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本文根据全球退党中心2020年12月28日对AI组织创始人塞瑞斯·A.帕萨的采访编译。 问:塞瑞斯,可以请你介绍一下你的公司和你的主要著作《人工智慧:人类危局》吗? 我是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是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该组织的宗旨是针对人工智能的威胁,特别是与中国共产党有关联的威胁,评估其风险或危险性,并提供谘询;这其中包括与人工智能相关的一切,如5G、6G电网系统、量子技术、生物工程、机器人和无人机等。 由此,在疫情发生、波及全球之前,我出版了几本书,对中共、AI及其立足我们大型科技公司提出警示。最近的一本就是这本《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ous to Humanity)。(注:已出版KINDLE正体字版《人工智慧:人类危局》,即将出版的简体中文版题为“人工智能:人类危局”。) 书的内容基本上涵盖了五十多家公司,一半是中国的,另一半是开设在西方的公司。这本书解释了这些公司带来的威胁,特别是人和动物的混合(这可以制造出疾病)、中共以技术称霸世界的计划,还有中共利用大型科技公司来反制我们的图谋。 问:中共如何用AI威胁世界? 通过强制技术转让、间谍行为、剽窃和偷取等手段,当然还有通过与我们的大型科技公司或大学、甚至媒体和企业的合作,它们(中共)已经成功获取了欧美公司的资料、关键技术与技能,以打造其人工智能基础设施。它们还通过多种多样的方式收集了整个世界的数据,正如我在《人工智慧:人类危局》一书中所述。 藉由汇集这些数据,一旦与5G-6G智慧城市网络系统挂钩,中共就可以调动机器、无人机、机器人、乃至被生物工程和网络控制(模控)增强的士兵。这样它们就可以主宰“一带一路”(BRI)。BRI就是人们所说的“Belt and Road Initiative”,亦即“One Belt One Road”。 这是古老的丝绸之路的再现。古丝绸之路将波斯帝国与大汉帝国连通,再通欧洲和部份非洲。而这条“新丝绸之路”就有些不同了。它不仅像从前那样连接中国、中东、欧洲与非洲,还把中国和新世界——也就是北美连起来了,当然还有南极洲、阿富汗、格陵兰岛的开掘项目。而进行这些开掘的目的,就是为中共的军工复合体攫取稀有矿产,可以为人工智能系统所用。华为、旷视科技、滴滴出行和很多其它公司都从全球收集人们的数据。 很多人已经了解了中国共产党如何残酷的对待其本国人民,如此恶劣的对待自己的人民——把他们关进劳改营、奴隶营,甚至杀害人民活摘器官,对法轮大法修炼者、藏族人、基督徒、维族人乃至无宗教信仰的人都这样干。 你可以想像一下,当一个政权把人关进奴隶营、涉入器官贩卖,眼下全球疫情大流行,如果它们控制了“一带一路”,会发生什么事情。当它们在5G-6G系统中将人工智能系统与基础设施挂钩时,它们能干出什么事来?那就不仅是可以通过正常的地缘政治和政策的影响来控制人了,它们还会掌握机器、机器人和无人机,可以将它们所有的严刑峻法、一切暴虐施加给人类。这只是中共以基于AI的技术威胁世界的方式之一,在书中我描述了林林总总的方式。一旦中共达成通用人工智能(AGI)或超人工智能(ASI),它们会威胁到所有自由国家。 【采访视频】(免费订阅频道) 问:请解释一下,AI是什么? 科学家以三个基本层级来描述AI,也就是人工智能。第一层级被视为“弱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ANI,又称窄人工智能)。它包括你的智能手机、你的物联网(IoT,即Internet of Things),还有你的迷你聊天机器人——如果你上网,你在等着跟某个人员交谈,电脑就会跟你讲话,因为它就是一个虚拟的迷你聊天机器人,有一天当5G系统在智慧城市全面铺开时,就可以安装于迷你机器人。任何被编程执行某种任务或功能的数字化或安在机器里的东西,都可以被认为是ANI——弱人工智能。 下一层级是“通用人工智能”(AGI),这是一个理念,也是科学家致力实现的目标。中国和众多国家的科学家都在研发AGI。我在书中提到的一家公司是汉森机器人(Hanson Robotics),而还有其它一些公司,汉森机器人是在香港。他们正试图创建AGI来让机器人活起来,给它思想、情感、愿望、欲望、自由意志,基本上就像人一样,因为他们在绘制人脑地图,这就让中共或科技公司从中占得先机。这是通用人工智能的一种形式。 “超人工智能”则非常之复杂,人们相信,一旦它形成,将超越人类理解的范畴。有多种途径可以达成它。一种是提取所有人的生物识别系统,包括你的人脸识别、语音识别数据,甚至你的思维方式、家庭的数据、你的地理位置、DNA,还牵涉到为数众多的算法。一旦你获取了这些资料,你就可以利用“机器学习”和“深度学习”,把信息置入一个机器或基于量子技术的系统,反过来让你可以创建、塑造出某种超人工智能。 超人工智能可以是一个数字化大脑或是一个实体生命,像是机器人、克隆人、或是已经和机器或AI合一的人类,从而变成“超人类”(Transhuman)。由此带来的其它各种危险是无穷无尽的。 问:那5G又是怎么回事? 说到5G手机和网络,这关系到健康风险和用途的问题。过去三四年里,大家用惯了的手机基本上局限在4G。5G有点不一样。5G不是为人类打造的,它是为机器打造的。由于它的速度——5G的毫米波可以比4G服务快上10倍、20倍、甚至100倍,所以,你使用手机来看电影或下载节目是不需要这个的,这不是5G问世的主要原因。创建它的目的是调动机器、机器人、无人机和飞行汽车,以及进入“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世界。 5G是用来构建6G网络等更多东西的接地系统。很多人对5G有各种担心。我觉得美国的5G系统比中国的、或像华为这样公司的更加安全。这不仅是因为中共控制着华为,可以操控很多事情,还不是这样。因为中共打造东西是用廉价劳动力,在安全质检方面偷工减料,还使用通过间谍或剽窃行径“山寨”出来的次品。由于它们偷窃,最终的产品无论对全世界还是中国人都差强人意。它们的创新源于知识产权盗窃,由此它们倾向于忽视安全质检,可能会以各种方式伤害人。而美国正在努力建立一套更安全的5G系统。 不过,5G还有其它风险,不仅仅是它的辐射有危险、或者为机器所用的频率有损健康的概念。因为你可以想一想,你会希望手机信号塔、5G基站建在你的小宝宝身边、建在你家旁边吗?如果你想用它调动机器,建在城市里是可以的;或许为了军事目的,建在其它地方也可以,但你真的需要让它在你孩子身边、你家旁边、靠近你的宝宝吗?我个人认为不应该这样。更不要说被地方当局用来对付民众的监控能力和机械驱动力了。 问:针对中共和科技巨头带来的挑战,如何才是解决之道? 如今,中国共产党它们的全球计划不仅是要扩张和致富,我相信它们的目标并不限于这些。我会用“奴役”一词:它们想要在“一带一路”上与人工智能相连的中共式马克思主义体制之下“奴役”或称霸世界。所以说,已经在中国人民身上发生的事情,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发生。 令人惊奇的是,川普总统一直是对抗、反制中共的主要人物。因此,支持川普总统,无论你是自由派、保守派或是中间派,对你都是明智之举。因为他在最近三年、乃至十五年里,都一直讲中国在利用自由世界。我相信川普总统指的是共产党,该党一直以铁腕箝制中国人。 所以我想,如果全世界都能立即意识到这些危险、意识到中共威胁着每一个人的话,那怎么还会有人愿意将人工智能系统交给一个把自己的人民关进集中营、杀害他们、进行偷窃的政府呢?你怎能相信这个为中共政权掌控的系统呢?你没法相信。这就好比把你最好使的武器和能看清你家上空的监控系统,拱手交给那些你知道最终会杀人占屋的凶徒。你怎会这么做呢?又有哪个国家能接受免费提供培训和科技,并收钱让中共占有土地、开采稀有矿藏呢?再说,当中共可以用5G和卫星系统来对付其它国家时,那些国家干嘛要用它们的科技? 我想传递的信息是:整个世界需要立即了解这些威胁;并且他们需要曝光中共的反人类罪行。全世界必须切断和中共的所有生意往来,曝光中共对AI技术的军事化、对这种技术的恶用,直至中国人摧灭中共、终止那些违背人伦的实验为止。 我建议大家看看这本《人工智慧:人类危局》,以掌握不同的科技、公司、技术能力及其对人类构成的新威胁。纸质书会好一些。从中你会了解到很多,特别是中国和西方公司的互联互通如何被中共所利用。 我相信人类能够拥有一个美好的未来,一个觉醒的、和平的未来,假若他们能够消灭中共、真正在全球曝光它们的话:因为中共以AI威胁到了所有世人,中共的百年就是一部虐杀国民的历史。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AI)、机器、5G和物联网时代已经来临,其复杂性、挑战、希望和危险都是巨大的,并且以多种方式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相联系。AI有关的地缘政治,其技术进步、医疗用途,以及一些人希望将人类与AI合一的愿望,造成了利益与公义的冲突,亦促使美国与中共为获得“通用人工智能”(AGI)或“超人工智能”(ASI)而展开竞赛。 人工智能三种类型 根据AI科学家们的通常说法,人工智能有三个层次:“弱人工智能”(ANI),包括你的智能手机、物联网、数字聊天机器人、迷你机器人,以及其它被设计程序而没有自主意志/意识的AI系统。“通用人工智能”(AGI),将包括“活起来”的、拥有自己欲望和主张的机器人或数字系统,汉森机器人技术公司(Hanson Robotics)就是一家以此为目标的公司。“超人工智能”(ASI)有很多形式,其中一种会是一个拥有数字大脑的超级智能系统,它将可以用机器、机器人、无人机、克隆人和其它仪器来驱动全球,届时这些仪器会连接到由量子AI提供动力的虚拟、增强或混合现实系统,而该量子AI是通过提取人类的个人生物识别数据而形成的。 5G网络系统是为机器打造 5G网络是为人工智能驱动的机器而造的。5G网络将使得类似典动画片《杰森一家》(The Jetsons)的未来智慧城市的基础得以建立。5G的速度并不仅仅是让你的手机下载速度更快。不是的,它们可以让一座城市连通、并且运作自主无人机、机器人系统以及自驾车辆和飞行器。如果一名士兵在远方受伤,医生可以通过5G网络用机械臂施行手术,就如同其本人在现场一样。 5G系统不可思议的速度不是为人类而造的。因此,一座城市可以借助于机器人、机器、无人机、半机器人(赛博格)以及被“生物工程”的人和实体“活起来”。这些人和技术将内置监控系统,或通过一个“共生”过程,与智慧城市监控系统相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Neuralink公司计划切开人类大脑的一小部分,插入他的神经蕾丝(Neural-Lace)技术,将人与机器融合在一起。从本质上讲,你将不再需要智能手机,因为向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过渡将由此开始,人类会被改造成半机器人。 人类与机器混合的危险 这样的人将受到互联网生态系统的影响或控制,该生态系统涉及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诸如推特、脸书、Instagram、YouTube、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等中国应用程序。对“自由意志”的理解将成为问题。你的神经网络将直接被这个“人机合一”过程所操控和变异。互联网生态体系中的内容会被5G频率、辐射和毫米波加以强化,迅速将一个人的思想和信仰同化于它。我称此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 在此过程中,你的生物指标、神经系统、神经网络、细胞、血液、皮肤感受器、情绪、数字形象,直至你的精神,都会通过一种寄生关系而落于5G系统的控制下。Neuralink则将人类与AI驱动的机器挂钩。当你的身心连接到数字网络、互联网和AI驱动的机器时,你就会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被程序化。这个过程还将包括疫苗,这些疫苗将变异人体,以便其连通5G网络、实现人与AI和机器的合一。 最大威胁是中共 中共通过窃取知识产权、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以及与西方科技公司和大学合作,窃取了海量数据和蓝图,建立了一个将5G与智慧城市相连的庞大AI系统网络,藉以驱动机器人、无人机、智能汽车、飞行器、被“生物工程”的人以及扫描面部、声音、情感、骨骼、皮肤和脏器的监控系统。 最大的悲剧在于,中共政权为了贩卖器官,杀害了众多法轮大法修炼者、基督徒、维族人、藏族人和普通百姓。2006年,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爆料了活摘器官,并在2016年对当年的报告作了更新。他们估计从2001年开始,中国每年有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供体来源不明,历年的移植总数远超百万,这还只是在他们能接触到的医院范围内,并未包括军事复合体或集中营。 华为中共在5G网络上的威胁 华为在5G网络上将非洲、中东、欧洲和远东相连,服务全球30多亿人。其计划完成之后,中共可以利用其它中国公司如旷视科技(Megvii)、商汤科技(Sensetime)、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搜索引擎来主宰所有连接到其AI驱动5G系统的人。如果中共奴役和杀害自己的人民,它们会对其它国家做什么?旷视科技制造机器人,还拥有众多的人脸和语音感测系统,商汤科技亦如是。阿里巴巴就如同西方的亚马逊,百度则是中国的谷歌。所以,正如我一年来所持续发布和报告的那样,全世界正处于危难中。 2019年8月24日出书揭示中共与科技巨头以AI和生物技术危害世人 我于2019年8月24日出版《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一书,首次发布这一警告,书中使用了写给情报界的隐语。如果你留意书的封面,就会发现它展现了一幅宏观图景,涵括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和新近出现的威胁。2019年10月20日我又出版《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将《AI、特朗普、中共》一书融入其中。 后书以更简明的方式详述了有关的公司、应用和技术对全世界民众的威胁,随后被送交特朗普总统和高层要员。这两本书,连同分别递交前中情局秘密行动主管和特勤局的两份报告,在幕后推动了各国抵抗中共威胁,此种威胁涉及量子技术;中共发展量子技术的目的是要连接一个“数字大脑”,以便在5G和6G网络上调动机器,由此它将可以奴役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全世界须即刻行动对抗中共威胁 为了全球所有家庭和所有正义人士的安全,世人必须表明立场。他们必须曝光中共侵犯人权、建造死亡集中营和恶用AI生物技术的行径。我们还必须请求宽恕:为什么我们要提供技术与合作,跟一个设立死亡营的政权做生意?每个人都有不受暴政侵害的权利。中共和某些大型科技公司可以剥夺你的自由。因此,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的座右铭是“人类第一,机器最后”(Humanity First Machines Last)。如果人类有可能因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沦为奴隶,或者在最坏情况下沦为中共政权的牺牲品,我们就绝不能让AI技术在5G网络上驱动城市与国家。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当5G安装在住家附近,会给你的家人造成的潜在危害。 我们应该尊重生命。如果人类在自我毁灭,金钱和AI技术有何用?为了保护我们免受伤害,我创建了人工智能组织这个平台。我们希望人们能退后一步,想一想这里所说的,并向我们的组织伸出援手。自成立以来,我们的努力都是无私为他的。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按:本文英文版原载英国《全球行政管理》(Executive Global)季刊2020年夏季号。
供家庭使用的大疆(DJI)无人机在百思买(Best Buy)、亚马逊等众多卖场都可以买到。话说大疆的总部在中国的硅谷——深圳,在香港、日本、韩国、德国和荷兰设有多个办事处。他们的技术通过无人机飞行以及从机主提取的数据,几乎绘制出了整个世界的地图。这些数据被用于“一带一路”倡议,意在为华为的5G网络服务。 中共军方的用途 商业地产、私人住宅、人们的脸部、身体结构和行为的数据被中共政府提取,转递给了其军方。一家公司可以宣称是私营企业,但他们却受到中共军方和政府的控制。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或老板都可以随时被中共政权赶走、被接管资产。即使没有被接管,这些公司也必须听命于中共政权、被其影响、接受其“社会工程”。美国政府和国防部曾发出通知,就使用大疆设备的风险警告美国人。考虑到中共间谍活动的风险,他们还禁止大疆无人机进入军事复合体。 在美国禁售大疆无人机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禁令涵盖了(中国)应用程序,而针对大疆的禁令是早在几年前就应该迈出的一步。也就是说,是时候禁售它了,美国是时候自己制造无人机,这样既不会让你的私人安全受威胁,也不会为那一整套有利于中共、独裁者或流氓科技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侵犯人权的全球基础设施“添砖加瓦”。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应该出于国土安全威胁、间谍活动和提取家庭私人数据的考量,禁售大疆无人机。使用大疆无人机的危险已发布于《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中。 https://www.amazon.com/%E4%BA%BA%E5%B7%A5%E6%99%BA%E6%85%A7%EF%BC%9A%E4%BA%BA%E9%A1%9E%E5%8D%B1%E5%B1%80-Artificial-Intelligence-Humanity-Traditional-ebook/dp/B08DF8SJ9Q/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8月26日)
中国共产党一直企图利用从谷歌DeepMind 人工智能(AI)偷来的技术,打造一个“上帝”般的AI机器。中共能这样做,是通过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窃取知识产权、剽窃,以及与谷歌的合作等途径来达成的。中共的科学家和研究、调查人员已经交付所需数据,可以在“一带一路”(BRI)上将这种超人工智能技术加以军事化。 在一带一路上连通一个“机器上帝”般的超人工智能 中共正试图通过5G网络让中东、非洲、远东和欧洲连上“一带一路”,藉此它可以连接一个“机器上帝”般的AI,来操作无人机、机器、机器人、网络控制增强型士兵及采取军事动作,通过面部识别、语音识别和人类目标锁定能力来主宰全世界的人。  获取你大脑神经元的形成方式,以实现殖民化 谷歌DeepMind AI一直在通过谷歌和其它科技产品获取你家人的生物识别及私人数据。事实上,它已经映射出你神经元的形成和连接方式。通过这个过程,它正试图形成一个超人工智能或“上帝”般的AI系统来监视整个星球,在这个AI机器的指令和控制下,将可以对所有人实行殖民统治。 这些发现都在2019年8月24日发布于《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on 5G)一书中 ;并在2019年10月20日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中点名DeepMind AI,进行了扩展阐述。 我们一直在代表你的家人努力 我和人工智能组织自2019年8月24日开始披露惊天动地的信息,以告诫这些威胁对世人的影响,却遭遇了抄袭、剽窃和诽谤,在抵御所有威胁中也因此经历困苦。中共生物武器就是个很好的例子。我们在《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一书中公布过有关发现,但鲜少媒体愿意给我们平台,让我们及时扭转公众的认识、做出必要的调整。这种情况必须尽快改变,因为我们所拥有的技能无人能比。那些拒绝给我们所需关注的人,其实在破坏着自己和家人的前途。看看这世界,哪个国家政府有能力阻止已发生的事情,或接下来的事情? 本文版权属人工智能组织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所有,研究结果最初发布于2019年下半年。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https://www.amazon.com/dp/B08DF8SJ9Q/
古代信仰、宗教和书籍中对UFO的描述 在苏美尔、波斯、希腊、埃及、非洲、印度、中国、日本和南北美洲的古代遗迹和文献中,都能找到关于妖魔、外星人、人兽混合体或UFO(不明飞行物)的描述,不但包括古代流传下来的《圣经》《创世记》《阿维斯坦》《薄伽梵歌》《以诺书》,也包括当代出版的《转法轮》《诸神战车》(Chariots of the Gods)等书,以及现代军工复合体的记录。据民间传说,在科技发达、人的道德却变异至极的史前时期,人类曾经灭绝。而根据所有古老的信仰,人类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造出来的,人的灵魂的来源是神圣的。古人曾把UFO称为妖魔。寰宇中的小宇宙、星体和时空维度有数万亿个而不止。这是事实。古老的正教信仰都说,我们的世界是为我们人类设计的,是为了让我们凭藉自由意志和信仰而达致醒觉,然后你就会看到真相。 量子速度:UFO入侵,在它们的时空只需2天,在我们的时空则过去百年 20世纪40年代,随着二战爆发,人类对飞碟的描写也变成天马行空起来。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被认为在思想上受到某种影响,才会受到启发而创造出在今天具有革命性的技术。军方将领将外星人描述为爬行动物,或者像灰色ET一样,四指、大眼,个头大小不一,借助手持设备和耳机、使用智能技术来操作飞行器和物联网,就像美国空军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的那样。据说,德国科学家协助提供了信息,从而催生了军工复合体、美国中情局、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以及随后的谷歌、脸书、智能电话、互联网、克隆技术、人兽混合技术,以及随之而来的5G网络上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人机混合体。我个人第一次看到外星人的机密文件是在2003年。 2003年第一次从机密文件中看到外星人的样子 UFO AI主计划理论——预先计划的入侵 如果我们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被创造的,具有潜力巨大的本能,而且天生有得道长生的可能性,那么这些妖魔、外星人、UFO就会想要人体,以便可以在这里生活、获得力量,并与造物主建立联系。我制作了一部科幻电影,描述了整个社会愚化的过程,即通过引进科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使之附着于整个文明,来让人怀疑上帝、怀疑每个人的特殊价值和灵魂的存在。这部科幻电影叫“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AI: The...
中国与伊朗(古称波斯)的关系至少可以追溯到2300年前。在通过丝绸之路往来的时期,这两个国家都是王朝更迭的庞大帝国。如今两国通过中共的“一带一路”计划相连,该计划是为了在5G网络中驱动无人机和众多人工智能系统而设计的。 中共政权一直在与伊朗伊斯兰政权进行交易,以利用其基地、驻扎军队,并租用基什群岛(Kish Islands)等战略地区。一个有宗教信仰的有神论政权,怎么能够和憎恨宗教的无神论政权斤进行交易呢?事实上,中共政权一直将基督徒、维族穆斯林、西藏人和法轮大法修炼者关进集中营,在那里,他们的书籍遭到焚毁,他们的妻子当着他们的面遭到强奸,这是当局迫使他们背叛信仰的手段。 [email protected] Not from their Nuclear Facilities, it is what China is giving them to bring the middle east into flames, setting a chain of reaction China is going for Gold to...
TikTok(抖音海外版)是字节跳动(ByteDance)旗下的一款中国手机应用,面向年轻受众,带有意在颠覆民族国家的掠夺性功能。当小男孩小女孩对着它跳舞时,人工智能(AI)算法却在利用深度学习(DL)技术研究你的家庭。小孩子们对着它跳舞经常是在卧室。我要说的是,TikTok可以、并且确实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方式促进了性贩运和人口贩运。 TikTik的机器学习 TikTok是人工智能和机器了解你的另一种方式,当5G和机器人技术发展到一定程度时,你就完全被控制了。TikTok是中共政府的,因为任何中国实体都被中共政府统管,更何况是间谍活动。当你的孩子在跳舞的时候,有人正在中国和其它地方获取你孩子的信息。 他们可以对你的孩子进行深度伪造(Deep Fakes)制作色情视频。这款应用还有后门和多个不同的互连仪器,其构建目的就是为了从事间谍活动。拥有TikTok和其它类似的应用实在是不明智的,尤其是当你看到美国政府、FBI和其他情报界人士多么频繁地在逮捕中共间谍之后。 通过对家庭执行“社会工程”颠覆国家 TikTok有一种让人上瘾的功能。一旦你的孩子和家人迷上它,一个城市、企业、乃至国家就会对它产生依赖。这样一来,不仅允许了中共的全面间谍活动、丧失了你的隐私,而且还允许这款App在将来5G主导全球时与中共源头连网,从而对你的行为进行社会工程。这些社会工程以多种形式出现,包括千人计划、五毛党,还有被中共收买并施加了影响的社会工程机器,这些机器旨在改变人们对中共政权的看法和观念,进而颠覆民主制度。如果中共二十多年来把数百万人关进集中营,世人皆知其为了摘器官而残杀老百姓,那么为了全世界人们的安全,所有国家和民众都必须揭露受中共掌控的所有企业和所有活动。 点击订阅人工智能组织的YouTube频道
塞瑞斯2019年1月提出“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2019年初创造了一个术语“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Micro-Botic Terrorism,简称MBT),用来描述微型无人机、纳米机器人、病毒、微型机器人以及一系列武器投放系统,这些都可以在5G和6G系统中由AI系统加以控制或实施自动运行。这包括由哈佛大学韦斯研究所(Wyss institute)发明的蚊子无人机、机械蜜蜂(RoboBee),以及由德鼎创新(Draper)等经过网络控制(模控)改造的半机械蜻蜓。其它的应用还有纳米机器人、纳米粒子、病毒和投毒系统。 2019年春季将简报送交美国特勤局 这份简报描述了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带来的某些威胁,这种威胁跟中共政权有关,也跟中共与大型科技公司的互联有关。简报的结论是,如果不在一年(至多两年)之内遏制中共和科技巨头,那么全世界就有被戕害、被奴役的危险。出于安全考虑,与中共可能会动用病毒有关的一些内容没有放在简报中,只是提出要与特勤局局长和白宫高级官员讨论这种风险。我有些主意来防止瘟疫大流行。 这些概念后来纳入了《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出版于2019年8月24日),以及《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这两本书。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设计的图书封面,如何预言了疫情、封城锁国、疫苗、数字ID、无人机、骚乱,以及与中共、大型科技公司和人工智能有关的一切,比世界上所有智库花费数十亿美元加起来预见到的还要多? 中共和科技巨头使世界陷入危险,2019年8月24日出版上述图书发表了观点。 https://www.amazon.com/TRUMP-CHINA-WEAPONIZATION-ROBOTICS-Corporations-ebook/dp/B07WZ8ZSRN/ (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5月5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