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

供家庭使用的大疆(DJI)无人机在百思买(Best Buy)、亚马逊等众多卖场都可以买到。话说大疆的总部在中国的硅谷——深圳,在香港、日本、韩国、德国和荷兰设有多个办事处。他们的技术通过无人机飞行以及从机主提取的数据,几乎绘制出了整个世界的地图。这些数据被用于“一带一路”倡议,意在为华为的5G网络服务。 中共军方的用途 商业地产、私人住宅、人们的脸部、身体结构和行为的数据被中共政府提取,转递给了其军方。一家公司可以宣称是私营企业,但他们却受到中共军方和政府的控制。任何一位首席执行官或老板都可以随时被中共政权赶走、被接管资产。即使没有被接管,这些公司也必须听命于中共政权、被其影响、接受其“社会工程”。美国政府和国防部曾发出通知,就使用大疆设备的风险警告美国人。考虑到中共间谍活动的风险,他们还禁止大疆无人机进入军事复合体。 在美国禁售大疆无人机 抖音海外版(TikTok)的禁令涵盖了(中国)应用程序,而针对大疆的禁令是早在几年前就应该迈出的一步。也就是说,是时候禁售它了,美国是时候自己制造无人机,这样既不会让你的私人安全受威胁,也不会为那一整套有利于中共、独裁者或流氓科技公司在全世界范围内侵犯人权的全球基础设施“添砖加瓦”。特朗普总统和美国政府应该出于国土安全威胁、间谍活动和提取家庭私人数据的考量,禁售大疆无人机。使用大疆无人机的危险已发布于《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中。 https://www.amazon.com/%E4%BA%BA%E5%B7%A5%E6%99%BA%E6%85%A7%EF%BC%9A%E4%BA%BA%E9%A1%9E%E5%8D%B1%E5%B1%80-Artificial-Intelligence-Humanity-Traditional-ebook/dp/B08DF8SJ9Q/ 塞瑞斯·A.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8月26日)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设计的图书封面,如何预言了疫情、封城锁国、疫苗、数字ID、无人机、骚乱,以及与中共、大型科技公司和人工智能有关的一切,比世界上所有智库花费数十亿美元加起来预见到的还要多? 中共和科技巨头使世界陷入危险,2019年8月24日出版上述图书发表了观点。 https://www.amazon.com/TRUMP-CHINA-WEAPONIZATION-ROBOTICS-Corporations-ebook/dp/B07WZ8ZSRN/ (本文英文版发表于2020年5月5日)
人工智能有三个层级:弱人工智能(ANI)、通用人工智能(AGI)和超人工智能(ASI)。弱人工智能(Artificial Narrow Intelligence),或称狭义人工智能或窄人工智能,包括你的智能手机、物联网(IoT)设备(如亚马逊智能助理Alexa 和Apple 语音助手Siri),以及虚拟聊天机器人和机器人。由弱人工智能组成的机器,其编程中没有意识的存在,然而却有一种叫做“深度学习”(Deep Learing)的东西。深度学习是一个类似于人类或婴儿通过体验环境、接受资讯并被教授各种技能和思维的过程。 5G人工智能上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 在机器人、物联网和智能手机深深地融入社会之后,一个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过程就开始了。我先前描述过这个词汇,这是一个会影响你的生理、情感、数字形象(或者说灵魂)的过程,机械设备、4G或5G网络在互联时会连接到人工智能,由此对你编写程序。几十年来,人们一直通过媒体、社交媒体、接触到的人和电视上看到的内容,被编程、被操纵。然而随着机器时代的到来,这种编程达到了一个可怕的、人类无法察觉的阶段。 谷歌、社交媒体和互联网的偏见 文章、帖子、视频、图像和声音可以产生由ANI系统执掌的内容,这些系统所来源的AI编码和AI算法驱动着一个程序化的AI思维,通过人的固有偏见、战略性的偏见和手机的距离感测器来实施社会工程,以强化对人类的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经由这个过程,人们的思想、行动都变成由AI体系和AI生成的偏见构成。 自由意志 人们说,人类拥有自由意志,也有命运存在——换句话说就是因果。如果说在人工智能时代,人类在连接5G网络的同时正经历一个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过程的话,若不扭转这一趋势,这将是人类自由意志终结的标志。我建议阅读《人工智能:人类危局》一书,如果你愿意,可以关注我的推特@CyrusAParsa1,以了解最新动态。 塞瑞斯·A. 帕萨(Cyrus...
人脸识别并不是识别一个群体或个人的唯一方法。中共政权通过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企业并购和开源共享等手段开发出了人体感测软件,这些软件由北京旷视科技公司(Megvii,主要产品为人脸识别软件Face++)以及我们曾存档、调查的许多其它实体提供。生物识别是一个庞大的网络,随着技术的发展还在不断扩大。 人体感测包括群体或个人的目光、姿势和行走姿态 旷视科技等中国公司声称,他们可以通过姿势、眼神或走路姿态来识别一个人。如果一群人拥有相同的步态,且与人工智能系统先前记录的演示数据相吻合,该系统就可以将他们识别出来、加以追踪。人工智能的另一种使用方式是对侦测软件的代码进行编程,使之能够在一個系统内识别出不遵守政府命令的人。就中国和香港的情况而言,这个系统属于奥威尔式共产极权,篡政70年来以强奸、谋杀、群体灭绝、杀害信仰团体和知识分子而闻名。我们掌握了大约500家涉嫌反人类罪的中国公司的数据,另外还有600家西方公司在中国境内或境外与这500家公司有业务联系。 港警上门抓捕青年示威者 示意图。(Jhanderson, Dreamstime) 运用人体感测等众多生物识别工具,人工智能系统可以根据对人类主体的追踪来对其精确定位。这些工具来源于社交媒体数据、应用程序,以及智能手机内置的追踪软件,其中包括语音识别、摄像头和有关健康状况的生物识别数据。所有这些导致香港青年被逮捕、折磨、乃至失去生命的技术能力,来自西方科技公司对中国公司的投资、购并及其业务往来。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些西方公司是负有责任的,因为中共在社会主义执政纲领之下犯下反人类罪,至少已有70年历史,这种纲领让中共完全掌控所有国民。明知一个政权行径恶劣还与之做生意,就会带来后果,这是我们即将发表的一系列文章的主题。 5G网络下,中共将部署机器人来“警暴”公民
可穿戴设备 麻省理工学院、脸书和微软制造出了可穿戴式头部设备,可供人们进接互联网。这种设备有多种用途,其中有不少令人震惊不安。 眼下,人们用智能手机和物联网连接互联网。而一些科技企业已制定计划,准备在不久的将来淘汰智能手机,从而进入一个过渡阶段。到那时,可穿戴电子设备将可以完成智能手机的几乎所有操作。 西方隐匿不宣的奥威尔式监控 西方科技企业想要实施间接的奥威尔式监控,通过在脑部和体内植入设备来标记个人。我们发现用于编码个人的数据算法多达100亿种,我称之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这样的事情正大规模地在人类身上发生。我们的扫描结果显示,那些最聪明的工程师、媒体专家和政府领袖当中,至少有一半人的思想观念接受了生物数字社会编程,他们的自由意志被这些因素取代,自由发想的大脑区域被隔断了。 中共直接对小孩进行奥威尔式监控 (Fei Zhang提供) 中共政权是社会主义极权专政。中国的一些学校要求小学生穿戴可穿戴电子设备,以便在其学习过程中扫描大脑数据。这样做的目的是让电脑、老师以及父母可以监控孩子的专注力,同时获取个人资料进行技术创新。所用的设备有的来自美国科技公司,有的则是中国企业内部用的“山寨版”。 AI控制松果体
人工智能(AI)、机器、5G和物联网时代已经来临,其复杂性、挑战、希望和危险都是巨大的,并且以多种方式与地球上的每一个人相联系。AI有关的地缘政治,其技术进步、医疗用途,以及一些人希望将人类与AI合一的愿望,造成了利益与公义的冲突,亦促使美国与中共为获得“通用人工智能”(AGI)或“超人工智能”(ASI)而展开竞赛。 人工智能三种类型 根据AI科学家们的通常说法,人工智能有三个层次:“弱人工智能”(ANI),包括你的智能手机、物联网、数字聊天机器人、迷你机器人,以及其它被设计程序而没有自主意志/意识的AI系统。“通用人工智能”(AGI),将包括“活起来”的、拥有自己欲望和主张的机器人或数字系统,汉森机器人技术公司(Hanson Robotics)就是一家以此为目标的公司。“超人工智能”(ASI)有很多形式,其中一种会是一个拥有数字大脑的超级智能系统,它将可以用机器、机器人、无人机、克隆人和其它仪器来驱动全球,届时这些仪器会连接到由量子AI提供动力的虚拟、增强或混合现实系统,而该量子AI是通过提取人类的个人生物识别数据而形成的。 5G网络系统是为机器打造 5G网络是为人工智能驱动的机器而造的。5G网络将使得类似典动画片《杰森一家》(The Jetsons)的未来智慧城市的基础得以建立。5G的速度并不仅仅是让你的手机下载速度更快。不是的,它们可以让一座城市连通、并且运作自主无人机、机器人系统以及自驾车辆和飞行器。如果一名士兵在远方受伤,医生可以通过5G网络用机械臂施行手术,就如同其本人在现场一样。 5G系统不可思议的速度不是为人类而造的。因此,一座城市可以借助于机器人、机器、无人机、半机器人(赛博格)以及被“生物工程”的人和实体“活起来”。这些人和技术将内置监控系统,或通过一个“共生”过程,与智慧城市监控系统相连。埃隆·马斯克(Elon Musk)的Neuralink公司计划切开人类大脑的一小部分,插入他的神经蕾丝(Neural-Lace)技术,将人与机器融合在一起。从本质上讲,你将不再需要智能手机,因为向超人类主义(transhumanism)的过渡将由此开始,人类会被改造成半机器人。 人类与机器混合的危险 这样的人将受到互联网生态系统的影响或控制,该生态系统涉及搜索引擎和社交媒体——诸如推特、脸书、Instagram、YouTube、抖音海外版(TikTok)和微信等中国应用程序。对“自由意志”的理解将成为问题。你的神经网络将直接被这个“人机合一”过程所操控和变异。互联网生态体系中的内容会被5G频率、辐射和毫米波加以强化,迅速将一个人的思想和信仰同化于它。我称此为“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 在此过程中,你的生物指标、神经系统、神经网络、细胞、血液、皮肤感受器、情绪、数字形象,直至你的精神,都会通过一种寄生关系而落于5G系统的控制下。Neuralink则将人类与AI驱动的机器挂钩。当你的身心连接到数字网络、互联网和AI驱动的机器时,你就会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被程序化。这个过程还将包括疫苗,这些疫苗将变异人体,以便其连通5G网络、实现人与AI和机器的合一。 最大威胁是中共 中共通过窃取知识产权、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以及与西方科技公司和大学合作,窃取了海量数据和蓝图,建立了一个将5G与智慧城市相连的庞大AI系统网络,藉以驱动机器人、无人机、智能汽车、飞行器、被“生物工程”的人以及扫描面部、声音、情感、骨骼、皮肤和脏器的监控系统。 最大的悲剧在于,中共政权为了贩卖器官,杀害了众多法轮大法修炼者、基督徒、维族人、藏族人和普通百姓。2006年,加拿大国际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和前国务卿大卫·乔高(David Kilgour)爆料了活摘器官,并在2016年对当年的报告作了更新。他们估计从2001年开始,中国每年有6万到10万例器官移植手术供体来源不明,历年的移植总数远超百万,这还只是在他们能接触到的医院范围内,并未包括军事复合体或集中营。 华为中共在5G网络上的威胁 华为在5G网络上将非洲、中东、欧洲和远东相连,服务全球30多亿人。其计划完成之后,中共可以利用其它中国公司如旷视科技(Megvii)、商汤科技(Sensetime)、腾讯、阿里巴巴和百度搜索引擎来主宰所有连接到其AI驱动5G系统的人。如果中共奴役和杀害自己的人民,它们会对其它国家做什么?旷视科技制造机器人,还拥有众多的人脸和语音感测系统,商汤科技亦如是。阿里巴巴就如同西方的亚马逊,百度则是中国的谷歌。所以,正如我一年来所持续发布和报告的那样,全世界正处于危难中。 2019年8月24日出书揭示中共与科技巨头以AI和生物技术危害世人 我于2019年8月24日出版《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一书,首次发布这一警告,书中使用了写给情报界的隐语。如果你留意书的封面,就会发现它展现了一幅宏观图景,涵括了今天所发生的一切和新近出现的威胁。2019年10月20日我又出版《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将《AI、特朗普、中共》一书融入其中。 后书以更简明的方式详述了有关的公司、应用和技术对全世界民众的威胁,随后被送交特朗普总统和高层要员。这两本书,连同分别递交前中情局秘密行动主管和特勤局的两份报告,在幕后推动了各国抵抗中共威胁,此种威胁涉及量子技术;中共发展量子技术的目的是要连接一个“数字大脑”,以便在5G和6G网络上调动机器,由此它将可以奴役地球上的每一个人。 全世界须即刻行动对抗中共威胁 为了全球所有家庭和所有正义人士的安全,世人必须表明立场。他们必须曝光中共侵犯人权、建造死亡集中营和恶用AI生物技术的行径。我们还必须请求宽恕:为什么我们要提供技术与合作,跟一个设立死亡营的政权做生意?每个人都有不受暴政侵害的权利。中共和某些大型科技公司可以剥夺你的自由。因此,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的座右铭是“人类第一,机器最后”(Humanity First Machines Last)。如果人类有可能因中共的“一带一路”倡议(BRI)沦为奴隶,或者在最坏情况下沦为中共政权的牺牲品,我们就绝不能让AI技术在5G网络上驱动城市与国家。同样不能忽视的是当5G安装在住家附近,会给你的家人造成的潜在危害。 我们应该尊重生命。如果人类在自我毁灭,金钱和AI技术有何用?为了保护我们免受伤害,我创建了人工智能组织这个平台。我们希望人们能退后一步,想一想这里所说的,并向我们的组织伸出援手。自成立以来,我们的努力都是无私为他的。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人工智能组织 按:本文英文版原载英国《全球行政管理》(Executive Global)季刊2020年夏季号。
关于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简称AI组织)的专长在于从事以下方面的研究、设计、开发、风险评估和脆弱性(漏洞)谘询: 人形机器人,微型机器人、AI和机器人恐怖主义,AI自动无人机,AI自动化暗杀预防,AI生物工程,AI基因改造,AI自动控制,AI自动克隆,AI自动化人兽混合系统侦测,AI自动化安全系统,AI扫描设备,AI感测设备,物联网(IoT),智能家居,智慧城市,虚拟现实,增强现实,混合现实,平行实境,全息图设备,人际生物数字网络,生物数字场,生物物质,一般生物识别,人脸识别,语音识别,人体感测设备,激光雷达,机器学习,深度学习(DL),人工智能,AI纳米技术 ,通用人工智能(AGI),超级智能,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军事、政治和政府AI风险,及预防、紧急操作与响应的操作程序。 人工智能组织的使命 我们的使命是揭露AI、机器人技术和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对人类的新威胁,并引领社会维护人文价值而不是维护AI。人工智能组织的原则性很强,秉持以人为本,即人类第一、机器最末。人工智能组织希望协助政府、学校、媒体和娱乐产业来解码、阻止和消除AI的操纵——AI通过在人际生物数字网络(Human Bio-Digital Network)内部安插自我复制软件,对人类实施生物数字社会编程。 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
以下是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在调查1000多家人工智能(AI)、机器人、5G、生物识别和生物工程公司后作出的发现和结论。 正如《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和《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这两本书所陈述的那样,5G网络不是为人类造的,而是为机器打造的。其发射的频率非常强,可以降低你的免疫力,造成神经和细胞损伤,改变你的大脑化学反应,并且影响你的神经系统。这个过程还包括一些非常复杂的概念,就是人类在接触5G的同时,会经历“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过程,还不要说像中共病毒(武汉肺炎)这样病毒在体内的复制效应。 5G频率是为机器设计的,降低人类免疫、加剧中共病毒破坏力 正在全美和世界各国安装的5G基站及其发射的频率,最初是为5G网络上的机械设备、无人机和军事应用而设计的。除了用于战略军事防御的地方,在人类住所、家庭或城市周边安装这些系统是有损健康的。5G对人的破坏性影响是多方面的,包括生物数字社会编程,以及心理、神经和细胞损伤。 智能手机的距离感测器连接神经系统
中共政权利用间谍活动、强制技术转让、知识产权盗窃以及与外国AI公司合作等手段,加速其军事化人工智能(AI)行动。谷歌在中国有两个AI研究中心,同时中共限制本国公民使用谷歌搜索引擎。根据中共的法律,任何实体、公司或个人都受中共管控,这些实体所拥有的任何信息都是中共政权的财产。 谷歌AI变成中共的AI 谷歌的员工和领导层仅凭合作,就让中共获得了谷歌的人工智能技术,这使得一个实施群体灭绝的政权获得了有关情报,可借以加速对中国老百姓和全世界民众进行军事打击。通过调查,我们发现中共正在为大批制造全自动化机器人打基础,这些机器人内置了专为军事应用设计的人类追踪软件。 中共的人工智能系统,实际上就是谷歌的人工智能系统,再加上很多西方企业的技术,后者都是中共藉由间谍活动、知识产权盗窃和强制技术转让手段得来的。这是因为有中共背景的中国公司一直就在偷窃、拷贝和学习西方的技术。而现在他们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方面已经达到了一定的自我可持续发展水平。这其中或许还有一个因素,就是西方企业明知故犯,不顾对人类安全的影响而与进行合并经营,这就牵涉到了协同犯罪。 特朗普政府受到人工智能攻击 中共独裁政权意识到美国有很多人不喜欢特朗普,便试图以此作为杠杆,施展它们从谷歌那里学到的社交媒体算法中的人工智能技巧。中共政府残害自己的国民、包括年轻人,中共军方多次宣称“人民解放军”应该打到美国去,把美国的白人和非洲人“干掉”。我们的情报来源告知,中共的将军们这样公开谈论美国人,无论对保守派还是自由派都是如此。面对这样的言论,谷歌及其领导层在与中国境内境外的中国公民合作时,究竟是怎么想的?因为双方的任何合作,中共军方都会从中获取数据情报。 这里的关键是,中共知道美国科技行业中有很多从事人工智能研究的人不喜欢特朗普,可能在维护美国利益免受其它国家侵犯方面,没有任何民族主义意识。对于美国人的这些了解成了一种操纵工具,中共试图用以扳倒特朗普政府,以达成其在全世界范围内用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实现的“一带一路”目标。如果发生这种情况,人类在社会、身体和情感层面都将落入掌控。 此外,在研究中我们发现了一个AI平台,通过中共显示出人类灭绝性编码(extinction codes)。我们在《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and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一书中阐述了我们的发现。 出版于2019年8月24日的《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英文版 谷歌能否被控违反《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 中共政权通过使用从西方科技合并、知识产权盗窃、开源共享和合作中获取的技术,一直在监视、跟踪、逮捕甚至杀害自己的公民。受害者包括维族人、基督徒、法轮大法修炼者、西藏人、主张民主的青年人、普通民众和敢言的艺术家。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最近警告美国和西方科技公司,与中国做生意就是与中共做生意。他进一步阐述说,中共庞大的集中营遍布全国,关押着维族人和其他民众,中共利用西方科技公司的技术来抓捕这些受害者,这“是值得思考的问题”。这是对美国和其它西方国家科技公司及科技研发人员和工程师提出的严重警告。 谷歌是否可以被控以违反《群体灭绝罪公约》第3条(共犯条款),被告是否可以包括那些协助和教唆中共政权的工程师?我们认为谷歌雇员是生物数字社会编程(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的受害者。这是我们即将发布的下一篇文章的主题。 (原文发表于2019年9月12日) 更新:2019年10月20日出版的《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一书,已收入同年8月24日出版的《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的几近全部内容,Kindle中文版现已上线。点下方链接访问亚马逊网站预览和下载。 https://www.amazon.com/dp/B08DF8SJ9Q/
“一带一路”部署5G机器人 中共政权的目标非常简单,也很危险,那就是主导AI,并通过5G控制全球数字系统。为了实施这一纲领,它需要一个系统流程,将财务和执政部门纳入社会跟踪系统,该系统将在媒体和企业的主导之下,通过机器人技术和生物数字控制来实施。 华为所用的机器人 通过5G网络,AI 自动化驱动的机器人所安装的人体感测和跟踪软件,可以隐匿地瞄准和控制目标人物,其速度快如光速。如果该系统认为某人抵制或不遵守5G网络AI自动化全球管治规定,则其人将被机器人标记为对系统及公民安全构成威胁而遭到隔离。这接近于中共的社会信用体系,但更像是自动机器人吃了兴奋剂。 扫描你的想法 美国麻省理工学院(MIT)开发了一些通过可穿戴设备感测思想的工具。当由AI自动化系统驱动的相同功能安装在机器人上,它们将成为“超人”,并且会被企业、恐怖组织、政府或其自身由深度学习(Deep Learning)AI系统进化出的流氓所控制。 “深度学习”AI促使AI驱动的机器人叛变 通过深度学习,机器人不需要有意识就可以显示出对其编程的反对态度或反抗行为。实际上,凭藉深度学习AI系统,它可以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获得进化。一旦实现持续编程,AI自动化机器人将能够扫描、追踪、隔离甚至杀死任何被标记为与AI系统不合拍的人。 人工智能组织花了一年多的时间研究了500多家中共AI、生物识别和机器人公司,及其与近600家西方大型科技公司的关系。得到的结果令人震惊。通过某种算法,我们从基于中共执政模式的AI自动化纲领中,找到了该系统针对人类的灭绝性编码。《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