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

来自人工智能组织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的以下发现,是运用尖端的生物识别技术获得的,并得到了专利技术、大众通识和因果关系的验证。文中附视频。 人们的大脑和神经网络被谷歌、社交媒体平台上的智能手机AI系统进行了重新编程。 人工智能攻击特朗普总统的3个层级 对唐纳德·J.特朗普总统的攻击有3个层级,其方式是用AI(人工智能)编码和AI算法来操纵人的思想、观点、情感和大脑化学,这在传媒、谷歌和其它各种平台中无处不在,这些都将人与智能手机、物联网(IoT)以及由AI生成的各种应用程序互联了起来。这也包括中共特工、情报机构和其它大型技术实体专门设计了一些AI系统并且组织团队,来改变人们对特朗普总统和美国的看法。 以下是人工智能组织YouTube频道的扩充版视频: 一、互联网生态系统内被人工智能武器化的失衡偏见 第一种方法,是利用谷歌、油管(YouTube)、推特、脸书、媒体和其它各种社交媒体平台上铺天盖地的充满偏见的文章、讯息和视频,在较弱的层面上对人们的神经网络施加影响、重新布线,从而影响他们的情绪来达成的。谷歌、脸书和推特这类平台上的前端技术是由“弱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过去,当外国商人、投资者和名人访问中国时,当局至少会派两名政府官员负责跟踪和监视他们。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收集情报和获取将来敲诈勒索时逼迫对方妥协的“黑材料”。如今,凭藉人脸识别、可锁定目标人物的检测软件,以及人工智能自动系统就当局感兴趣的个人与指挥中心沟通情况,人工智能间谍活动变得超隐蔽。 NBA球员也被中共政府通过其来自科技巨头的保安设备进行秘密监视。这种特务活动和情报收集,也包括获取球员在美国国内亲友的数据。在中国开展业务有许多风险,中共政府可以没收你的投资,而NBA球员也可能沦为中共侵犯人权行径的共谋者。中共使用的摄像头是海康威视和大华,这两种摄像头都被美国政府怀疑用于监视中国国内外的个人。 酒店房间里也有隐形摄像头。它们藏在高档豪华酒店的镜子里,在不显眼的地方也有非常小的间谍摄像机。拍到的录像会被送回中共情报指挥中心的外事专案组。这个专案组实际上只是在幕后运作,收集到的情报并不会直接回传到这个部门。事实上,这些数据或录像被作为资产卖给多个实体,用来对付NBA球员、政客、访华的市长和其他名人。这些都是作为保险和有价值的商品来保存的。 NBA球员们实际上是社会工程、或者我所说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受害者。生物数字社会编程是一个概念非常复杂的术语。中国民众被编程为喜欢观看NBA比赛,然而中共的领导层却利用中国人和NBA,用商业交易和相互依存关系来困住他们。这种关系,可以让NBA球员成为中共的奴隶。   Fabio Alcini,Dreamstime 我们在有关人工智能的调查中发现了中共建设5G网络背后的秘密。他们计划部署机器、机器人和无人机来控制基础设施。如果NBA球员和国际社会继续放任中共在香港和中国大陆侵犯人权,中共将会全面达成奥威尔式监控状态。随着通用人工智能(Artificial General Intelligence,AGI)的发展,这个世界将在中共的统治下变成一个非常恐怖的地方。 塞瑞斯· 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2019年10月23日发表 https://www.amazon.com/dp/B08DF8SJ9Q/ref=sr_1_5?crid=2STJBRKW5WLH0 人工智能组织2019年10月20日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已推出Kindle中文版。
奥巴马政府和拜登对于中共将几百万人关押在奴工集中营是知情的 奥巴马执政期间,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本人及其幕僚,包括乔·拜登在内,从白宫的内部文件、中央情报局的报告以及许多人权组织的报告中已然知悉,中共政权在全国各地设有奴工集中营,被关押者遭到奴役、强暴、酷刑、活摘器官、谋杀,尸体被付之一炬。这些报告的内容与先前提交给联合国和布什政府的报告是一致的。受害者包括法轮大法修炼者、基督徒、维族人、藏人、农民、艺术家、记者和渴望自由的普通公民。 乔·拜登以奥巴马政府副总统身份收受了中共15亿美金 在中共把基督徒、法轮大法修炼者、藏人、维族人和其他少数民族关入集中营、按需杀人摘取器官之时,乔·拜登和儿子亨特·拜登在奥巴马政府的眼皮底下收了中共15亿美元。乔·拜登和亨特·拜登或被控反人类罪(危害人类罪)而面临审判,或也将依照《群体灭绝罪公约》第1至4条以及其它许多与叛国罪、反人类罪有关的刑法被控罪。 共谋罪——《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 《联合国防止及惩治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是二战之后制定的。其中规定,如果任何个人、实体或政府是群体灭绝的同谋,可以被控以反人类罪。特朗普政府在过去两年里通过了许多议案和法律谴责这些集中营,然而传媒、政客和数百万人的持续攻击掣肘了特朗普及政府,削弱了遏制中共壮大、反击其建奴工营、杀人和发展生物武器技术的力度。 收取中共15亿美元 默许AI生物武器技术转让 乔·拜登、希拉里·克林顿和奥巴马政府其他官员,放手让中共窃取技术并与贪财的美国人和西方人合作,使得美国的研究所、企业和生物技术产业将尖端技术资产转移到中国,包括冠状病毒和其它生物武器技术。这是玩忽职守,或他们以为中共治下的中国可以成为文明国家、会说实话。
以下是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在调查1000多家人工智能(AI)、机器人、5G、生物识别和生物工程公司后作出的发现和结论。 正如《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和《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这两本书所陈述的那样,5G网络不是为人类造的,而是为机器打造的。其发射的频率非常强,可以降低你的免疫力,造成神经和细胞损伤,改变你的大脑化学反应,并且影响你的神经系统。这个过程还包括一些非常复杂的概念,就是人类在接触5G的同时,会经历“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过程,还不要说像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效应。 5G频率是为机器设计的,降低人类免疫、加剧中共病毒破坏力 正在全美和世界各国安装的5G基站及其发射的频率,最初是为5G网络上的机械设备、无人机和军事应用而设计的。除了用于战略军事防御的地方,在人类住所、家庭或城市周边安装这些系统是有损健康的。5G对人的破坏性影响是多方面的,包括生物数字社会编程,以及心理、神经和细胞损伤。 智能手机的距离感测器连接神经系统
人工智能和人脸识别 中共利用多家大型科技公司来补充其国安、公安部门和军方的追踪设备。旷视科技(Mgveii)就是这样一家公司,最初是一家人脸识别公司,核心产品为Face++,现已转型为基于人工智能(AI)的平台,类似于华为和商汤科技(Sensetime)。该公司使用的摄像头来自大华和海康威视,这些设备在世界各地都找得到。中共在国内的街道、学校、购物中心和所有聚会场所安装了3亿多个摄像头,凭藉庞大的人类样本数据库提高了对国民的监控能力。这是个真正的警察国家,领导这个国家的社会主义极权专制政权以杀害和强奸国民、设立数不清的劳改营著称。 通过深度学习提升AI感测速度 中共的人工智能系统在对公民脸部和其它生物特征采样的过程中不断得到演练,越练越先进。只需短短几秒,系统就能利用人体侦测仪器解码你的脸部或身体。人体感测包括手势与姿势感测、脸部属性,甚至可以感测你的动作特征。众多技术汇集在一起,对中国民众进行追踪和猎捕,而社会信用体系是其中重要的一环。 AI应用程序驱动下的“社会信用” 支付宝这样的支付网关和作为社交媒体巨头的微信,记录民众的数据,并将其发送回政府数据库。共产政权的政府部门会接入该数据库,接触到所有公民的数据以及私人信息。个人被依据类别、政治倾向、信仰、工作、家庭关系,以及你能想象到的每一种方式造册登记。接下来,政府会给你打一个分数。如果你的言行超出政府允许的范围,包括和被政权标记的人会面,或者说任何共产政权认为不合适的话,当局可以根据你的较低分数来管控或拘捕你。这些应用程序由人工智能驱动,使得智能手机、物联网(IoT)、应用程序和中共政权信息互联。这种互联并不局限于中国应用程序,脸书和其它美国社交媒体应用程序中的数据和隐私也被获取了。 有信仰的人被AI锁定目标 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中共政权就开始将有信仰的人作为目标进行器官贩卖。历史上,中共的器官捐献系统每年的捐赠人数从未超过3,000人。2006年,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外交部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发布报告,曝光了中共系统性的活摘器官罪行。他们强调,全中国有42,500例器官移植手术的供体来源不明,而每年可供器官移植的捐献人数只有3,000人。他们因这份报告被提名诺贝尔和平奖。2016年,他们和独立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合作发表更新版报告指出,中国每年来源不明的器官移植手术达6万至10万例。 今年夏天,来自11国的医生、研究人员和人权活动家会聚在英国,他们组成的独立人民法庭“中国法庭”判定中共罪成。美国国务卿蓬佩奥(Michael Pompeo)最近谈到被关入集中营的100万维族人的情况,特朗普总统刚刚在联合国发表讲话,反对一些国家政府进行宗教迫害,包括其在实施杀人中扮演的角色。通过研究我们发现,随着人工智能的使用,中共政权为活摘人体器官而进行的目标人物识别、追踪、猎捕、拘禁的活动成倍增加。要了解人工智能和生物识别技术是如何被使用的,以及人工智能如何运行,请下载阅读我们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 Kindle中文版下载
巴拉克·侯赛因·奥巴马在他的总统任期中,认可中共及其公司、人员和实体窃取美国的人工智能生物技术、无人机、半导体芯片,以及F35战斗机、战舰和太空技术蓝图,这是渎职、无能加叛国。 Courtesy of Michaelfitzsimmons, Dreamstime 奥巴马放手让我们的企业、机构、学校和公民在中国投资,并将敏感的人工智能技术转交中共,正在危害全世界的人。奥巴马允许并推动谷歌和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帮助中共建立监控系统,使中共得以猎捕杀害中国人,并在中东和非洲制造冲突。 奥巴马构陷特朗普总统,并建立机制推动司法和情报部门在全世界范围内参与“猎巫”特朗普总统,这降低了特朗普政府最大限度对抗中共对世界威胁的能力。奥巴马允许谷歌和其它大型科技公司为中共建设5G网络上的人工生物技术基础设施,犯下反人类罪。 大型科技公司对美国人进行言论审查,并加入一些机制让其公司在5G网络上主导全球民众。奥巴马削弱了联邦调查局、中央情报局、国家安全局和美国军方的力量,并通过默许史上最大批量的知识产权盗窃重建了中共,这包括量子技术、网络控制(模控)、生物工程和用于暗杀的微型无人机。 黑白混血的奥巴马,其纲领是“改变,是的,我们可以”,且他的一半血统与历史上受到奴役的非洲人有关,因此他是具备必要的知识和人伦标准,能就遍及全中国的劳改营、奴工、强奸、酷刑和活摘器官等问题喊话中共的。而他却选择允许美国人,包括他的总统府工作人员大规模地与中共做生意。 奥巴马疏忽职守,允许中共特工窃取人工智能、生物技术和许多其它技术,协助了中共军方及其生物实验室的武器化,已经危及世界人民,并使得病毒和基于人工智能的人脸识别等生物识别工具害死了很多人,这些技术是从Alphabet、谷歌和其它美国科技公司转移给中共的,帮助了中共的大规模监控、奴役、侵犯、酷刑和杀戮。
中共需要使用人脸识别AI技术来打压不遵守共产主义“法律”的本国公民,从仔细识别、严密监视跟踪、施加影响,到破坏、威胁、软禁、围捕,直至最终消灭。针对中共的行动,香港学生和市民发起抗议,他们走上街头申明他们的自由。戴上面具或口罩的目的是防范其身份被识别。 “反蒙面法”意在存储人脸识别数据以追踪目标的亲友 当你不戴口罩时,人工智能可以识别出你的脸部,并将数据纳入多个数据库运行,以评估你的各种社会关系、对政权的威胁及未来有什么行动。在识别你的身份后,你的脸部、生物特征和其它数据就会在每个已知的社交媒体和支付网络中运行,其中包括脸书、推特、QQ、微信、百度,以及阿里巴巴、支付宝和亚马逊等支付网络。AI系统在运行你的信息后,会找到你的地址、银行账户数据、购物习惯和行为方式,以及你的朋友、朋友的朋友、家人,以及与你直接或间接有关的任何个人或实体的这些信息。 中共已掌握60多亿人的生物识别和人脸识别数据 我们在《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一书中概括谈到了中共如何掌握了60多亿人的生物识别信息。就香港来说,中共在扫描完你所有联系人的数据后,会纳入一个较大的系统来运行,并将这些数据存储下来以备将来使用。 至于香港人,中共社会主义政权想剥夺香港的民主自治并接管其资产。因此,收集有关抗议者的数据不仅是为了跟踪、威胁和追捕某一些人,而是出于接管整个香港的更大的数据计划。它们需要脸部、语音和其它生物识别数据,以通过胁迫、政治运作、企业兼并和武力镇压,更高效地接管香港。 世界需要支持香港 不要惧怕 香港人抵抗共产中国,这对于整个人类的安全具有巨大影响和重要的连带关系,涉及与中共“一带一路”计划相关的众多问题和危险。 塞瑞斯· A. 帕萨(Cyrus A....
多年来,谷歌在中国设有基地,为服从中共政权意志的中国公司提供培训和人工智能专业知识。谷歌前CEO埃里克·施密特(Eric Schmidt)在监督该公司与中共的关系中发挥了作用。中共利用中国留学生、教授、访问学者、商人和普通公民,从西方获取了用于监视民众的基于人工智能的敏感技术,包括与GPS系统相关联的软件。 中共拷贝、剽窃美国技术,愚弄了谷歌和其它大型科技公司 在获得所需要的知识和技术之后,中共让企业首先以购并和合作的方式与西方科技公司做生意。大多数大型科技公司都有一名中国公民与他们的CEO或助理密切合作。在获得所需的知识和技术后,中共大量复制出同样的公司和技术,同时不断榨取谷歌和其它西方科技公司的人工智能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共享数据和模拟运算。GPS相关技术被修改并用于追踪中国公民,在人们使用智能手机、物联网、Wifi时,或被人脸和语音识别系统等生物识别工具扫描时发挥效用。 中共利用人工智能追踪技术,在警方和军队的帮助下,隔离、杀害和火化中共肺炎患者 中共当局是一个共产主义政权,可以调动警察和军队进入疑似染疫者的家,违背他们的意志将其带到隔离点。更糟糕的是,他们可以进入你的家,用所谓的煽动罪名或你可能已染疫的名义把你带走。今年前两个月,中国手机用户数減少了2150万。很多人死于中共肺炎(武汉肺炎)、被火化,还有很多人被隔离到其它地方。共产中国没有自由的概念,也没有任何真正的法律来捍卫平民的持枪权和信仰自己选择宗教的自由。 中共拘押民众活摘器官的历史,以及《美国宪法》 《美国宪法》。(Cyrus A. Parsa) 几十年来,中共一直在将有信仰者,包括法轮大法修炼者、基督徒,以及西藏人、维吾尔族人、民运人士等投入劳改集中营。在西方科技公司的技术和出口中国制造产品换来的资金的支撑之下,他们被强奸、酷刑、活摘器官和谋杀。《美国宪法》规定每个公民都有持有武器的权利:“纪律良好的民兵队伍,对于一个自由国家的安全实属必要;故人民持有和携带武器的权利,不得予以侵犯。”也规定了公民的信仰自由:“国会不得制定关于下列事项的法律:确立国教或禁止信教自由;剥夺言论自由或出版自由;或剥夺人民和平集会和向政府请愿申冤的权利。” 冷静面对戒严令 《美国宪法》第1至4修正案。(Cyrus A. Parsa) 美国需要在动荡时期保护自己的边境、军事基地和战略要地,并有一些部队来缓解骚乱或者疫情大流行。如果特朗普总统——第45位美国总统在类似中国发生的疫情危机中要求戒严,人们对自家产业,或者说“家”还是有权利的,不允许未经授权的个人踏入自己的产业。美国军人也是有家庭的人,他们不像中共解放军那样以杀人出名。因此,美军也应该保持冷静,要有一颗同情心,但也要保有警惕性,因为人们看到坦克、看到穿军装的军人,必然会有情绪。尊重军人是明智之举,因为他们和警察一样,工作很辛苦;反之,他们也应该尊重平民。大多数警察和军人小时候可能都有过保卫无辜者免受坏人伤害的愿望。然而,随着人工智能、智能手机和社交媒体时代的到来,双方的思想都可以被操纵,从而引发冲突。因此,我们在任何情况下都应该运用自己的智慧,尽量不妨碍《美国宪法》所规定的对方的权利,据说《美国宪法》源出于宇宙间更高的力量。 正如我在我的书和诉讼书中所说,多种因素正让世界处于危险之中,其中包括来自中共的工程病毒。阅读《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一书,以看清大局。 点击链接下载中文Kindle版:https://www.amazon.com/dp/B08DF8SJ9Q/ 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英文版 塞瑞斯· 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3月26日)
古代信仰、宗教和书籍中对UFO的描述 在苏美尔、波斯、希腊、埃及、非洲、印度、中国、日本和南北美洲的古代遗迹和文献中,都能找到关于妖魔、外星人、人兽混合体或UFO(不明飞行物)的描述,不但包括古代流传下来的《圣经》《创世记》《阿维斯坦》《薄伽梵歌》《以诺书》,也包括当代出版的《转法轮》《诸神战车》(Chariots of the Gods)等书,以及现代军工复合体的记录。据民间传说,在科技发达、人的道德却变异至极的史前时期,人类曾经灭绝。而根据所有古老的信仰,人类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造出来的,人的灵魂的来源是神圣的。古人曾把UFO称为妖魔。寰宇中的小宇宙、星体和时空维度有数万亿个而不止。这是事实。古老的正教信仰都说,我们的世界是为我们人类设计的,是为了让我们凭藉自由意志和信仰而达致醒觉,然后你就会看到真相。 量子速度:UFO入侵,在它们的时空只需2天,在我们的时空则过去百年 20世纪40年代,随着二战爆发,人类对飞碟的描写也变成天马行空起来。尼古拉·特斯拉(Nikola Tesla)被认为在思想上受到某种影响,才会受到启发而创造出在今天具有革命性的技术。军方将领将外星人描述为爬行动物,或者像灰色ET一样,四指、大眼,个头大小不一,借助手持设备和耳机、使用智能技术来操作飞行器和物联网,就像美国空军从上世纪80年代开始研究的那样。据说,德国科学家协助提供了信息,从而催生了军工复合体、美国中情局、国防高级研究计划局(DARPA)以及随后的谷歌、脸书、智能电话、互联网、克隆技术、人兽混合技术,以及随之而来的5G网络上由人工智能驱动的人机混合体。我个人第一次看到外星人的机密文件是在2003年。 2003年第一次从机密文件中看到外星人的样子 UFO AI主计划理论——预先计划的入侵 如果我们是按照造物主或神的形象被创造的,具有潜力巨大的本能,而且天生有得道长生的可能性,那么这些妖魔、外星人、UFO就会想要人体,以便可以在这里生活、获得力量,并与造物主建立联系。我制作了一部科幻电影,描述了整个社会愚化的过程,即通过引进科技、社会主义/共产主义、使之附着于整个文明,来让人怀疑上帝、怀疑每个人的特殊价值和灵魂的存在。这部科幻电影叫“人工智能:入侵人类计划”(AI: Th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