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rona Virus Not Planned By Human Beings
(Cyrus A. Parsa The AI Organization)

 

“掘地4万英尺”深挖真相,从未道出的中共病毒(COVID 19)事件全貌(第1部分)— 附简短视频版

2019年出版图书,就中共和科技巨头的威胁预警世界

我于2019年8月24日和10月20日先后出版了两本书,提出全世界的人正处在中共和科技巨头带来的危险之中,这些危险包括被奴役、无人机、机器、人工智能(AI)工程重组动物病毒、5G、人工智能、监控、数字ID(身份证)、大饥荒、冲突和战争。两本书的题目分别是“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和“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

中共冠状病毒是AI工程病毒,由动物与传人病毒混合而成

I在两本书中,我谈到中共正在利用人工智能来研制动物和人类的混合体,并且有可能给全世界带来由AI人兽混合生物工程所造成的疾病。实际上,我在《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一书的副标题中概括地揭示了这一事实,并在《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一书中作了更详细的阐述,即 “中共和西方AI和机器人公司如何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对全球民众构成最大威胁”。

中共病毒对某些人来说具有鼠疫的特性,另一些人有免疫力,还有些人的反应介于二者之间

Covid-19或称中共病毒会攻击人的肺部和神经系统并导致多个器官衰竭,包括在某些已出现或未出现其它症状的人身上引起所谓“新冠脚趾”(Covid Toes)。在世界多个地区都有一些动物感染此病,一些食物供应商包括某些食物或水果也都被中共病毒污染。此种病毒可以附着在物体之上,并且可以穿透有机体,包括人类、动物、食物和农作物在内。话虽这么说,它对某些人来说似乎是致命的,大多数人的反应近似流感,还有些人具有免疫力。不过,此种被称为中共病毒的冠状病毒却非常复杂、难以检测和理解,犹如针对特定目标人群进行工程设计而来。

封城禁足还是自由出行?

美国的左派人士担心,在研制出疫苗或有医治方法之前,如果不躲在家里可能会死掉;右派民众害怕的则是,他们可能会在饥荒、冲突、内乱、战争中,或因为使人衰弱的疫苗或技术官僚的奴役而丧生,也可能失去工作或是由宪法、信仰和 “自由意志”所赋予的种种自由。

美国前总统本杰明·富兰克林(Benjamin Franklin)在做出任何决定之前,都会首先权衡正面和负面的影响。在当前情境下,自由派很难相信,在保守派眼中,他们这些自由派想利用机器、机器人、人工智能、5G、强制注射疫苗、无人机和撕毁宪法来奴役他们;保守派同样很难相信,在疫情爆发的时刻,机器、无人机、机器人、5G、AI和疫苗竟然同时都登场了。

事实上,这样一件大事并不是左派或右派计划出来的。合理的、也是最佳的解决方案是,为那些想要自由出行的人提供自由,让那些不需要自由的人待在家里、接种疫苗。留在家的人将处于隔离状态,直到注射疫苗或获得了自己认可的医治方法为止;同时也要警告那些想要自由的人:在享受自由生活的同时,某些人可能会出现各种症状。

选择自由的人并不会影响留在家里的人,大家尽可以按照世界卫生组织、家庭医生或政府建议的去做,不需要强制什么。在此期间,右派人士可以尊重左派保持社交距离的意愿,考虑到两派的紧张关系,他们可能最适合远距离交流。

历史上的瘟疫

历史上发生的瘟疫中,还没有哪一个文明在停止粮食生产或贸易活动之后还能够幸存。发生瘟疫的时候,人们仍在工作、供给食物,行动非常谨慎。实际上,这就是为什么他们保持社交距离、以鞠躬来问候彼此,并保持一夫一妻的生活方式(以免通过性接触传播瘟疫)。

多家新闻媒体和非异性恋者(LGTBQ)群体的新闻媒体都报道说,性取向与常人有异的人更容易以多种方式感染中共病毒。这种病毒非常微妙,它的攻击目标是从中国的特定人群开始,这是根据我们从消息来源直接获得的情报得出的结论,这些线人可以进入中国最敏感的地区。

受疫情影响最大、丧生人数最多的是中国;尽管在1月份有数百万美国人和欧洲人因接触中共病毒出现严重的流感症状,但他们挺过来了。据统计,在中共治下,有1亿多中国民众死于病毒、饥荒或遭到杀害。

病毒不是人能安排出来的

右派人士认为,这场疫情是左派科技巨头公司和政客们的计划,他们一直想让特朗普下台,凭藉技术专长执掌大权。左派想掌握政权,他们给科技行业投入巨资,但他们觉得,右派怀疑他们安排病毒、借疫情大流行夺权的想法是愚蠢虚妄的。

实际上,这件大事与病毒的产生不是偶然的,其原因非常复杂,不是出自左派或右派的计划。整个事件或中共病毒的出现,并不在人类的计划中或者说由人类自己创造,尽管其中涉及中国的一些人、动物和人工智能的使用。

对于迄今为止发生的事情我都做出了正确的预测,今年2月间我曾发推文阐明上述观点,之前发表文章预言此事会在2019年发生。一个非常可靠的消息来源证实,实际上中共病毒不是人类计划中的创造。对于很多人来说,由于他们的大脑潜能只开发了5%,且充满惧怕或七情六欲,对上述说法或许难以接受,更不用说让他们追问病毒产生的时间、方式、事实和原因了。

这宇宙中存在着数万亿还不止的星系、星体和平行宇宙,而普通人却只能通过五种感官或局限在电脑和仪器能探知的范围,来形成自己对事物的感知。将来许多人会看到这件大事的真相,比起目前全球民众如偷生一般躲在家中的社会状态更加令人震惊。

总结:“中共病毒”出自AI重组而非人类安排

整个事件不是人类计划出来的。地球上的每个人都很珍贵,应该受到珍视。. 他们自己也应该意识到这一点。具有人的形象的生灵,注定要成为品行高尚的人。在世界上所有古老的地方,每一种正信和古老文化中都在讲,人是按照神或创世主的形象造的。因此这样的生命设计,也需要人达到特定的要求和标准,行为不能等同于动物。

美国越是拖延着不曝光中共利用西方技术和贸易扩建集中营、实施群体灭绝——其中包括法轮大法修炼者、基督徒、藏人、维族人,还有普通公民——全世界人面临的状况就会越糟糕,这包括骚乱、饥荒、内乱、疾病,以及可能带来全球冲突和战争的连锁效应。有人称之为“罪”,有人称为“业”,有人说是“倒楣”。还有些人说是“善恶有报”或“因果”,抑或“连锁反应”。

机缘转瞬即逝,万事万物都有相互关联。地缘政治、金融、人工智能技术、人的情感、自由意志以及人类命运,在全球范围内交织在一起,我们需要一种高境界的思维、信念和觉悟来加以理解,并且秉持正义行事。

无论发生什么,作为社会群体的我们都不应惧怕,同时要保持审慎、镇定、理性、友善,并遵循中间之道。中间之道不是强迫每个人待在家里,也不是不负责任。人类一直被赋予自由意志和选择的权利。

在世界各地,人们都发现一些文物展现了远古的文明,这些文明毁于道德沦丧或破坏性的技术发展,却被今天的科学家称为“神话”。无论是王者、全球领导人、军队还是民众,当到达某个阶段时都无力回天。

我们所能做的最大努力,就是揭露中共政权让上亿人死于非命,其中死于集中营和活摘器官的无计其数。这20年来,西方却一直视若无睹地与中共做生意,并且为之提供技术,使得中共能够瞄准目标人物、拘捕和杀害国民。

同时,全世界都需要为自己视而不见、与这个叫做中共的杀人野蛮黑帮做生意而真诚地请求宽恕,我们涉入的冲突、犯下的错误,也为今天世界的乱局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忏悔的对象也包括我们在生活中欺负过、伤害过的任何人或生灵。 第三,能够对人类的未来怀有希望和愿景会是非常好的,未来的人类都将是醒觉、觉悟的且道德水准很高的生命。未来的人类将不再自私自利、伤害别人,未来属于无私的人们。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ARTIFICIAL INTELLIGENCE BOOK
出版于2019年10月20日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英文版

(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5月29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