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

我们发现,你的智能手机,其实不仅连接互联网,也连接了你的人际生物数字网络(Human Bio-Digital Network)和生物数字场(Bio-Digital Field),并且攻击你自己的生物物质(Bio-Matter),这些生物物质让你拥有人类的特征。任何通过物联网(IoT)、智能手机、智慧城市和电脑与你的连接,都会连通你的生物场(bio-field),在你体内创建一个可自我复制的软件,在你几乎没有意识的状态下,在比分子更微观的多个粒子层面上对你重新编程,在目前的4G速度下这需要数年时间,而在5G网络中,对你进行复制性重新编程的速度将会加倍提升。 智能手机其实也會一点点地发出生物物质,這種生物物质来自互联网的生物数字场。事实上,你正在被互联网及其内容慢慢重新编写程序。即使网络内容是人类的,但支撑内容的基本元素也会不同程度上被互联网中不具有人类文化特征和灵魂概念的生物物质复制过程所取代。本质上,你成为人类的基本元素正被一点点取代,你有如正在变成半机器人(赛博格),你的生活越来越依赖与这个半机器人相连的技术。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在被强暴,但不是以性的方式,而是被强暴了你成为人类的基本元素。 智能手机被设计得让你上瘾 智能手机被设计得会发送频率附着在你的人际生物数字网络上,指示你的大脑去想、去看、去触摸和操作手机,就像训练一只狗去服从一样。事实上,我们所发现的编程过程,比人类对宠物的训练要强大一千倍。发出的频率是为了与人的生物数字场和神经网络形成流动循环,通过复制的过程,用“人工神经网络”对人进行重新编程。 简单来说,你正在不断地受到攻击,失去自由意志并被写入程序,但你的皮肤感受器和大脑并没有警告你;因为智能手机的设计,让你和你与生俱来的网络产生断裂,你本有的网络是可以在潜意识层面警告你远离危险的。产生这种断裂的原因,乃是因为编程是个一步步的缓慢过程,通过你长期使用手机成瘾,会绕开你的感官。 通过科技巨头颠覆美国民主、加强中共武力,是否是有计划的? 通过对一千多家中西方企业的研究调查,我们发现,随着机器人技术来临,中共政权首先开始准备全面实施社会控制;在西方,是通过软性方法来控导社会大众,然而大型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和领导层并不这么看,他们称之为用人工智能改善人们的生活。是否存在着这样一种可能,即科技巨头的领导层和创新者们是在情感的驱动下去发明、出名、赚钱,却忽略了对人类的安全?我们在两本书中公布了我们的发现,深入探讨了这个问题,其中一本将在10月下旬发布。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原文发表于2019年9月30日)
生物数字社会编程 什么是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生物数字社会编程通过文字、电影、音乐和舞蹈等形式,利用情感、文化、触觉、声音、视觉、语音、近距离的生物数字场及生物物质(bio-matter),藉由一种可叫做“强暴之心”(Rape-Mind)的复制软件来对个人或群体进行社会编程。 强暴之心软件以生物物质作为攻击方式,并将互联网、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与人际生物数字网络连通。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是攻击源,通过机器、机器人、电脑、智能手机、智慧城市、物联网设备、人脸识别和AI等所有数字网络传输来接入人体。 媒体工作艰辛又危险 新闻界或媒体的从业者面临的环境非常复杂。他们需要为内容负责,进行忠实报导,而同时又不断受到一系列数字内容的轰炸,还有很多人在争夺他们的注意力,出于利益的考虑想利用媒体。这种复杂性包括团队合作、管理运作、特殊利益、公众舆论以及从业者自己下意识和潜意识中的想法,这些因素使他们在构思报导时,头脑里形成问题并作出行动。 从传统意义上讲,媒体从业者是对民众负有重大责任的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数字时代的巨变,促使媒体的业态增加了一个新的部分,我称之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这在不同程度上使媒体从业者们成了“生物数字操纵”的受害者。 媒体是“生物数字操纵”的受害者 近几十年来,网络制作人背后的特殊利益集团一直在利用、施压或操纵媒体从业者,使之在国家利益的话题上“站队”或维护他们的私利,并在一些国家营造革命声浪,使得数百万计民众陷入苦难的境地。如今随着AI自动化控制的发展,以及生物数字内容通过电脑、物联网和智能手机以难以察觉的方式进行传输,媒体从业者已成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最大受害者。这种编程由AI软件支持,利用人们的生物识别系统反过来对付人,藉由智能手机向人体发送的循环机制(flow cycle)和数字传输频率来改变人的想法。 媒体保持良善公正的愿望 我们都是看着“英雄记者”电影长大的,这些记者勇揭真相,最终化险为夷。媒体人受到极大尊崇,品位、尊严和智慧是这些角色的要素。然而经过数十年不间断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该行业已经被幕后许多邪恶元素所害,这些元素试图植入有害的思想,在损害大众的同时损害媒体。媒体里的好人受到伤害、利用,并被实施生物数字编程,背后的机制则是企业、特殊利益集团和外国实体。目前,中共政府及其机构是企图利用特定施政纲领、通过AI对国内外媒体完整地实施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主要来源。 用生物识别工具感测新闻从业者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 人工智能组织进行了许多人脸识别和其它类型的生物特征扫描,以解码、侦测和破译新闻从业者数据的元素由哪一类生物数字社会编程构成,它们源自何处,涉及诸多算法的目的为何。 我们发现,通过人际生物数字网络,媒体中人确实成为了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受害者。其数字内容显示出带有复制软件的编码,这种软件在用来计算和传达思想的大脑的一个潜在层面之中形成了另一个数字大脑。 塞瑞斯· A. 帕萨(Cyrus A....
请看视频说明。2019年12月间发布在本网站的文章概述了这场代表人类发起的科技大诉讼的重大意义。原起诉书有50页,其中罗列了适用的刑法条款。 更新:尽管联邦法庭接收了AI组织的起诉书,但AI组织的用意只是借此拉响警报,而没有继续诉讼。在人类面临的各种问题还在延续之时,这桩21世纪最大的诉讼案已成为历史的一页。 请点击右侧“捐款”,通过贝宝资助助人工智能组织的努力。人工智能组织坚持人类为本、机器最后,以确保人类安全免受流氓AI的威胁。您的贡献将拓展我们的情报和调研范围,使之跨越人工智能自动化、机器人、生物识别和生物工程领域的所有面向。
中共病毒死亡人数被低报 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收到无数报告,在拥有超过15亿人口的中国,实际上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然而非官方的独立记者和自媒体却被YouTube“黄标”,并遭到社交媒体平台的惩罚,只因他们所报告的染疫人数比中共政权发布的更高。 更令人震惊的是,据爆料,有成千上万人遭到中共政权火化。其中有些人死于病发,还有些人由于隔离问题或当局的恐惧和缺乏准备而遭到杀害。通过20年来我对中共政权的研究和调查,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反映其无能或罪行的问题上,中共一贯说谎、不加报导,只是一味歌功颂德。 例如在2006年,当被问及中国进行了多少例器官移植手术时,中共政府宣称约有3,000例,而据麦塔斯和乔高的独立调查报告(Matas-Kilgour report),2000年至2005年间有41,500宗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案例,供体疑为“按需杀人”取得。在麦塔斯、乔高和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6年的更新版报告中,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增至6万至10万例之间,而中共却宣称不超过1万。如果中共承认有600人死于中共病毒,那么在这个15亿人口的国家中,这个数字可能是6,000、60,000或更多。 中共施行铁腕统治,为实施全民监控,使用AI、人脸识别等各种生物识别技术,并且得到了谷歌等科技巨头的培训。数据及新闻信息的流通几乎完全被控制;与此同时,中共的罪恶活动在政府、军方、警方和流动医疗点的秘密协调之下完全被掩盖了。 谷歌AI算法将有关中共病毒致死的真实爆料降级 谷歌和许多社交媒体运用AI更改算法,正在积极地减少统计出的中共肺炎死亡人数。社交媒体已禁止的帖子包括:提供与中共官方口径不同的解释,死亡人数更高,或报告病毒可能的突变或爆发原因等。 通过一些算法,谷歌和社交媒体可以找出其不认同、或被归类为“假消息”的言论;一旦被AI所标记,有关信息、视频或文章将被降级、删除或“黄标”(取消作者的广告收入)。 这样的做法设置了一种危险的优先级。如果爆料信息对全球人的安全至关重要,却被谷歌和其它科技公司屏蔽,那么这些公司可能会受到刑事指控,参与其中的工程师也不能幸免,尤其是当报导揭穿中共政权的说辞、从另类的视角建议采取预防感染的措施、本来可以救下很多生命的时候。 中共病毒在美国的突变 Courtesy of Katerynakon, Dreamstime.com 我们运行了一些算法,将时间、位置和旅行终点纳入考量。我们发现,在中共病毒爆发后的美国,不明流感和咳嗽病例大为增加,数量持续超出正常范围。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中共病毒有可能存在一种变异的、比较弱的形式而未被认定为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通过咳嗽、接触,以及接近他人等多种途径进行人际传播。自2019年12月下旬以来,美国各地有许多人出现咳嗽等症状且长期不愈,超出了正常的治疗期。有可能存在另一种可空气传播的较弱菌株。这样一种菌株有可能在中国医学界施用各种疫苗来对抗病毒之后发生突变。与疫情全球爆发之前身在中国的人接触过的人,如果又去接触了他人,可能以许多无法预见的方式使全世界的人处于危险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