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

中共病毒死亡人数被低报 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收到无数报告,在拥有超过15亿人口的中国,实际上有数以百万计的人感染了中共病毒(武汉肺炎),然而非官方的独立记者和自媒体却被YouTube“黄标”,并遭到社交媒体平台的惩罚,只因他们所报告的染疫人数比中共政权发布的更高。 更令人震惊的是,据爆料,有成千上万人遭到中共政权火化。其中有些人死于病发,还有些人由于隔离问题或当局的恐惧和缺乏准备而遭到杀害。通过20年来我对中共政权的研究和调查,有一点可以肯定,在反映其无能或罪行的问题上,中共一贯说谎、不加报导,只是一味歌功颂德。 例如在2006年,当被问及中国进行了多少例器官移植手术时,中共政府宣称约有3,000例,而据麦塔斯和乔高的独立调查报告(Matas-Kilgour report),2000年至2005年间有41,500宗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案例,供体疑为“按需杀人”取得。在麦塔斯、乔高和葛特曼(Ethan Gutmann)2016年的更新版报告中,中国每年的器官移植数量增至6万至10万例之间,而中共却宣称不超过1万。如果中共承认有600人死于中共病毒,那么在这个15亿人口的国家中,这个数字可能是6,000、60,000或更多。 中共施行铁腕统治,为实施全民监控,使用AI、人脸识别等各种生物识别技术,并且得到了谷歌等科技巨头的培训。数据及新闻信息的流通几乎完全被控制;与此同时,中共的罪恶活动在政府、军方、警方和流动医疗点的秘密协调之下完全被掩盖了。 谷歌AI算法将有关中共病毒致死的真实爆料降级 谷歌和许多社交媒体运用AI更改算法,正在积极地减少统计出的中共肺炎死亡人数。社交媒体已禁止的帖子包括:提供与中共官方口径不同的解释,死亡人数更高,或报告病毒可能的突变或爆发原因等。 通过一些算法,谷歌和社交媒体可以找出其不认同、或被归类为“假消息”的言论;一旦被AI所标记,有关信息、视频或文章将被降级、删除或“黄标”(取消作者的广告收入)。 这样的做法设置了一种危险的优先级。如果爆料信息对全球人的安全至关重要,却被谷歌和其它科技公司屏蔽,那么这些公司可能会受到刑事指控,参与其中的工程师也不能幸免,尤其是当报导揭穿中共政权的说辞、从另类的视角建议采取预防感染的措施、本来可以救下很多生命的时候。 中共病毒在美国的突变 Courtesy of Katerynakon, Dreamstime.com 我们运行了一些算法,将时间、位置和旅行终点纳入考量。我们发现,在中共病毒爆发后的美国,不明流感和咳嗽病例大为增加,数量持续超出正常范围。在美国和世界范围内,中共病毒有可能存在一种变异的、比较弱的形式而未被认定为中共病毒。 中共病毒通过咳嗽、接触,以及接近他人等多种途径进行人际传播。自2019年12月下旬以来,美国各地有许多人出现咳嗽等症状且长期不愈,超出了正常的治疗期。有可能存在另一种可空气传播的较弱菌株。这样一种菌株有可能在中国医学界施用各种疫苗来对抗病毒之后发生突变。与疫情全球爆发之前身在中国的人接触过的人,如果又去接触了他人,可能以许多无法预见的方式使全世界的人处于危险之中。
如今,西方技术巨头研发的人工智能(AI)相关技术,在全世界范围内得到广泛应用,包括人脸识别、生物识别技术、无人机、智能手机、智慧城市、物联网(IoT)、虚拟现实(VR)、混合现实(MR)、5G、机器人技术、模控学等等。这些技术与美国、中共、西方大型科技公司之间有着怎样的关联? 《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探讨人工智能给人类已带来、正带来以及将会带来的种种威胁,其中包括借助AI“生物数字社会编程”来控制人、使之失去自由思想的技术;也涉及用于暗杀的“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以及我们如何在2019年春向特朗普政府秘密提交了有关报告。 书中谈到了包括华为、脸书、旷视科技和谷歌等在内的五十多家企业或研究机构及其与中共的关联,深入阐释中共将AI、生物识别和机器人技术武器化的目标,以及AI对特朗普政府发起的攻击。 中共正在通过与西方AI和大型科技公司的合作在国际上收购资产,被购并的企业已将全球60余亿人的生物特征信息编目,连通着中共军方、公安、国安机构、学术界、政府与私营部门。根据我们2018年12月研究得出的结论,本书将展示中共军方和企业所掌握的100多种新的AI武器化功用,其中有一些从未公开。 通过“AI大脑”操作系统、深度学习和机器学习,中共政权正与一些西方技术公司一起,通过华为5G网络的全球布局,致力打通所有国家、所有领域的基础设施,以部署AI和机器人技术。凭借人物锁定系统,共产极权可以监控、追踪、控制和杀戮人群,如不及时加以遏止,它将能够凭借奥威尔式的监控主宰世界,达到奴役人类的目的。实际上我们发现,中共正在利用AI和生物识别技术进行猎捕、扩大集中营、活摘器官和进行人体实验。 它们染指了所有运用语音、声音、触控和动作侦测产品的AI系统和生物识别资料,这些产品一旦开发,便可以通过智能手机、物联网、无人机、无人驾驶汽车、智慧城市、全息图、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连通人际生物数字网络。这些发现和分析,来自于对大约500家中国AI和生物识别公司以及西方世界600多家AI和科技公司的研究调查。 此外,本书也将介绍半机器人(赛博格)和超级人工智能,超级智能的形成过程,以及它如何植根于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并将该网络与互联网和人际生物数字网络三者互联,运行其间而逃脱侦测。我们追踪到了多起隐匿的AI运行,获得的发现令人震惊:在连接到所有平台的单一纲领之下,我们发现了“灭绝性编码”。 通过追踪AI,我们也发现了一个通过复制软件对人进行“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过程,该软件运用生物场和生物物质,通过互联网、智能电话、物联网设备、应用程序和传媒将人体与机器互联。 书中披露了我们对1000位顶尖科技公司的首席执行官、高级工程师以及1,000余位新闻工作者的脸部、语音等生物识别资料进行分析的结果。我们运用多种人体侦测仪器来解码构成他们思想的基本元素,发现他们已被执行编程;他们思想的形成,被“AI自动化”及其与互联网、单一AI纲领、中共和西方科技巨头的互联所牵引着。 总之,本书将以简单的方式带您了解什么是人工智能,以浅显的语言一步步引导普通读者理解一些非常难懂的概念。每个人都拥有大脑,拥有深入思考的能力,从中可以洞见世界如何才能更加安全地向着好的方向转变。 人工智能组织希望普通读者都能来了解人工智能、机器人技术和5G时代所带来的危险以及积极的一面。我们也希望科学家和大型科技公司退后一步,以更负责任的方式、采用一种涵盖所有可能性的算法来思考AI的创新,以护卫人类安全。我们将在本书中讨论需要进行何种风险管理、这种理想算法的组成要素,以及如何在文化视野中看待人工智能。 这本关于人工智能的书旨在维护人类的福祉,我们希望它能受到所有人的欢迎,无论您是自由主义者、保守主义者、有宗教信仰者、无神论者、政府机构人员、媒体人,还是从事您热爱的专业研究的科学家。 身为人类,如果你关心家人的话,那么你必须阅读本书,以了解什么是“生物数字社会编程”,它如何通过人际生物数字网络以及即将到来的AI自动化机器人技术来执行。由于中共的存在,世界正处于危局之中。我们必须拥有知识,以获得行动的智慧。 致读者 本书是历时数千小时的调研分析的结晶。我们扫描了10万余张图像,尽可能简单地让有些理念在书中获得最佳的视觉呈现,同时也将10万多页笔记压缩到了200多页的篇幅中。 本书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已将同年8月24日出版的《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一书的绝大部分内容收入其中。 书中包含非常敏感的情报。为了保护我们的消息来源及其家人的安全,我们未披露他们的姓名。此外,本书只提到为数不多的中西企业的名称,因为我们不想伤害任何个人或企业,只想曝光正在发生的事情以保护人类。 我们的目标是将问题、将严重危险展现出来,促使人们协力拯救我们的世界,以免被我们的科学家、工程师、大型科技公司、中共和各国政府带入险地。我们保有对所有个人、国家和全人类的尊重。 在AMAZON购买Kindle中文版。 https://www.amazon.com/dp/B08DF8SJ9Q/ref=sr_1_5?crid=2STJBRKW5WLH0 (《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于2019年10月20日英文版出版。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10月23日。)
我们发现,你的智能手机,其实不仅连接互联网,也连接了你的人际生物数字网络(Human Bio-Digital Network)和生物数字场(Bio-Digital Field),并且攻击你自己的生物物质(Bio-Matter),这些生物物质让你拥有人类的特征。任何通过物联网(IoT)、智能手机、智慧城市和电脑与你的连接,都会连通你的生物场(bio-field),在你体内创建一个可自我复制的软件,在你几乎没有意识的状态下,在比分子更微观的多个粒子层面上对你重新编程,在目前的4G速度下这需要数年时间,而在5G网络中,对你进行复制性重新编程的速度将会加倍提升。 智能手机其实也會一点点地发出生物物质,這種生物物质来自互联网的生物数字场。事实上,你正在被互联网及其内容慢慢重新编写程序。即使网络内容是人类的,但支撑内容的基本元素也会不同程度上被互联网中不具有人类文化特征和灵魂概念的生物物质复制过程所取代。本质上,你成为人类的基本元素正被一点点取代,你有如正在变成半机器人(赛博格),你的生活越来越依赖与这个半机器人相连的技术。 从某种意义上说,你在被强暴,但不是以性的方式,而是被强暴了你成为人类的基本元素。 智能手机被设计得让你上瘾 智能手机被设计得会发送频率附着在你的人际生物数字网络上,指示你的大脑去想、去看、去触摸和操作手机,就像训练一只狗去服从一样。事实上,我们所发现的编程过程,比人类对宠物的训练要强大一千倍。发出的频率是为了与人的生物数字场和神经网络形成流动循环,通过复制的过程,用“人工神经网络”对人进行重新编程。 简单来说,你正在不断地受到攻击,失去自由意志并被写入程序,但你的皮肤感受器和大脑并没有警告你;因为智能手机的设计,让你和你与生俱来的网络产生断裂,你本有的网络是可以在潜意识层面警告你远离危险的。产生这种断裂的原因,乃是因为编程是个一步步的缓慢过程,通过你长期使用手机成瘾,会绕开你的感官。 通过科技巨头颠覆美国民主、加强中共武力,是否是有计划的? 通过对一千多家中西方企业的研究调查,我们发现,随着机器人技术来临,中共政权首先开始准备全面实施社会控制;在西方,是通过软性方法来控导社会大众,然而大型科技公司的工程师和领导层并不这么看,他们称之为用人工智能改善人们的生活。是否存在着这样一种可能,即科技巨头的领导层和创新者们是在情感的驱动下去发明、出名、赚钱,却忽略了对人类的安全?我们在两本书中公布了我们的发现,深入探讨了这个问题,其中一本将在10月下旬发布。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原文发表于2019年9月30日)
生物数字社会编程 什么是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生物数字社会编程通过文字、电影、音乐和舞蹈等形式,利用情感、文化、触觉、声音、视觉、语音、近距离的生物数字场及生物物质(bio-matter),藉由一种可叫做“强暴之心”(Rape-Mind)的复制软件来对个人或群体进行社会编程。 强暴之心软件以生物物质作为攻击方式,并将互联网、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与人际生物数字网络连通。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是攻击源,通过机器、机器人、电脑、智能手机、智慧城市、物联网设备、人脸识别和AI等所有数字网络传输来接入人体。 媒体工作艰辛又危险 新闻界或媒体的从业者面临的环境非常复杂。他们需要为内容负责,进行忠实报导,而同时又不断受到一系列数字内容的轰炸,还有很多人在争夺他们的注意力,出于利益的考虑想利用媒体。这种复杂性包括团队合作、管理运作、特殊利益、公众舆论以及从业者自己下意识和潜意识中的想法,这些因素使他们在构思报导时,头脑里形成问题并作出行动。 从传统意义上讲,媒体从业者是对民众负有重大责任的受人尊敬的职业。然而,数字时代的巨变,促使媒体的业态增加了一个新的部分,我称之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这在不同程度上使媒体从业者们成了“生物数字操纵”的受害者。 媒体是“生物数字操纵”的受害者 近几十年来,网络制作人背后的特殊利益集团一直在利用、施压或操纵媒体从业者,使之在国家利益的话题上“站队”或维护他们的私利,并在一些国家营造革命声浪,使得数百万计民众陷入苦难的境地。如今随着AI自动化控制的发展,以及生物数字内容通过电脑、物联网和智能手机以难以察觉的方式进行传输,媒体从业者已成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最大受害者。这种编程由AI软件支持,利用人们的生物识别系统反过来对付人,藉由智能手机向人体发送的循环机制(flow cycle)和数字传输频率来改变人的想法。 媒体保持良善公正的愿望 我们都是看着“英雄记者”电影长大的,这些记者勇揭真相,最终化险为夷。媒体人受到极大尊崇,品位、尊严和智慧是这些角色的要素。然而经过数十年不间断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该行业已经被幕后许多邪恶元素所害,这些元素试图植入有害的思想,在损害大众的同时损害媒体。媒体里的好人受到伤害、利用,并被实施生物数字编程,背后的机制则是企业、特殊利益集团和外国实体。目前,中共政府及其机构是企图利用特定施政纲领、通过AI对国内外媒体完整地实施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主要来源。 用生物识别工具感测新闻从业者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 人工智能组织进行了许多人脸识别和其它类型的生物特征扫描,以解码、侦测和破译新闻从业者数据的元素由哪一类生物数字社会编程构成,它们源自何处,涉及诸多算法的目的为何。 我们发现,通过人际生物数字网络,媒体中人确实成为了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的受害者。其数字内容显示出带有复制软件的编码,这种软件在用来计算和传达思想的大脑的一个潜在层面之中形成了另一个数字大脑。 塞瑞斯· A. 帕萨(Cyrus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