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主页 AI分析与报告

AI分析与报告

这本新书《大重置》(THE GREAT RESET: How Big Tech Elites and the World’s People Can Be Enslaved by China CCP or A.I.,中文版已出版)意在中立地分析和描述世界各国领袖、科技巨头精英、矽谷、保守派、自由派、世界经济论坛、民族国家、情报界及普通人所面临的威胁,其中包括了宗教人士和无神论者。我试图代表每一个人来写作。 我将从宏观角度更详细地描述大重置(第四次工业革命),以精简的段落概述每一个与AI、智慧城市及现存地缘政治挑战相关联的全球性要素。 我将更进一步,大大超越世界经济论坛通过克劳斯.施瓦布(Klaus Schwab)先生自己的书《COVID-19:大重置》(COVID-19: The Great Reset)向公众披露的内容,该书的亮点或许有我在前著《人工智能:人类危局》及本书中所披露内容的5%。 我是世上唯一知晓了疫情爆发时间点的人类,并于2019年努力发出准确预警:中共释放的COVID-19(生物武器/中共病毒)让世人身处危难中,疫情将导致封锁、饥荒、AI奴役以及整个“大重置”;较比尔.盖茨、埃隆.马斯克、世界经济论坛、情报机构和所有国家政府都提前一步,且比他们更为精准。 所采取的预警方法包括呈交特勤局的简报、递交前CIA秘密行动主管的报告,以及图书《人工智能:人类危局》,同时也进行许多尝试,以提供解决方案来挽救生命,并帮到政府、情报机构、媒体和普通家庭。我的初衷一直是无私为他的,为的是帮助我的同胞及其家人免受伤害。如今,我希望这本新书、我的努力以及人工智能组织,都能够得到更大的重视与支持。 塞瑞斯‧A. 帕萨,人工智能组织 https://www.amazon.com/dp/B08X3XZD24/
Livox Livox是一家中国公司,开发用于机械电子与机器人系统3D映像、成像的激光雷达,可安装在人形机器人、机器、物联网、指挥中心、无人机和许多其它系统中。这些雷达可通过「一带一路」上的5G—6G网络用AI加以武器化。 那些维族集中营,以及关押中共肺炎(武汉肺炎)患者、法轮大法修炼者、西藏人、基督徒和民运人士的集中营,都已开始为高科技人工智能系统的使用打基础;这些系统不仅可以对囚犯进行3D映像,还能在黑暗中观物。 中共军方正在打造昆虫无人机以增强瞄准人类目标(human targeting)的能力。它们正制造模仿昆虫在黑暗中导航飞行的激光雷达系统,为这些仿真机器昆虫所用。制造昆虫无人机的蓝图则是中共从德鼎创新(Draper)、哈佛、麻省理工大学(MIT)等处窃取而来。 以上报告解密自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2019年的调研结果。 购买《人工智慧:人类危局》 中文版。 https://www.amazon.com/%E4%BA%BA%E5%B7%A5%E6%99%BA%E6%85%A7%EF%BC%9A%E4%BA%BA%E9%A1%9E%E5%8D%B1%E5%B1%80-Artificial-Intelligence-Humanity-Traditional-ebook/dp/B08DF8SJ9Q
中共政权一直在研发AI技术,以获得与军事和安全相关的作战能力。旷视科技(Megvii Face ++)是一家拥有30多万名开发人员的公司,总部在北京,在全球有分支机构。该公司一直被中共政府用于恶意的目的——从追踪自己的国民,到抓捕维族人、法轮大法学员和其他「国家敌人」关入拘留营。 人员计数软件 旷视科技的人脸识别软件Face ++具有一种功能,可以统计特定区域中有多少人,这种计数可以通过其人体感测软件在几秒钟内完成。人体感测软件可安装在由AI驱动的5G系统中的机器人、无人机或摄像头上。 旷视科技可制造机器人,华为也是如此。两家公司均得到中共授权,在人工智能驱动的机器上安装人脸识别和其它生物识别工具。中共公安或军方利用机器人、机器或无人机,不仅可以清点某个群体中的人数,还可以将其射杀。 中共的军事用途 AI组织在2018年发现,中共正打造的软件不仅要求能清点人数,还要能用机器最高效地杀人。深度学习被用于训练AI系统进行物体、动物和人员计数。 当中共扩大在「一带一路」(连接世界的新丝绸之路)上的影响力时,全世界的人都可能会因其军事或特殊安全行动而受到威胁。想想看,一个在病毒(实为生物武器)严重性和爆发时间问题上撒谎的政权,获得了能为军方所用的这种人员计数软件,会发生什么。世人真的需要严肃对抗中共,并将其剔除出文明政府之列。 购买《人工智慧:人类危局》 中文版。 https://www.amazon.com/%E4%BA%BA%E5%B7%A5%E6%99%BA%E6%85%A7%EF%BC%9A%E4%BA%BA%E9%A1%9E%E5%8D%B1%E5%B1%80-Artificial-Intelligence-Humanity-Traditional-ebook/dp/B08DF8SJ9Q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AI)、机器、5G和物联网时代已经来临,其复杂性、挑战、希望和危险都是巨大的,并且以多种方式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相联系。AI有关的地缘政治,其技术进步、医疗用途,以及一些人希望将人类与AI合一的愿望,造成了利益与公义的冲突,亦促使美国与中共为获得“通用人工智能”(AGI)或“超人工智能”(ASI)而展开竞赛。 人工智能三种类型 根据AI科学家们的通常说法,人工智能有三个层次:“弱人工智能”(ANI),包括你的智能手机、物联网、数字聊天机器人、迷你机器人,以及其它被设计程序而没有自主意志/意识的AI系统。“通用人工智能”(AGI),将包括“活起来”的、拥有自己欲望和主张的机器人或数字系统,汉森机器人技术公司(Hanson Robotics)就是一家以此为目标的公司。“超人工智能”(ASI)有很多形式,其中一种会是一个拥有数字大脑的超级智能系统,它将可以用机器、机器人、无人机、克隆人和其它仪器来驱动全球,届时这些仪器会连接到由量子AI提供动力的虚拟、增强或混合现实系统,而该量子AI是通过提取人类的个人生物识别数据而形成的。 5G网络系统是为机器打造 5G网络是为人工智能驱动的机器而造的。5G网络将使得类似典动画片《杰森一家》(The Jetsons)的未来智慧城市的基础得以建立。5G的速度并不仅仅是让你的手机下载速度更快。不是的,它们可以让一座城市连通、并且运作自主无人机、机器人系统以及自驾车辆和飞行器。如果一名士兵在远方受伤,医生可以通过5G网络用机械臂施行手术,就如同其本人在现场一样。 5G系统不可思议的速度不是为人类而造的。因此,一座城市可以借助于机器人、机器、无人机、半机器人(赛博格)以及被“生物工程”的人和实体“活起来”。这些人和技术将内置监控系统,或通过一个“共生”过程,与智慧城市监控系统相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Neuralink公司计划切开人类大脑的一小部分,插入他的神经蕾丝(Neural-Lace)技术,将人与机器融合在一起。从本质上讲,你将不再需要智能手机,因为向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过渡将由此开始,人类会被改造成半机器人。 人类与机器混合的危险 这样的人将受到互联网生态系统的影响或控制,该生态系统涉及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诸如推特、脸书、Instagram、YouTube、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等中国应用程序。对“自由意志”的理解将成为问题。你的神经网络将直接被这个“人机合一”过程所操控和变异。互联网生态体系中的内容会被5G频率、辐射和毫米波加以强化,迅速将一个人的思想和信仰同化于它。我称此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 在此过程中,你的生物指标、神经系统、神经网络、细胞、血液、皮肤感受器、情绪、数字形象,直至你的精神,都会通过一种寄生关系而落于5G系统的控制下。Neuralink则将人类与AI驱动的机器挂钩。当你的身心连接到数字网络、互联网和AI驱动的机器时,你就会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被程序化。这个过程还将包括疫苗,这些疫苗将变异人体,以便其连通5G网络、实现人与AI和机器的合一。 最大威胁是中共 中共通过窃取知识产权、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以及与西方科技公司和大学合作,窃取了海量数据和蓝图,建立了一个将5G与智慧城市相连的庞大AI系统网络,藉以驱动机器人、无人机、智能汽车、飞行器、被“生物工程”的人以及扫描面部、声音、情感、骨骼、皮肤和脏器的监控系统。 最大的悲剧在于,中共政权为了贩卖器官,杀害了众多法轮大法修炼者、基督徒、维族人、藏族人和普通百姓。2006年,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爆料了活摘器官,并在2016年对当年的报告作了更新。他们估计从2001年开始,中国每年有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供体来源不明,历年的移植总数远超百万,这还只是在他们能接触到的医院范围内,并未包括军事复合体或集中营。 华为中共在5G网络上的威胁 华为在5G网络上将非洲、中东、欧洲和远东相连,服务全球30多亿人。其计划完成之后,中共可以利用其它中国公司如旷视科技(Megvii)、商汤科技(Sensetime)、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搜索引擎来主宰所有连接到其AI驱动5G系统的人。如果中共奴役和杀害自己的人民,它们会对其它国家做什么?旷视科技制造机器人,还拥有众多的人脸和语音感测系统,商汤科技亦如是。阿里巴巴就如同西方的亚马逊,百度则是中国的谷歌。所以,正如我一年来所持续发布和报告的那样,全世界正处于危难中。 2019年8月24日出书揭示中共与科技巨头以AI和生物技术危害世人 我于2019年8月24日出版《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一书,首次发布这一警告,书中使用了写给情报界的隐语。如果你留意书的封面,就会发现它展现了一幅宏观图景,涵括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和新近出现的威胁。2019年10月20日我又出版《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将《AI、特朗普、中共》一书融入其中。 后书以更简明的方式详述了有关的公司、应用和技术对全世界民众的威胁,随后被送交特朗普总统和高层要员。这两本书,连同分别递交前中情局秘密行动主管和特勤局的两份报告,在幕后推动了各国抵抗中共威胁,此种威胁涉及量子技术;中共发展量子技术的目的是要连接一个“数字大脑”,以便在5G和6G网络上调动机器,由此它将可以奴役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全世界须即刻行动对抗中共威胁 为了全球所有家庭和所有正义人士的安全,世人必须表明立场。他们必须曝光中共侵犯人权、建造死亡集中营和恶用AI生物技术的行径。我们还必须请求宽恕:为什么我们要提供技术与合作,跟一个设立死亡营的政权做生意?每个人都有不受暴政侵害的权利。中共和某些大型科技公司可以剥夺你的自由。因此,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的座右铭是“人类第一,机器最后”(Humanity First Machines Last)。如果人类有可能因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沦为奴隶,或者在最坏情况下沦为中共政权的牺牲品,我们就绝不能让AI技术在5G网络上驱动城市与国家。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当5G安装在住家附近,会给你的家人造成的潜在危害。 我们应该尊重生命。如果人类在自我毁灭,金钱和AI技术有何用?为了保护我们免受伤害,我创建了人工智能组织这个平台。我们希望人们能退后一步,想一想这里所说的,并向我们的组织伸出援手。自成立以来,我们的努力都是无私为他的。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按:本文英文版原载英国《全球行政管理》(Executive Global)季刊2020年夏季号。
供家庭使用的大疆(DJI)无人机在百思买(Best Buy)、亚马逊等众多卖场都可以买到。话说大疆的总部在中国的硅谷——深圳,在香港、日本、韩国、德国和荷兰设有多个办事处。他们的技术通过无人机飞行以及从机主提取的数据,几乎绘制出了整个世界的地图。这些数据被用于“一带一路”倡议,意在为华为的5G网络服务。 中共军方的用途 商业地产、私人住宅、人们的脸部、身体结构和行为的数据被中共政府提取,转递给了其军方。一家公司可以宣称是私营企业,但他们却受到中共军方和政府的控制。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或老板都可以随时被中共政权赶走、被接管资产。即使没有被接管,这些公司也必须听命于中共政权、被其影响、接受其“社会工程”。美国政府和国防部曾发出通知,就使用大疆设备的风险警告美国人。考虑到中共间谍活动的风险,他们还禁止大疆无人机进入军事复合体。 在美国禁售大疆无人机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禁令涵盖了(中国)应用程序,而针对大疆的禁令是早在几年前就应该迈出的一步。也就是说,是时候禁售它了,美国是时候自己制造无人机,这样既不会让你的私人安全受威胁,也不会为那一整套有利于中共、独裁者或流氓科技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侵犯人权的全球基础设施“添砖加瓦”。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应该出于国土安全威胁、间谍活动和提取家庭私人数据的考量,禁售大疆无人机。使用大疆无人机的危险已发布于《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中。 https://www.amazon.com/%E4%BA%BA%E5%B7%A5%E6%99%BA%E6%85%A7%EF%BC%9A%E4%BA%BA%E9%A1%9E%E5%8D%B1%E5%B1%80-Artificial-Intelligence-Humanity-Traditional-ebook/dp/B08DF8SJ9Q/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8月26日)
古代信仰、宗教和书籍中对UFO的描述 在苏美尔、波斯、希腊、埃及、非洲、印度、中国、日本和南北美洲的古代遗迹和文献中,都能找到关于妖魔、外星人、人兽混合体或UFO(不明飞行物)的描述,不但包括古代流传下来的《圣经》《创世记》《阿维斯坦》《薄伽梵歌》《以诺书》,也包括当代出版的《转法轮》《诸神战车》(Chariots of the Gods)等书,以及现代军工复合体的记录。据民间传说,在科技发达、人的道德却变异至极的史前时期,人类曾经灭绝。而根据所有古老的信仰,人类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造出来的,人的灵魂的来源是神圣的。古人曾把UFO称为妖魔。寰宇中的小宇宙、星体和时空维度有数万亿个而不止。这是事实。古老的正教信仰都说,我们的世界是为我们人类设计的,是为了让我们凭藉自由意志和信仰而达致醒觉,然后你就会看到真相。 量子速度:UFO入侵,在它们的时空只需2天,在我们的时空则过去百年 20世纪40年代,随着二战爆发,人类对飞碟的描写也变成天马行空起来。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被认为在思想上受到某种影响,才会受到启发而创造出在今天具有革命性的技术。军方将领将外星人描述为爬行动物,或者像灰色ET一样,四指、大眼,个头大小不一,借助手持设备和耳机、使用智能技术来操作飞行器和物联网,就像美国空军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的那样。据说,德国科学家协助提供了信息,从而催生了军工复合体、美国中情局、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以及随后的谷歌、脸书、智能电话、互联网、克隆技术、人兽混合技术,以及随之而来的5G网络上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人机混合体。我个人第一次看到外星人的机密文件是在2003年。 2003年第一次从机密文件中看到外星人的样子 UFO AI主计划理论——预先计划的入侵 如果我们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被创造的,具有潜力巨大的本能,而且天生有得道长生的可能性,那么这些妖魔、外星人、UFO就会想要人体,以便可以在这里生活、获得力量,并与造物主建立联系。我制作了一部科幻电影,描述了整个社会愚化的过程,即通过引进科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使之附着于整个文明,来让人怀疑上帝、怀疑每个人的特殊价值和灵魂的存在。这部科幻电影叫“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AI: The...
TikTok(抖音海外版)是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一款中国手机应用,面向年轻受众,带有意在颠覆民族国家的掠夺性功能。当小男孩小女孩对着它跳舞时,人工智能(AI)算法却在利用深度学习(DL)技术研究你的家庭。小孩子们对着它跳舞经常是在卧室。我要说的是,TikTok可以、并且确实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方式促进了性贩运和人口贩运。 TikTik的机器学习 TikTok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了解你的另一种方式,当5G和机器人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你就完全被控制了。TikTok是中共政府的,因为任何中国实体都被中共政府统管,更何况是间谍活动。当你的孩子在跳舞的时候,有人正在中国和其它地方获取你孩子的信息。 他们可以对你的孩子进行深度伪造(Deep Fakes)制作色情视频。这款应用还有后门和多个不同的互连仪器,其构建目的就是为了从事间谍活动。拥有TikTok和其它类似的应用实在是不明智的,尤其是当你看到美国政府、FBI和其他情报界人士多么频繁地在逮捕中共间谍之后。 通过对家庭执行“社会工程”颠覆国家 TikTok有一种让人上瘾的功能。一旦你的孩子和家人迷上它,一个城市、企业、乃至国家就会对它产生依赖。这样一来,不仅允许了中共的全面间谍活动、丧失了你的隐私,而且还允许这款App在将来5G主导全球时与中共源头连网,从而对你的行为进行社会工程。这些社会工程以多种形式出现,包括千人计划、五毛党,还有被中共收买并施加了影响的社会工程机器,这些机器旨在改变人们对中共政权的看法和观念,进而颠覆民主制度。如果中共二十多年来把数百万人关进集中营,世人皆知其为了摘器官而残杀老百姓,那么为了全世界人们的安全,所有国家和民众都必须揭露受中共掌控的所有企业和所有活动。 点击订阅人工智能组织的YouTube频道
塞瑞斯2019年1月提出“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2019年初创造了一个术语“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Micro-Botic Terrorism,简称MBT),用来描述微型无人机、纳米机器人、病毒、微型机器人以及一系列武器投放系统,这些都可以在5G和6G系统中由AI系统加以控制或实施自动运行。这包括由哈佛大学韦斯研究所(Wyss institute)发明的蚊子无人机、机械蜜蜂(RoboBee),以及由德鼎创新(Draper)等经过网络控制(模控)改造的半机械蜻蜓。其它的应用还有纳米机器人、纳米粒子、病毒和投毒系统。 2019年春季将简报送交美国特勤局 这份简报描述了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带来的某些威胁,这种威胁跟中共政权有关,也跟中共与大型科技公司的互联有关。简报的结论是,如果不在一年(至多两年)之内遏制中共和科技巨头,那么全世界就有被戕害、被奴役的危险。出于安全考虑,与中共可能会动用病毒有关的一些内容没有放在简报中,只是提出要与特勤局局长和白宫高级官员讨论这种风险。我有些主意来防止瘟疫大流行。 这些概念后来纳入了《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出版于2019年8月24日),以及《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这两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