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工智能组织

人工智能组织

塞瑞斯·A. 帕萨,人工智能组织创始人、CEO

创意分析和防御创新总监

塞瑞斯·A. 帕萨(Cyrus A. Parsa)是人工智能组织(The AI Organization)的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兼任创意分析和防御创新(Creative Analysis & Defensive Innovations)总监。塞瑞斯是AI、量子、5G、安全、中国和伊朗事务专家,调查研究过1,000多家人工智能(AI)、机器人、5G、网络控制(模控)技术和大型科技公司。他拥有国际安全与冲突解决专业学士学位及国土安全专业硕士学位,还曾在中国的深山和武僧们一起习炼武当内家功夫与禅修。他最近的两本著作分别是《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和《大重置:科技巨头精英与世人如何能被中共或AI奴役》(The Great Reset: How Big Tech Elites and the World’s People Can Be Enslaved by China CCP or AI)。

在2019年夏、2020年初,塞瑞斯预见到、并以多种方式发出预警:世人即将面临来自中共的疾病或生物武器(冠状病毒)的威胁,这种疾病将导致冲突、人工智能奴役、饥荒、生物技术恶用、内战、死亡乃至世界大战。他也提出了补救方案。

* 2019年6月,向特勤局送交5页简报:六个月到一年之内,将有来自中国(中共)的生物武器(毒药);一至两年内,全球有被奴役之虞。

* 2019年6月15日,向前CIA秘密行动主管递交62页报告,指出中共以AI和生物武器威胁世人。

2019年8月24日,出版《AI、特朗普、中共与5G机器人技术的武器化》(AI, Trump, China & The Weaponization of Robotics With 5G)。图书简介的第一句话指明:中共、大型科技公司以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毒药、病毒、生物武器)和「AI奴役」威胁全世界的人。

2020年10月20日,出版AI类畅销书《人工智能:人类危局》(ARTIFICIAL INTELLIGENCE Dangers to Humanity),阐述中共、科技巨头以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和「AI奴役」威胁世人,列举了五十多家公司和实体。

* 由于塞瑞斯无法获得媒体平台以提供救人的解方,他分别于2019年12月16日和2020年2月24日递交了87页的联邦诉讼书及其更新版,以警醒世人:他们正处于中共生物武器和AI恶用带来的危难中。

塞瑞斯另著有一部关于防止强奸、人口贩卖的图书,题为“被强奸:通过生物数字社会编程”(Raped via Bio-Digital Social Programming正体版题为“被强奸:透过生物数位社交编程”)。此外,他还是纪录片《中共病毒门:阻止中共AI全球灭绝图谋之计划》(CCP Virus Gate: The plan to stop China CCP’s AI Extinction Agenda)的制作人,以及电影《AI:入侵人类计划》(AI: The Plan to Invade Humanity)的创作者。塞瑞斯的使命是守护“人类为先”(Humanity First)原则,使世人免遭中共、科技巨头及AI和生物技术恶用的涂炭。由于媒体未加报导、未尽责警示世人即将面临危难,迫不得已,塞瑞斯于2019年12月16日发起史上最大型诉讼,诉讼书长达87页;并于2020年2月24日更新起诉书,披露了先前未点名的诸多被告,以期警醒世人,并向一意孤行者追究罪责。中共政权、硅谷、一些政要、媒体和研究机构被控危害世人:他们将AI生物技术、机器人和无人机武器化,恶用人脸识别,与中共政权共犯群体灭绝,过失向中共转让生物技术,并运用生物识别技术,利用人们和智能手机、物联网及媒体的接触,对人的情绪、思想、神经网络乃至整个世界进行“社交媒体操纵”。塞瑞斯的用意并不是指摘少数实体或个人,而是借以警示世人(包括这些被告)面临危险;通过敦促有关实体为了人类的福祉作出改变,来迅速扭转世人对中共的认知。被告多数是自由派精英,基于多种原因,起诉书并没有送交其本人。其中一个原因是,在塞瑞斯为世人的福祉致力提出预警、提供解方之时,媒体和政府的保守派精英却不断剽窃其研究,并操纵公众加以封杀。当今世界所面临的问题,每个人都以不同方式推波助澜。不仅仅是那些被控告的左派,自由派、保守派,社会各界,都多多少少有所参与、有所过失。塞瑞斯希望世人不要沿着负面的道路继续走下去,而是通过修增美德,通过自由意志、尊重和觉悟,让世上每个人的未来都更加美好幸福。塞瑞斯还管理着“忠诚卫士安保”公司(Loyal Guardian Security Inc.),该公司专门从事有关中共和伊朗的情报业务与风险评估,其创建是为了有助于社会变得更加安全祥和。塞瑞斯精通美国、中国和伊朗事务,也就人体器官追踪、反恐、企业风险和漏洞、资产管理,及政府、机构、个人和组织面临的新威胁等提供咨询。他能讲英语、波斯语,并粗通汉语。伴随咨询工作,塞瑞斯从事了20年的隐秘研究,借此可以多维度、多层次的为客户提供评估和指导。同时,由中西方数千计有影响力人士和情报资源构成的庞大人脉,让他得以对中共、伊朗连通西方网络的威胁获得深刻洞见。基于调研成果,塞瑞斯提出了一些非常微妙的新概念,诸如:AI全球生物数字网络、人际生物数字网络、生物数字社会编程、生物数字场、生物物质、强暴之心、生物数字混合性侵,以及微型机器人恐怖主义。我们所面临的危险其实就根植于这些甚难察觉的因素;要将其解释清楚,创造这些术语是必需的。这种种因素如今已通过一个单一的AI平台,与人工智能、5G网络、社交媒体、智能手机、物联网(IoT)、智慧城市、网络控制、生物工程和机器人技术等连成一体。在这一平台下,塞瑞斯发现了未来20年中针对人类分阶段实施的灭绝性编码(extinction codes)。