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AI分析与报告

時評:阿富汗問題分散對更大威脅——中共的注意力,五角大樓的主要關注點必須是中共

我清楚地記得2002年在美聯航從聖地亞哥飛往華府的航班上,我與身邊一位女士的對話。她問道:「我們是否應該跟伊拉克開戰,會發生什麼?」我們的對談引來其他乘客認真傾聽,我大聲回答說:「伊拉克目前沒有能力傷害到美國國內,如果我們進軍伊拉克和阿富汗,會有數百萬人死傷,地區局勢動盪,恐怖組織將增多,我們的軍人們將被無謂地殺害;20年後我們會敗走,中共將威脅世界。」事實上,我在2019年10月20日出版的《人工智慧:人類危局》一書的結尾處收入了這番對談。在那本書中我預警:中共將從中國投放出一種由人類和動物(基因)混合而成的生物武器,由此使人類進入AI超人類主義時代,一個由馬克思主義和建立在「一帶一路」(BRI)之上的奧威爾式監控系統所主導的暴政時期。 如今,恰如我在2002年、2019年作出的威脅評估,世界舞台正在這些參數範圍內上演戲目,那就是:生物武器攻擊,全球封鎖,中共威脅世界,美國和世界在經濟上、實體上都受到地域衝突的傷害,而對中共危險性的關注在很大程度上被忽視,直到過去幾年(川普任期才有所改變)。假如我當政,對9.11事件的處理方式會有很大的不同,包括出兵和撤離阿富汗的問題。關鍵的威脅一直來自中國國內,來自中共——一個製造了生物武器(也稱COVID-19或中共病毒)、實施群體滅絕的政權。   支持塞瑞斯和人工智能組織   中共把本國民眾關入集中營,殺害自己的民眾如法輪大法修煉者、家庭教會基督徒、藏人、維族人和普通百姓以摘取他們的器官。2000年我在中國時,親眼目睹了中國人民正在經歷的恐懼和暴政。人們甚至不敢在公園裡公開煉功打坐,都是悄悄煉。怕中共抓捕。空氣中瀰漫著一種令人不安的感覺——最好這樣形容:我感到空氣中瀰漫著邪惡。這聽起來可能很迷信或者奇怪,但是你可以感受得到空氣中的恐懼、痛苦和不公。它寫在中國人的臉上,連公園裡也是這種感覺。到處都有祕密警察、有償的線人在監視。而他們的政府官員則急於向民眾灌輸毛式思想。 當時中國並不發達,許多人騎自行車。現在,中共的目標則是在連接阿富汗的「一帶一路」上建造智能城市。今天的中共發展生物武器、人工智能系統和高超音速導彈,其軍事力量僅次於美國,在一些方面可能超過俄羅斯。阿富汗問題令人嚴重關切;然而,目前的阿富汗問題是分散注意力的中東事件的延續,這些事件歷來使美國和世界對中共失焦。 五角大樓和媒體必須專注於中共問題。因為,過去20年裡的所有問題,與中共對中國和全世界所做的事——製造生物武器、強迫技術轉讓、間諜活動、偷盜剽竊和群體滅絕相比,都顯得微不足道。如果全球範圍內有其它問題發生,通常都勾連到、觸發點也都指向中共及其政治局,即中國共產黨。我真的相信,如果我們解決了中共問題,世界上所有的問題都將大大化解。我們必須曝光其製造生物武器(中共病毒)、迫害國民、活摘器官和設立集中營的行徑。這不只是因為它們(中共)威脅到了世界,也不只因為各國政府負有法律責任,而是任何一個正直的人在得知另一政權正在實施群體滅絕——反人類罪時都會做的事情。   捐款支持我們   塞瑞斯·A.帕薩(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組織 在Twitter、Gettr、IG、Telegram上關注塞瑞斯:@CyrusAParsa1

報告:中共軍方將領暗中計劃向塔利班提供高超音速導彈和先進的AI自動化無人機系統

阿富汗最近的事態發展引起了中共軍方最高層的極大興趣,使之興奮不已。中共企圖挑戰、迷惑、威懾並消滅美國這個世界超級大國,為此不惜一切手段。它們將塔利班和阿富汗豐富的礦產視為通過「代理人恐怖主義」(proxy terrorism)實現這一目標的關鍵,這是通過資助、培訓、基礎設施建設及協助武器技術轉讓以換取原材料來實現的。  捐款支持我們  我們的情報人員向我們確認,中共在遠東地區加強軍事化和擴張、強化其權力之時,也試圖用高超音速導彈和AI製導技術(自動化無人機、生物武器/投毒系統)武裝塔利班,在中東地區輸出戰爭,以轉移美國的軍力與注意力。 觀看影片《AI:入侵人類計劃》 它們的目標,是使阿富汗成為依賴中共的技術與武器、並且對中共言聽計從的國家,藉此控制阿富汗的鴉片、原材料和地緣優勢,通過發動中東對抗西方來製造「代理恐怖」或挑起戰爭,從而削弱美國的影響力。中共政權將穆斯林、基督徒、法輪大法修煉者、藏人乃至普通百姓關進集中營。如果中共不被消滅、不被一個開明的中國政府所取代,誰說它們不會在一二十年內對阿富汗如法炮製? 中共政權是對所有世人的最大威脅。中共不像一個管理機構,它更像是個恐怖組織。  捐款 5 美元  塞瑞斯·A.帕薩(Cyrus A. Parsa),AI組織 在Twitter、Gettr、IG、Telegram上關注塞瑞斯:@CyrusAParsa1

中共武漢實驗室用生物武器殺害美國總統的陰謀

根據我們的監視資料解密2018–2019年中共生物武器實驗室內部的討論 2018年底,我們的監視系統捕捉到了中國境內實驗室和中共軍方特種作戰生物武器項目技術人員的談話及活動。有多個實驗室。特別是在一個實驗室,我們發現了有一些討論和訊息傳輸,是關於研發和投放針對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及其在白宮和共和黨內關鍵盟友的生物武器,意在扭轉時局,使之有利於中共的全球性圖謀。這些討論發生在兩個實驗室,時間是在2019年以及2018年底。 它們的想法是,這種生物武器會是無形的,將對總統、其家人、大選、白宮和特勤局產生長期的負面影響。這種長期影響將無法為人察覺,類似於一種疾病或流感,如不及時發現,將會導致器官衰竭。暗殺基本上不會追溯到中共,而是像似一種自然疾病,可在川普白宮和政府內外造成混亂。還有些討論涉及開發DARPA/Draper(即美國國防高等研究計劃署/德鼎創新)式的微型無人機來投毒,這是生物武器最後的備用方案。一場關鍵討論涉及利用生物武器在AI(人工智能)全球競賽中佔據上風。了解到這一點,我在2019年初開始秘密有序地揭示這幅全景。   支持我們發布情報   但為什麼要對川普總統投放生物武器? 我們的監控發現了軍方和實驗室技術人員在談話間很為川普犯愁,包括他在中國貿易、華為、一帶一路(BRI)、軍事等問題上的立場,以及他對中共「群體滅絕」中國法輪大法學員、維族人、基督徒、藏人和民主人士的強調。中共頭目非常擔心世界會發現它們設立的集中營和死亡營。它們不僅擔心失去在中國的權力,還擔心在人工智能5G智慧城市網絡系統的全球競賽中敗下陣來,該系統最終可與中共版「太空軍」(Space Force)衛星連線。 用生物武器打擊川普,以干擾美國大選 在遞交特勤局的報告中,我強調了川普政府在選舉前必須採取的5個步驟,因為我們借監視系統發現的一些對談和圖謀勾勒出這樣一番圖景:川普總統將在選舉前受到生物武器的打擊而出局,以使中共能夠通過影響拜登政府或自由派來控制或支配世界——後者被中共視為較弱的候選人,在中共的群體滅絕罪行公開後,仍會允許我們國家與中共做生意,或屈服於與達沃斯(世界經濟論壇)、矽谷和大型科技公司一脈相連的奧威爾式技術官僚統治。 我得以預知生物武器、大重置及其確切時間,並且採取步驟來發布和提交報告,唯一的途徑是:要麼有一台時光機,要麼有先進的監視系統。我們發布的這些報告、書籍、紀錄片、聯邦訴訟書、推文、採訪都支持這一點,這些成果所呈現的正是我的預警,正發布於我提出預警的時間。 2019年6月,我在給特勤局的報告中說,生物武器/毒藥會在6個月至1年內投放,世界會在1至2年內陷入中共和大科技公司的AI奧威爾式奴役。結果生物武器在6個月內投放,全球在1年內因疫情被封鎖。這是我們通過監視和開發的工具所發現的中共的算盤,早在2019年2月,我在中國境內的中共軍方聯繫人就證實,這些是很真確、現實的危險。我在中國的線人告訴我說,我的安全分析與監視偵測設備,準確發現了中共內部的討論主題,及其利用生物武器幹掉美國總統和其他大國領袖的實際陰謀。 證據大事記:我們如何知道並採取哪些措施預警了對準川普總統、意在實現「統治世界AI圖謀」的生物武器。 我們使用監視系統,不僅偵測到了他們的對談,還偵測到他們到底在研究什麼,及其生物武器是如何在人工智能系統的輔助下、通過混合人類和動物而重組出來的。在2019年末生物武器投放出來之前,我在不只一本書中發布了病毒是怎麼造出來的、怎麼複製的。我們也用我們先進的技術儀器偵測到了2019年生物武器投放的大致時間。以下是一部份證據鏈,顯示我們將我們的發現——或是部份或是全部信息交給了可信的行為體。(只羅列眾多證據中的幾個。) 2019年2月,致國土安全部在(加州)聖地亞哥的聯絡人。我表示:「在一個實驗室裡,中共政權正在開發一種無形的武器,意在投放到川普總統和世人身上,並通過AI、超人類主義和智慧城市引入對世界的控制。」 2019年2月,我向《大紀元時報》的主編聯繫人喬舒華‧菲利普(Joshua Philipp)報告說,「我掌握了來自中共的隱形生物武器『毒藥』的情報,這種毒藥意在投放到川普總統和世人身上,以引入借助人工智能和數碼追蹤工具的控制,並且干擾大選。」 2019年3至4月,我用密文給白宮寫電郵,說明中共正研發加害總統的東西,並要求與川普總統和特勤局局長私下會面,以說明何時、如何以及為何要抗擊生物武器威脅。 2019年4月,致前中情局秘密行動主管(Covert Ops Director)。我給了他一份簡報,說明中共正在用AI、生物武器危害世界,告訴他最終報告會在夏季給出。 2019年6月,遞交特勤局一份5頁簡報:「生物武器/毒藥將在6至12個月內向川普總統、白宮和全世界投放,之後是全球被奴役,請總統與塞瑞斯私下談。」 簡報中說,川普總統、其內閣成員、家人和白宮人員將被投放一種無形的毒藥,中共預謀的手法之一是通過小型無人機投毒。但這種投放方法真正的危險在於,這些無人機是如此微小,監控系統完全發現不了,它們將會不知不覺穿過白宮、擊中川普總統。我只會私下告訴川普總統、蓬佩奧、彭斯和特勤局局長,它是如何設計的,又會在何時被釋出。 我強調他們必須採取5步動作,最後一步要在大選之前,因為這種武器的設計目的就是在大選之前攻擊川普總統、造成混亂。這5步行動取決於他們與我面談,以便在投毒前加以阻止,或在投毒後用我所計劃的緩解方法來應對。 5步的前4步他們都完成了。第5步——宣布中共犯下群體滅絕罪,是蓬佩奧在大選之後、在川普總統被生物武器攻擊之後才做的,這主要是因為媒體、矽谷和華爾街的抵制,以及民主黨領袖對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連續不斷的政治攻擊。 2020年後,拜登政府繼續執行第5步,提到了維族人和法輪大法學員,但沒有提到集中營裡也有藏人和基督徒。在披露滅絕種族罪時,法輪大法學員被列為活摘器官的最大受害群體。 應對中共AI生物武器全球智慧城市圖謀,是我提出的5步中的第1步。該文件有打字的部份,也有用墨水填寫的部份,有一頁談生物武器的完全是手寫。特勤局拍了照並將其上報,因為這些是寫給總統和高層人員的。 2019年6月,給在華盛頓特區的川普聯繫人的簡報:「隱形武器將被釋出,以干擾大選或殺掉川普總統、傷害他的家人,且這種武器將在白宮內部人傳人而不被發覺,從而引發混亂。」他把這份簡報交給了特勤局。 2019年6月15日,交付前中情局秘密行動主管一份62頁報告:中共以生物武器、建立在智慧城市(包括生物工程和電子技術)基礎上的「AI超人類主義奧威爾式奴役」威脅世界。提供了41家公司的有關情報。 2019年8月24日 ,第一本書《AI、川普、中共與5G機器人的武器化》出版,闡明「世界處於危險之中,中共和大科技公司在5G和6G網絡上,以與衛星、數碼ID和『疫苗護照』相關聯的『微型生物恐怖主義』(生物武器)和『AI智慧城市超人類主義』奴役世人」。 唯一考慮了這個話題並在社交媒體上支持的是《大紀元時報》的喬舒華‧菲利普,我在2019年2月曾告知他針對川普總統的生物武器計劃。大紀元主要編輯、主要決策者楊傑凱(Jan Jekielek)開始閱讀那本書,他也讀了我的下一本書《人工智能:人類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該書討論了AI、生物工程、機器人、5G、智慧城市、太空部隊、生物武器、DNA盜竊,以及與數碼「文身」(指植入芯片)和強制接種疫苗有關的奧威爾式監控。沒有其它媒體願意考慮報導,只有瑪麗亞‧巴蒂羅莫(Maria Bartiromo,FOX主播)在一條推文上點了讚。 2019年10月15日,新唐人電視台(NTDTV)報導了我們的發現——中共通過AI監視香港、危害世界。 2019年10月20日,《人工智能:人類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面世。書末表明:中共將向川普和世界投放隱形武器,以便讓他離開白宮、扭轉時局。這來自我對中共實驗室的監視及其它調查。書中收錄了最具威脅的50多家AI有關實體,闡明了生物武器威脅,並描述了大重置將在下一個十年,在智慧城市通過AI和機器主宰世人的認知與公民權利。唯一曾經同意報導的媒體是新唐人和大紀元。小型媒體像是Info Wars在新唐人有關香港的節目之後,邀請我上節目,談論了從中國獲得的部份情報。 2019年10月,美通社(PR News Wire)撤銷發布我的新聞稿,我指「中共憑藉生物武器和與大科技公司掛鉤的全球AI奴役,對世界構成直接威脅」。他們稱我的書《人工智能:人類危局》「誹謗中國和大科技公司」。 2019年10至11月,與川普的首席AI技術顧問邁克爾・克拉茨奧斯(Michael Kratsios)的助理通郵件、通電話,表示我需要立即與川普總統通話,天下危殆迫在眉睫,如果我現在不和川普總統通上電話,他會很不高興。 2019年11月,美通社撤銷了我的新聞稿,該稿指中共要對川普及其白宮官員投放隱形武器,方法之一是出動無人機,目的是除掉川普政府、轉移風向。 2019年11月5日,17本《人工智能:人類危局》被送交川普統團隊、五角大樓及其AI部門的其他要人。我書中羅列的許多公司和應用程序,開始被川普政府出於國家安全的考慮而禁止。還有許多被禁/受限的公司直接來自我的62頁報告,這份報告通過不同途徑,從前中情局秘密行動主管那裡被送到白宮和五角大樓。 2019年11月,我偵測到從中國投放出了東西,正在危及世界,於是我將此問題帶到了另一層級。在我力求獲得總統接見、以暗地裡幫他反擊生物武器並減輕損失之際,由於川普政府完全被困在媒體的不斷攻擊和彈劾圍獵之中,我提起了「中共AI生物武器危害世人」訴訟,但對那些追打川普者沒有點名,這些人致使川普總統團隊和情報界的好人無暇關注中共的直接威脅。 2019年12月19日,這份「世人面臨危殆」訴訟書中的52頁廣傳二百個國家。另外35頁未予公開,以便留有時間反擊中共實驗室的掩蓋行徑及其它事情。訴訟書中對AI、生物技術、生物工程、群體滅絕和科技暴政的警告,全都跟中共有關聯。 2020年2月24日,發布「世人受中共危害」修訂版訴訟書,一些大名鼎鼎的人物被公布為被告,將生物武器,與對中共實驗室的資助、群體滅絕、監控、AI、生物工程,以及在疫情封鎖期間和未來20年內分階段實施的對世人的「超人類主義奧威爾式危害」聯繫在了一起。 在一個實驗室裡,我們的監視顯示有三個人正在研發生物武器——兩名男性和一名女性,還有更多的人參與。我們確切地知道誰參與其中,事實令人震驚。這對自由派和保守派精英並不構成傷害,打擊的是中共。我從2019年就知道這一點。 在中共武漢生物武器和「大重置」出來之前,由AI組織的塞瑞斯‧A.帕薩(Cyrus A. Parsa)披露的中共用生物武器殺害美國總統的陰謀(有已公開的一連串書籍、報告,還有特勤局文件和調查結果作為支持證據),全都成了現實。任何有良知的人,如果能把這一連串打上時間戳記的報告連綴起來,都可以在全球廣傳,那樣我們就可以讓所有人都了解到中共實驗室的真相。 作為一個局外人,我連續兩年每天工作20個小時,不只是為了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和他的家人,而是為了全世界的人。從這一點來看,任何阻攔人們關注我的報告、書籍和訴訟的人,要麼在隱瞞什麼,要麼與中共有瓜葛、支持中共,要麼就是高興看到世界各地的人們挨餓、被強制實行「疫苗護照」、死於中共生物武器,並希望美國總統落敗、公眾看不到我所有打了時間戳記的報告。 大家都須了解中共控制下的實驗室軍事行動,它們想對美國總統唐納德‧J.川普、其他大國領袖和世人實施怎樣的計劃,以及我如何擺出了一串證據將其引向中共,引向其殺害美國總統的陰謀。 如今我已準備好接受採訪,以披露誰是生物武器的幕後黑手、實驗室裡發生的很多事情,還有我們通過監視發現的以及之後的情況。所有秘密中的秘密:用AI殺害美國總統和主宰世界的陰謀。 就此解密。塞瑞斯‧A.帕薩,AI組織,2021年7月26日  ...

停火建議:大選審計、政府、軍方、Q、媒體、大科技公司、「我們人民」、左右兩派之分析

數碼戰爭正走向實體化 在政府、情報界和軍方的最高層,一直存在著一場保守派和自由派之間的數碼戰爭,這場戰爭也通過媒體、商業和現代技術滲透到了整個社會,沒有一個國家或團體被排除在外。這場數碼戰爭有情感、文化、宗教、金融、種族和性的成份,其中都交織著技術來製造衝突。 我們即將到達一個數碼戰爭變成動力化(kinetic)戰爭(意思就是,從性質上變成真實戰爭)的時間點。我不僅指國家間的戰爭,也指自由派和保守派在全美各城市製造恐怖主義、爆炸和襲擊的高風險。如果發生這種情況,在FBI、CIA和警察部門將產生連鎖反應。他們將不再作為調查和執法機構存在於各條戰線上。這不只是左右兩派的那些極端分子的錯——他們由於審查封殺和絕望而被武器化了,也歸咎於控制大科技公司、政府、軍隊、媒體和情報機構的那些人。為什麼?因為所有人都有情緒,這些情緒會因為憤怒、恐懼、驕傲、自我、貪婪、偏見、政治意識形態、宗教信仰、種族、性取向和簡單的判斷錯誤而被發生變化。由於疫情大流行(來自中共政權的生物武器),動盪與恐懼正在積聚,有可能像滾雪球一樣地最終失控。所有這一切只會讓中共政權漁利並且危及世界。 匿名者Q(QAnons)、黑命貴、安提法、左右兩派之間的戰爭 我既不是Q的支持者,也不是其追隨者,不過,我並不反對那些被辨識為匿名者(Annons)的人,因為我相信,認同任何運動(如黑命貴)的人,身上都有正的和負的一面。團結起來,借助言論自由,呼籲制止戀童癖、性販運和人口販運等罪行或黑命貴的種族主義,並向管理我們共和國的人追責,這沒有錯。為什麼這麼說?因為主流媒體沒有很好地做到公正、平衡或如實報道新聞和有關的指控,而是被利用來宣傳個人、政治或商業意識形態。 從本質上講,這些媒體沒有遵守憲法,從而損害了我們依賴於制衡的社會制度。保守派和自由派媒體都是如此。這些問題如今已然失控,因為管理我們情報機構、媒體、大科技公司和政府的人沒有做到公平、中立、有德、利他,也沒能以智慧為主導。於是,像匿名者或Q這樣的運動得以興起,在數以千萬計美國人陷入絕望之際填補了空白。 什麼是Q及其機制 我的分析:青蛙符號來自於《舊約》及古代波斯和中國的傳說故事,這些故事都講,青蛙有毒或不吉利,上天放它來懲罰某一文明或人群的錯誤行為。骷髏頭或者說「懲罰者」也來自《舊約》及波斯、中國、印度和其他民族的民間傳說,代表從地獄派來毀滅一個文明或民族的惡魔。無論人們是好是壞,惡魔見到誰就會摧毀誰。對Q這個詞,也可以理解為它代表一個圓圈。這個圓圈可以代表「你並不是孤軍作戰」(Where we go one, we go All)、代表人類或神、創世主的一體性。問題在於,基督和佛陀都教導仁慈、善良,同時也對有罪錯的人進行審判(假如他們不尋求救贖、改過遷善的話)。縱觀歷史,天使、英雄和懲惡者的形象都被呈現為神聖的而不是惡魔的形象。這些天使般的形象會用來制惡。當使用惡魔的形象時,它們不會代表、也不會被善的一方所用,而它們只是故事裡的一個角色。善的一方不會用惡魔形象如骷髏頭作為象徵,一旦這樣做,他們就不再站在神的一邊,而成了「惡魔交戰」,正如自古以來的預言中所說的那樣。 Q也可以在任何時候化身為任何一個人,因為在形式上它是匿名的。你知道,這並不新鮮。當歐洲人民被古羅馬入侵時,他們用稻草人和面具作為對抗的策略。這樣做是因為北歐人正在被一種他們無法戰勝的力量所打敗,那就是羅馬。在反抗入侵的運動中,將軍或英雄們有時被定位成無名氏,有些人擔任領袖,有些人隨著戰事發展填補著空白,而有些人只是被追隨者們定位成這樣。連波斯人也有「1萬個不朽者」(譯註:也叫不死軍、長生,是由1萬步兵組成的精英團),每當減員,都會有人遞補。今天,對於被入侵的民眾來說,「羅馬」是科技公司、主要政客、情報機構頭領之類的人。這些實體實際上來自於民眾,問題不在於技術,也不在於我們的(情報)機構或軍方,而是道德——人們已經迷失了方向。因此,如果媒體、大科技公司、政府和我們的情報機構負責人和領袖不是充滿智慧、同情心和基於美德的無私品格,那麼整個社會就會螺旋式下降、走向滅亡。 Q也是一種心理戰術,被軍方或CIA通過媒體在阿富汗、伊拉克、越南和本國人民中使用。這不是什麼新鮮事,每個國家都有這種做法,有時採取軍事手段,有時採取社交媒體運動的形式。事實上,CNN採取了一種動態心理戰的形式來實現其政治目標。從本質上講,與CNN有聯繫的情報組織也在實施自己的心理戰術以影響和控制公眾,科技公司寡頭和政客們也一樣。 21世紀Q的創建 由於克林頓、奧巴馬和拜登家族為實現政治目的將FBI局長和主流媒體武器化並加以利用,一些了解弗林將軍的軍人於是發起了Q心理戰。這樣做是為了救他,並回擊政治偏見以及他們認為凌駕於憲法的全球寡頭——如果不加以制止,這些寡頭在不久的將來就會成為獨裁者,危害人類。 FBI和軍方應該是精英薈萃之地,而不是被用於政治。事實上,情況通常相反,CIA頭領和與大公司相聯的軍工複合體,自20世紀初以來一直在影響著全世界和每一位總統。總統們或被安排上位,或受到掣肘。他們這樣做,是因為他們相信自己最了解情況。有時他們保護國家和世界免受恐怖襲擊;有時他們的決定摧毀了整個國家,給千百萬人帶來痛苦。川普不一樣。他可能對種族和性別問題不敏感,或是沒有表現出同情,然而他是個硬漢,發誓要解決人口販運和性販運問題,並阻止中共政權通過貿易和最終的軍事手段強暴全世界。實現這一目標,他需要搞定華爾街、好萊塢、主流媒體和大型科技公司,這些公司都被中共強暴了,有些是被中共利用情感進行軟實力滲透,有些則是明知故犯——因貪戀權力和金錢而被收買。這種貪婪,讓他們並不關心中共是否在實施群體滅絕。 Q是誰 邁克爾‧弗林(Michael Flynn)將軍之所以被FBI的頭領們追捕,不僅僅是因為他被指控的事端,而是有政治目的。極左派憎恨基督徒或宗教,就是這樣。我不贊同、也不知道他為什麼與土耳其和俄羅斯做生意,可能是判斷錯誤,就像任何一個人都會犯錯誤一樣,也可能這是他假商業名目而收集情報的行動。話雖這樣講,利用情報機構對付弗林將軍來打擊政治對手,並引發連鎖反應來攻擊時任總統——只因他代表了「盎格魯–撒克遜白人基督徒」或對全球寡頭構成威脅,或只因川普總統跟前幾任總統和克林頓家族「打嘴仗」,這種做法對這個國家是毀滅性的,與任何情報機構的榮名都不相稱。這在連鎖效應中傷害、損害了數千萬人:家庭受損害,失業者增加,在媒體和現實世界中製造了無數衝突。因此,我們有了「匿名者Q」——一個難以預測的匿名運動,它表現在生活在你我中間的公民身上,其中許多人受到傷害、心懷恐懼,渴望糾正「深層政府」高層的錯誤。 某種程度上,「匿名者Q」運動勢頭強勁,其目標是釋放弗林將軍、支持川普,將行事如獨裁者的全球主義者趕出美國,並拯救憲法。艾森豪威爾和約翰‧F.肯尼迪曾試圖這樣做,但沒有成功。然而,這些匿名者和憲政主義者們沒有理解,FBI自1950、60年代以來就輸掉了戰鬥,因此在兩代人之後,那些上任主導FBI的人所接受的教育,來自一個被蘇聯間諜滲透的系統,這些間諜通過好萊塢、教育和大公司植入了一個50年計劃,以圖消除「家庭核心」。如果我們把時間倒轉50年,今天的保守派也會被FBI視為共產主義者和馬克思主義者。這就是為什麼「匿名者Q」運動註定不會全勝,因為美國的思想、文化和精神領域都已被佔領。另外,使用骷髏頭和青蛙的心理戰也不會成功,特別是如果「數碼戰士」(Digital Soldiers)不在各方面都體現出道德高尚的品格的話。 我在這裡並不是在頌揚1940年代,那個年代存在的種族主義和性別歧視是無法開脫的。(這些現象不僅存在於美國,也存在於所有種族和國家中。)然而,有時人們試圖實現絕對平等、將一切歸咎於宗教,這就走向極端了。15年前的自由主義者,他們在提倡並爭取種族、性別和性取向的平等權利時,不會想到今天的小孩子會在社交媒體、學校的舞蹈中進行性化的展示,或在這麼小的年紀就被性化,且FBI的頭領還允許這種打著教育幌子的性剝削。這就說明,即使是那個年代的自由主義者,也被後人看作是老派保守主義者。一方越是為了反對宗教、家庭或滿足其對宗教或道德的仇恨而走極端,就會變成越加極端。因為它想反對宗教的一切教義,即使很多教義都是符合文化或科學倫理的,是基於道德的。強暴一個人,要麼通過強力,要麼通過文化和教育來強暴人們的頭腦。漸漸地,對任何事物的接受和正當化都會成為常態。現在回來說Q的成形。 創建Q的幾位軍人,他們當時沒有與弗林將軍接觸,而是出於自己的意願,以心理戰為手段來抗擊媒體的虛假信息,這些信息被情報人員和左翼專家學者們用來打倒弗林、以圖最終打倒川普總統。他們的運動擴展為全球性的,同時自身也增加了很多特質,某種程度上誇大了對左派的一些指責,以此來對抗進步派人士對川普的指責。就媒體來說,其對川普的許多指控,即使部分屬實、確有其事,他們出於收視率或政治鬥爭的考慮,也會故意提升指控的嚴重性。 事實上,Q的頭銜是由Q運動以動態方式投射到弗林將軍身上的,是故意為之,因果顯明。這不是弗林將軍所為。他沒有自命為Q,而是在社交媒體的大潮中,當這個角色與他自己的「數碼戰士」運動相交叉時,他承擔起了這個角色。你就明白,這並沒有計劃成一場現實中的軍事行動,而是一場信息戰,是為了對抗主流媒體和情報機構的偏頗。如果這是要成為使用暴力的實際行動,那它本會以不一樣的方式進行。事實上,所有關於用軍隊來對付深層政府的炒作,使得政治寡頭、奧巴馬、克林頓等人不僅可以更好地反擊該運動,而且可以把保守派或憲政派從軍隊中清除出去。由此製造了更多的摩擦、極端主義和不信任。這裡的問題是,極端分子不只存在於右派,也存在於左派。 在某些時候,弗林將軍通過推特上的聯繫人成為一個受尊敬的人物,因為任何人在任何時候都可以成為Q,當他在推特上做出一個決定時,在社交媒體的生態系統中,他被有意無意地以一種動態的方式作為Q來追隨。這意味著,如果他發表或宣導什麼內容,控制內容的主力「數碼戰士」們就會代表Q來行事。實際上,這在推特的數碼層面上有三個主要層次。 1. 被稱為「匿名者」的數碼戰士們對誰是Q或誰在運作他們所認為的行動一無所知。這些人曾達數千萬之多。其中有些是播客和YouTuber。 2. 數碼網絡、播客和YouTuber在幕後合作,來獲得「Q drops」(Q的隻言片語)並營運基礎設施。其中一些人賺了很多錢,他們幾乎都與保守派媒體或其記者有密切聯繫。(自由派的)「匿名者」(Anonymous)及其它與自由派有聯繫的社交網絡也是如此。 3. 第三個群組是由真正的軍人組成的精英小組,他們不是為了賺錢,而是以一種委婉而有組織的方式來影射弗林將軍是Q,但從未點名他是Q。他們管理賬戶的方式像軍隊一樣劃一,井然有序。這群人與前兩個群組融合在一起,並在某些時候通過影響力或完全不知曉他們身分的主要播客,與弗林的推特賬戶相連。 我所說的「相連」,是指在利用戰略戰術的動態信息戰中,某種程度上將他定位為Q。然而,這與媒體或推特大戶們並無太大區別,後者為了自己的目標也以同樣的運作方式來操縱大眾。無論保守派、自由派都是如此。左右兩派很多電台脫口秀主持人所採取的策略是一樣的。 利用這三群人之間的關聯,推特、臉書和谷歌關停了一批賬號。他們認為,弗林將軍在意識到Q的頭銜可能不同程度地投射到了他身上之後,於2020年下半年的某個時間點,利用這種勢頭作為社交媒體工具來擴大對保守派的支持,即使這是在他的潛意識層面完成的。話是這樣說,自由派的精英們,包括傑克‧多西和許多反川的大推特賬戶,也宣揚、轉發反川反Q的匿名賬戶的內容。從本質上說,進步派人士不僅控制著這些平台,甚至還有自己版本的Q。所不同的是,真正的Q群體主要由那些自稱基督徒的人組成。基本上,從一開始,這就是一場基督徒與那些不希望有宗教信仰者執政的人之間的戰爭。在自由派看來,他們已經受夠了要把聖經預言推向前台的中東戰爭;而在保守派的心目中,他們可能主要是想維持憲法和自由不受政治寡頭們的影響。這真的是一個巨大的混亂。雙方都在不同程度上討厭對方的特質。這對世人來說很危險。仇恨只會帶來毀滅。 弗林將軍能否或應否被起訴或被送上軍事法庭? 不能,也不應該。因為他沒有創造Q,只是將它用於社交媒體運作從而放大了其效應。此外,在某一時刻,Q可以是一個人,是所有人,是一個集體,代表神,什麼都不代表,作為心理戰,或是作為一個故事的敘事。我們需要看看自由派領袖們做錯了什麼,讓社會變成絕望的局面,讓匿名者運動發展成一個保守派或宗教的分部;而宗教人士又做錯了什麼,讓自由主義者如此痛恨他們。在接受Stew Peters的採訪時,我透露Flynn將軍是Q,言語間對他和Q的一些機制過於苛刻,而甚少談及其在宣導對抗人口販賣、弘揚憲法和基於覺醒的自由等方面發揮的積極作用。然而,當我稱他為Q時,很多人卻誤解了。Q的頭銜,是在該運動的發展演變中投射到弗林將軍身上的。然而從一開始,創造心理戰術的軍人們就是帶著弗林將軍是Q、Q+是川普的想法來創造這種戰術的。從本質上講,是公眾在決定誰是Q,而不是相反。 在這篇文章中,我解釋了我說他是Q的意思。事實上,我就弗林將軍和Q在社交媒體上的大戶剽竊、審查我所發佈情報方面的共犯行為,提出了非常嚴厲的批評。但我總體上是在說那些自稱的保守派學者、電台脫口秀主持人、播客、媒體和社交媒體大賬戶,他們聲稱是愛國者,宣傳他們有信仰或代表善的一方。大家都知道,我從2019年到2020年初四處奔波發佈情報,預警生物武器即將從中國被釋出,並借助AI技術引發大重置,從而使人類進入「超人類主義」(transhumanism)時代。我在採訪、報告、視頻、紀錄片和書籍中詳細解釋了這一切,及其發生的時間。事實是,在生物武器釋出之前,關於生物武器和大重置的論述被送交自由派和保守派的新聞機構,交給了所有人,包括川普政府,還有與左派合作的CIA局長(他帶給了軍方),也交給了每一位推特大戶、專家和播客。 《華爾街日報》不僅獲悉了實驗室的情況,也一直在密切關注我們;各大廣播脫口秀主持人、媒體和大國領袖也是一樣。許多播客、廣播節目主持人、新聞機構、社交媒體大戶和政府人員不予報道/報告,還審查封殺,過後又裝作他們全都知道的樣子,開始剽竊、獲得訂閱者、捐款和賺錢,並在事情不如他們所願時,就封殺和剽竊問題發出呼籲。而這些正是他們自己對我做的事,致使世人無法迅速了解武漢實驗室與大重置,從而防止對全世界造成哪怕是最小的損害,也無法防止未來20年內繼續引發「滅絕級」事件的連鎖反應。以古人的準則來看,他們損了「德」,我則獲得了他們得不到的東西。然而,他們的行為傷害了世界,造成了重大問題。當別人看了你的情報或敘述,並指派他人或與他人合作來賺取名利或成為權威,他們不僅搞砸事情,這也是一種偷竊。這就是電台脫口秀主持人、媒體、記者、播客、學者、承包商、作家和所謂專家總是在做的事——他們偷成果、搞剽竊、傷害大眾,由此也以一種看不見的方式傷害他們自己。讓我問你,如果你有一個訓練了20年的拳手即將上場比賽,而你偷了他的衣服給了別人,你這場賽事會怎樣?你會輸掉。 事實是,當我向左派提出有關中共生物武器、AI、大重置的說法時,他們視之為瘋狂、種族主義和陰謀論。保守派也視之為瘋狂,但後來許多人開始竊取有關說法,以賺取金錢、名聲、權力,並封殺我和AI組織。無論是保守派還是自由派,沒有一家新聞機構、其總裁或主編不知道,我們發出了有關來自中國的生物武器,以及2019、2020年AI大重置的警告與情報。這些媒體裡面的好人想要報導,仍想秉持贖罪和道德的原則加以彌補,然而,一些高層利用權力,出於面子和妒嫉心理,讓他們無法做正確的事情。因此,這些高層一點點失去了他們的福德,或者說他們的好運氣。因為正是他們對權力的渴求與妒嫉造成了今天世界的局面,人類有史以來就是這樣。因此,他們忍不住要做壞事,並找借口來掩蓋他們的所作所為。他們通過心理戰術,利用他們的記者來封殺我,不放過那些想通過我對AI、生物武器、大重置、中共、UFO的說法給我帶來媒體關注度的播客、名人和任何一位政治家。其做法是,他們手下的記者甚至沒有意識到發生了什麼。他們利用施加影響力的行動來轉移視線、混淆視聽,命令從主編那裡下達,讓整個新聞機構蒙在鼓裡。在一些媒體機構,這是由高級記者完成,連員工們都不知道媒體在做這樣的事情。 在我提出的關於AI、中共、生物武器、UFO等一切都變成現實之後,許多新聞機構的總裁和總編輯繼續利用他們的記者和幕後人脈,不斷進行剽竊封殺,目的是為了獲得權力和更多的東西。他們這樣做不僅僅是為了賺錢或出名,而是為了掩蓋他們沒報導生物武器和大重置——因為他們那時在剽竊和封殺。我們的一舉一動,他們都試圖壓制,討好和影響川普政府,並操縱公眾。有些是美國東北部的華人利用白人為幌子,來操縱其他白人封殺我的預警,以謀取權力。這樣一來公眾就不知是中國人在背後搞鬼。儘管AI組織有許多中國人在此工作多年,他們仍為了權力而這樣做。還有一些是美國人,自認是行耶穌之事的天選之人、他們最了解情況。當然,左派的大科技公司精英和政客們也不希望這些東西傳出去,因為在我針對大科技公司、谷歌、臉書、中共的集體訴訟中,我就中共的生物武器、AI超人類主義、審查制度和即將到來的戰爭向世界發出預警。精英們和許多公司在向中國轉讓用於群體滅絕的技術方面構成過失犯罪。我在訴訟書中所披露的一切都成了現實。 谷歌的埃里克‧施密特通過閱讀我的書、觀看訪談學到了很多東西,之後將我對AI、中國、量子技術、人權、群體滅絕的論點帶給了國會、五角大樓負責人和拜登政府。從本質上講這是件好事,然而這是另一種形式的剽竊。他是否因我把他的名字列入了反人類罪的聯邦訴訟,而怯於聯繫我進行討論? 為什麼他們關停了川普的推特、臉書和YouTube賬戶? 根據我的分析和情報,川普總統的推特、臉書和YouTube賬戶被關停,是因為他們相信,或者認為,弗林將軍正在他們的平台上運作Q行動,而川普會加以利用,引發內戰。這種說法被提供給了情報機構,這些機構已將匿名者Q標記為可能推翻政府或製造恐怖主義的運動,儘管在1月6日之前其運動主要是在數碼層面、是和平的。如果他們不進行封殺,允許川普有更多的發言空間,並且不針對他、不將情報組織武器化,匿名者Q或民兵就不會成為問題。事實上,弗林將軍並沒有管理整個Q數碼網絡,相反,他宣導推文,並將匿名者Q連同他的「數碼戰士」一起推廣,並在某些時候在動態意義上成為Q,而不是被賦予這個頭銜或自己接受這個頭銜。因為,基於匿名者的流動性和動態過程,任何人都可以成為Q。因此,是民眾在不同程度上以一種無意識的方式指定他為操作者,並沒有經過商定。實質上,當左派的人在為其「匿名者」(Anonymous)及安提法(Antifa)揚聲之時,他們也成了Q的一部分,或者說是他們版本的Q。來自左派和右派的危險是同樣的。至於弗林將軍的角色,他只是參與了社交媒體活動。 然而,川普總統並沒有參與其中,他只是「轉推」他想擴大影響的賬戶,以戲弄或轉移那些正對他窮追不捨的主流媒體的注意力。從本質上講,這是對低智商媒體記者「獵鵝行動」的一種放大,如同這些記者有時看一些低智商匿名者Q賬戶那樣,這些匿名者自己也參與到了心理戰當中。你可以說這是一場戲,或者說是動物園裡的奇觀。一位總統不得不求助於轉發這樣的賬戶,這一事實告訴你,媒體對他有偏見、被武器化來攻擊他,而他沒有什麼通信能力。這就告訴你,總統從來沒有控制權,而是由企業和情報機構操縱著低智商的媒體記者和主編來控制國家。拿川普來說,他不想要被控制,想把美國從全球科技獨裁中拯救出來,並把美國帶回到作為憲政共和國的制衡體系中。 2020年大選審計:如果審計未完成、未公佈,會發生內戰還是恐怖活動? 我堅信,精英階層中的一些人、我們的政客及情報機構中行為不端的人想把弗林將軍定為Q、川普定為Q+,正如將這兩個角色投射在他們兩人身上的追隨者們所說。他們有意無意想做到這一點,以叫停對大選的完整審計,或通過提出指控、利用媒體以恐怖主義為幌子製造混亂,來減少審計結果的曝光。其一,如果弗林將軍及其網絡想要像恐怖分子一樣行事,或想強行奪回政府,他們就不會做審計,而是會付諸行動。其二,你不能因為弗林將軍的社交媒體活動就責備他,就像你不能責備那些進步派人士利用影響力服務於他們一方。其三,如果他們繼續追擊川普及其同僚,假如他們真的得手,就會為「愛國者或極端分子」留下一個真空地帶,促使這些人訴諸暴力。事實上,讓川普和弗林將軍擔任領袖,會減少未來發生的暴力,正如人們所說。 我相信,如果司法部、拜登政府、FBI、國家安全局(NSA)和媒體不允許完成大選投票審計,讓每個人看到是否存在欺詐以及欺詐的程度,那麼可能會發生內戰,或者至少會發生50~200宗類似蒂莫西‧麥克維(Timothy Mcveigh,譯註:1995年4月19日奧克拉荷馬城爆炸策劃者)的事件。他們不會是匿名者Q,而是那些沒有被NSA、FBI或社交媒體公司追蹤到的、與弗林將軍或其他人無關的普通人。這些事件將使整個美國如同戰區,破壞軍方穩定,甚至軍方也無法控制,除非他們動用軍隊的全部力量對付民眾。如果他們這樣做了,中共就將統治世界,美國將不復存在。在某個時機,軍隊會被與大科技公司有聯繫的狂熱分子接管,並造成混亂,使得美國看起來像個第三世界國家。 FBI、NSA、CIA、五角大樓和拜登政府認為他們已經控制了局面。而我說,這種局面任何人都將無法控制,到那時,言論或媒體都無助於平息局勢。美國會有很多小的區域像戰區一樣。 當我警告武漢生物武器或大重置時,沒有多少人聽,或給我一個發言的平台。如果他們不聽或不贊同我在這裡提出的建議,我就會再次言中。而這場動盪對於自由派精英和美國情報界內部的所有人也將不利。如果沒有選舉欺詐,那就讓我們看看;如果有欺詐,我們也要看看。讓審計繼續吧,讓弗林將軍和身邊的人安安靜靜解決選舉公正性的問題以保障國家安全、提高透明度…… 請廣傳這篇文章(國家安全諮詢報告)。我還要披露一件事。我在2019年的預警中說,我發現了在生物武器釋出和大重置之後20年裡,針對大部分人類的分階段滅絕性編碼。現在我想說,在未來20年發生的眾多事件中,數十億人留不下來的概率在99%,而其原因都與人的品德、倫理道德有關。因為即使是最有宗教信仰的人,或你認為是好人的人,也沒有達到延續生命所需的道德標準。我不認為未來我會發佈更多預測,我也不會試圖改變歷史進程,因為拯救世界不是我的工作。地球上有70億人,當媒體中人不報導、不支持時,這就反映出了一種分階段毀滅模式。 塞瑞斯‧A.帕薩(Cyrus A. Parsa),AI組織,預警了武漢生物武器、大重置和其它大事的傢伙…

专家推荐

塞瑞斯,你对中国(中共)和AI生物安全的调查分析很天才,会改变历史进程。我把你的报告带给了军方。(2019年7月)

前CIA秘密行动主管

塞瑞斯,你对于人工智能对人类的威胁以及中共与科技巨头们互联关系的研究、调查和分析很天才,值得获得情报界、媒体和各界人士的支持。《人工智能:人类危局》很有深度。

迈克尔·库珀(Michael J. Cooper)

美国特勤局,特别专案组

塞瑞斯,我不认为世界上有人研究过1000家人工智能公司并得出过这样的分析结论,即中共和西方科技公司之间的互联,结合着人脸识别、生物识别、无人机、机器人、5G、生物工程、通用人工智能(AGI)和数字量子AI大脑,可使中共和超人工智能对世上大多数人进行社会工程、奴役、甚或消灭他们。你的书不可思议,你的许多发现令人惊叹。(2019年8月15日)

埃里克·G.弗罗斯特(Eric G. Frost)博士

美国首个跨学科国土安全学程联席主任

《大重置:科技巨头精英与世人如何能被中共或AI奴役》

促使五角大楼行动的一本书

《人工智能:人类危局》

《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亚马逊网站2020年AI与机器人技术类第一畅销书

中国和大型科技公司在5G和即将引入的6G网络上使用量子AI数字大脑技术,以此威胁着世人,这些网络可形成一种源自个人生物识别数据的超人工智能。

[email protected]

1-805-996-01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