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yrus A. Parsa, Courtesy of John Gomez, Dreamtime

本着“黑人历史月”(Black History Month)和黑人群体的精神,出于对整个人类安全的考虑,我撰写这篇文章以警告中共,并吁请大家为了公众利益广为分享。文章中包含的视频来自AI组织的YouTube频道。

我小时候从伊朗移民来到美国,在黑人社区里生活了六年,学习了英语、足球、他们的文化,也亲身感受、体验和理解了他们的痛苦。和华盛顿特区的其他孩子一样,我也通过在校阅读黑人历史,对他们的过去、他们所经历过的挣扎有了很多了解。之后,我在中西部全是盎格鲁—撒克逊人(即英格兰白人后裔)的地区生活,也了解了他们的文化、他们的思维方式和感受。然而,没有什么比我在中国生活的经历更让我不安,那是在我离开深山里的武僧们,去市区采购物资时的见闻。

我在《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中写到,中共政权头目蔑称黑人为猴子、猩猩;称中东人为黄鼠狼;称白人为猪,而大家都知道它们是如何对待自己的公民、将他们关进集中营的。美国政府最近认定了中共对维吾尔族的种族灭绝,而它们对法轮大法修炼者、家庭教会基督徒、藏族人犯下的同样是群体灭绝罪;我还要更进一步,它们由于隐瞒COVID-19(即中共病毒)疫情,对中国人民犯下了群体灭绝和反人类罪。

我最近从我的中共军方线人那里证实,我近二十年前旅居中国时所听到和经历的事情,如今在中共政治局和军方当中仍然普遍存在。撇开中共种族主义和充斥仇恨的历史不谈,想想它们在人工智能和「一带一路」(BRI,即所谓「新丝绸之路」)上的发展吧。

在津巴布韦乃至整个非洲,中共一直在利用承包商及其公司来购买土地、工厂、贵金属,同时修建道路与基础设施,借贷给非洲的社群领导人,使之形成对中共银行的依赖性。此外,中共正将其「一带一路」倡议从中国扩展到中东、再到非洲。这就意味着,一旦中共架设起5G—6G信号塔,让非洲民众产生货币、供给和心理上的依赖,它们就可以违背黑人的意志,用人工智能对他们进行监视、控制和奴役,甚至在将来把他们关进集中营。

如果中共在背后把黑人群体视为动物,那么,谁还能相信它们修路、建产业和放贷的姿态是出于善意?基本上,这是在通过债务陷阱、技术霸权等软实力来接管非洲。

不仅奴役非洲人,还奴役美国黑人

它们并未止步于非洲黑人。为实现其称霸全球的长远计划,中共利用自己的国民与我们的大型科技公司和企业领袖建立友谊和情感纽带。由此,当看到美国有种族裂痕,中共就会利用我们的情况,通过对自由派和保守派施加影响、打心理战,让两派彼此争斗而从中渔利。在获得筹码、购买农田、公司、娱乐工作室、投资企业之后,中共最终就能控制我们的大型科技公司和企业精英。

如果发生这种情况,长远来看,中共政权的种族不平等政策不仅可以奴役美国黑人群体,还可以对任何非中国人如法炮制。如果不揭露中共的反人类罪行,及其在幕后公然散布、教唆的种族主义,这种情况有可能在十年内发生。我个人通讯录里有1,400多位华人,与他们有联系的中国人则有数十万计。任何一位诚实的中国人都可以证明,中共不仅对黑人、而且对任何非中国人的态度都是非人化的、彻底种族主义的。

为了世界变得更美好,黑人群体领袖和各肤色民众都必须谴责中共的种族主义及其反人类罪行。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