯在内。 麦塔斯(Daivd Matas)和乔高(David Kilgour)等人2016年发表的更新版报告说,在超过15年时间里,中国每年有6万到10万例移植手术没有统计进去。与此同时,全国各地的众多犯人都被验血,其中包括基督徒、法轮大法学员、藏人、民运人士和维族穆斯林。这种默认机制的存在有几个因素:最主要的是被锁定的信仰群体人数众多,其次是对他们的诽谤和非人道宣传,将他们污蔑为次等人类;再有就是对贩卖人体器官牟取暴利的贪婪——有时一个器官的售价就高达100万美元,这些器官包括心、肝、肾、角膜和人体其它重要脏器。以上因素加在一起,在这个拥有15亿人的国度里,在中共警察、军方和领导人的眼皮底下,一个动态过程在背地里悄悄运行。这意味着他们是同谋犯,对此知情或者直接参与其中,以捞取钱财或好处。 这是反人类罪。要了解更多信息,以及这一罪行如何通过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5G和监控系统对世界产生影响,请下载阅读《人工智能:人类危局》Kindle中文版。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https://www.amazon.com/ARTIFICIAL-INTELLIGENCE-Dangers-Humanity-Cybernetics-ebook/dp/B07ZDK442Q/r 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英文版 (原文发表于2019年11月25日)
谷歌和百度平台的数字编码 这份人工智能(AI)情报报告,并不是要指责其中提到的任何一个人或特定实体,而旨在披露一盘在全球布阵的棋局中的一些关键因素,这盘棋不仅会伤害到每个国家,也会伤害整个人类。人工智能组织在调查多个实体之后运行了大量算法,这些实体或直接或间接地受到中共的调遣去获取数据、转变和影响全社会的思维模式,并且攻击美国政府的各个部门。这些模式将美国、特朗普政府、37个国家、18个机构、1000多家企业和传媒连通在全球系统化的进程中,此进程受到谷歌、百度等众多平台的AI自动编码的引领,这些平台多数都跟中共有瓜葛。 科技与产业驱动下的AI全球布局。(Courtesy of Ocelia64, Dreamstime) 这种系统性的调集,不能用谋划串通或阴谋论来理解,而是出自一个混合的地缘政治系统,其中的个人思想倾向都受AI编码和软件的左右。“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 (AI Global Bio-Digital Network)想用AI、5G、无人机、机器人和机器将全人类互联,这些 AI编码和软件被设计为抵制人们对该网的“去平台化”(de-platforming)。这是一个融合所有政府、机构、媒体、国家、企业和个人,使之互联互通的数字系统。它还没有完全转变为“生物数字”系统形式。然而在数字层面上,人们的思想却依托他们的生物特征、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而受到影响。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社会工程过程,我在《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中有所阐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