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信仰、宗教和书籍中对UFO的描述

在苏美尔、波斯、希腊、埃及、非洲、印度、中国、日本和南北美洲的古代遗迹和文献中,都能找到关于妖魔、外星人、人兽混合体或UFO(不明飞行物)的描述,不但包括古代流传下来的《圣经》《创世记》《阿维斯坦》《薄伽梵歌》《以诺书》,也包括当代出版的《转法轮》《诸神战车》(Chariots of the Gods)等书,以及现代军工复合体的记录。据民间传说,在科技发达、人的道德却变异至极的史前时期,人类曾经灭绝。而根据所有古老的信仰,人类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造出来的,人的灵魂的来源是神圣的。古人曾把UFO称为妖魔。寰宇中的小宇宙、星体和时空维度有数万亿个而不止。这是事实。古老的正教信仰都说,我们的世界是为我们人类设计的,是为了让我们凭藉自由意志和信仰而达致醒觉,然后你就会看到真相。

量子速度:UFO入侵,在它们的时空只需2天,在我们的时空则过去百年

20世纪40年代,随着二战爆发,人类对飞碟的描写也变成天马行空起来。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被认为在思想上受到某种影响,才会受到启发而创造出在今天具有革命性的技术。军方将领将外星人描述为爬行动物,或者像灰色ET一样,四指、大眼,个头大小不一,借助手持设备和耳机、使用智能技术来操作飞行器和物联网,就像美国空军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的那样。据说,德国科学家协助提供了信息,从而催生了军工复合体、美国中情局、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以及随后的谷歌、脸书、智能电话、互联网、克隆技术、人兽混合技术,以及随之而来的5G网络上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人机混合体。我个人第一次看到外星人的机密文件是在2003年。

2003年第一次从机密文件中看到外星人的样子

UFO AI主计划理论——预先计划的入侵

如果我们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被创造的,具有潜力巨大的本能,而且天生有得道长生的可能性,那么这些妖魔、外星人、UFO就会想要人体,以便可以在这里生活、获得力量,并与造物主建立联系。我制作了一部科幻电影,描述了整个社会愚化的过程,即通过引进科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使之附着于整个文明,来让人怀疑上帝、怀疑每个人的特殊价值和灵魂的存在。这部科幻电影叫“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AI: The Plan to Invade Humanity)。在我将这部电影通过推特分享给特朗普总统、中情局和五角大楼的三天之后,五角大楼首次公布了他们的UFO档案。

我就《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这部电影,分享给特朗普总统、CIA和五角大楼的推文,促使五角大楼公布了他们的第一份UFO文件,该文件引来各媒体关注。

《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这部科幻片有巨大内涵。

UFO、中共病毒、AI主计划

这种理论就是,人类可以通过电磁波、辐射和频率等被操纵着去创作渗透了共产主义的电视节目以及关于外星人的好莱坞电影,使社会朝着马克思主义/社会主义/共产主义方向变异,从而解体家庭结构;如此一来,人类就会依赖于实证科学,沉迷于电脑、智能手机、视频游戏和物联网,形成一种共生关系。这个过程中,他们的思想和情绪被电视、好莱坞、谷歌和大型科技公司控制,导致强奸、人口贩卖、性贩卖和器官贩卖,并且沉迷于毒品、寄望于用开发疫苗来解决因人类被“隐形敌人”操纵而造成的问题。

建立这种共生关系之后,社会主义在人们的思维中形成定势、根深蒂固, DARPA、CIA和军工复合体等地方于是放出和推广谷歌、脸书、推特与Instagram,开启一个将人类的活动转换成数码形式的过程,使人养成习惯,由此被人工智能和手机距离感测器所操控——后者会通过AI编码和算法对人的神经网络施加影响并且重新编程,以进行情感控制。外星人知道人是有情感的,可以背叛、自私、愤怒、偷盗、剽窃,并且永远追名、逐利、贪色,因此,其“异形计划”(Alien Agenda)很容易实施。人类会一代一代地被实施社会工程以进入科技界、成为科学家和大型科技公司CEO,这样他们就可以像工蚁一样为女王建造巢穴,由此让人类一步步地走向灭绝。

沉迷并受控于旨在接管人类的AI技术

通过让人们沉迷于科技,利用着各国民众在教养、基因和环境方面的差异,通过引入机器人、机器设备、物联网、DNA交叉育种实验、虚拟现实、混合现实和增强现实,在4G、5G和5G网络上控制整个人类将会非常容易。因此,比尔·盖茨、伊隆·马斯克等科技大亨们将被那些只热爱科技和金钱的保守派人士所利用和支持,去倡导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即用新技术增强人类能力)、停止生育及推广克隆。这些寄生性的灰色外星人,它们的的计划是将它们的“数字化自我”下载到克隆人中,通过将人类与机器混合、改变人类的DNA,在社会向超人类主义过渡的寄生过程中提取人们的数字自我(即灵魂)。

这个计划在释出如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的生物武器之后最能有效实施,那将大大推进5G、AI、无人机、人脸识别、克隆,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和替代现实,以及像佛蒙特大学所做的创造人工生命。华为和所有5G网络系统将是它们在地面上的基础设施和天上的星际链接(Starlink),在人类无法察觉的过渡过程中控制、继而消灭人类。因为人类有情感,还带有多种恶的品性,只利用上了大脑容量的约5%,他们既意识不到也不相信这一切,直到为时已晚。事实上,探索频道节目中将外星人称为“我们的神”的人之所以那样说,是因为他们已经被程序化、定势化,看过《星际迷航》《星球大战》和其它科技科幻电影的人们也难免如此。

然而正如我所说,造物主另有安排。我在科幻电影《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中这样说过,在纪录片《UFO、中共病毒、全球AI主计划》(UFO C.V GLOBAL A.I. MASTER PLAN)中也详细解释过。它们不是按神的形象造的,它们是依赖机器和实证科学的低能生命形式。

纪录片《UFO、中共病毒、全球AI主计划》(UFO C.V GLOBAL A.I. MASTER PLAN)

点击订阅人工智能组织的YouTube频道(部分视频配有中文字幕)

走出来协力拯救人类免于灭绝

我在2019年春通过特勤局向特朗普政府递交报告,随后向前CIA秘密行动总监报告说中共正通过AI、5G、华为、机器人、无人机、生物武器等等威胁世界之后,走出来面对公众。我交给特勤局的并不是关于UFO或超自然的报告,只是讲他们思维能接受的地缘政治和科技威胁,因为他们并不相信他们看不到的东西。我在报告中列出了相关技术能力、公司名称和总体上的威胁,以及人类在一两年内遭到奴役、之后由于种种因素灭绝的危险。

一般说来,比爱因斯坦或尼古拉·特斯拉高明10个层级的人士,会明白我解释的这个过程。这需要通过一个过程来挖掘大脑大部分的潜力并与宇宙相通,瞬时间看到数十亿事物,以准确地看到即将发生什么、什么时候、什么阶段发生,以及主要参与者是谁,就像我在我的书和87页诉讼书中所说的那样。

我最初是带着谈论地缘政治的内容翔实的书籍和报告走出来面对大众的,意在警告整个人类正再次处于周期性灭绝的危险之中。这股无形的灭绝力量来自中国共产党,表现形式是与人工智能相关的病毒、暴乱和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5G和人机融合将会登场,由谷歌、政府和科技公司组成的技术政府,将利用着人脸、语音识别、机器人、无人机、智能手机和物联网,来奴役所有人、注射疫苗,之后将其灭绝。我公布了有哪些公司参与、它们与中共的关系,还有人伦道德的问题。在每一阶段,自由派都嘲笑我、封杀我;而保守派,则在新闻机构、记者、内容创作者、推特帐户、政客、智库、乃至政府机构等各层面嘲笑、封杀或窃取、抄袭我的研究成果。

我代表全世界的民众和家庭所做的一切都是分文不取的。而几乎每一位掌握权力者都违背诚信,他们被控制着背弃和封杀我,又在延误的时间点上抄袭和盗用我的叙述。随后中共病毒来袭,机器、超人类主义正大行其道。每一个暗地里审查封杀、诽谤中伤、抄袭剽窃者,都有份阻止了我在每个关键时刻提出完全警告、提供解决方案以获得众人支持来扭转局面。后面有几个人帮了忙,让我上他们的节目,然而却有人在背后造谣诽谤、做害人害己的事。实际上某些自称信神重德之人、曝光左派的保守派人士做得最糟糕。话虽这样说,我也表达了这样的观点,此病毒既非出自人类、也非出自外星人计划,而是有更高的来源。

以上是我的论点,以一个源头为基础,结合了个人经验以及对1000多家大型科技公司的研究调查。我将相关论点纳入了2019年10月20日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这本书。聪明的人看了我的书和87页诉讼书,可能会觉得我拥有时间机器和超级量子计算机,才能在各个重大事件发生之前不同程度地与宇宙连通、进行预测并提供解决方案。

这一论述有版权,从现在开始,征引时必须说明出处。那些窃取、抄袭并声称在践行信仰、有神相助的人,请记住,神比最强的超级计算机或人工智能更能看清一切。今天的疫情事出有因。人们认为是神话的,在将来都会展现。那些大媒体、亿万富翁和社交媒体帐户,他们本来可以、现在仍可以在各阶段帮助我和AI组织,然而他们已经被写入了程序不帮我,因为这是一种整体布局;我们必须通过选择和自由意志来打破它。

人类如果不败坏,就不会面临灭亡和奴役。大的推特账号随时都可以帮我对抗主流媒体的封锁、报道消息,而他们却选择不报道,即使是新闻内容很容易消化、很可信,有翔实的实证报告、文章和视频,而且和UFO没有关系。一些人要么是思想被控制、腐蚀了,要么本来就败坏,是通过剽窃、对他人“社会工程”、得到同行提携才上位。当这一阶段走到最后,会给地球上每个人一个巨大的教训,不仅仅是给自由派,保守派也一样。没有人可以例外。趁着还有一些时间,我请求大家给以支持,帮助我接受节目采访,并在社交媒体上转传。

解决之道

曝光中共、马克思主义、共产主义;为协从中共建集中营(关押良心犯)、进行人口、器官和性贩运而忏悔;同时心怀获得美好未来的愿望,愿将来觉醒、觉悟、得到救度(或你觉得贴切的其它语言)。这就是我的整体分析。不过真正的解决方案,要实行起来是很复杂的。

分析和全球理论,©2020,保留所有权利。(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19年9月9日)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